以色列国家审计长办公室日前发布一份措辞严厉的报告,谴责外交部没有出台有力政策对抗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世界部分国家和地区认为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存在不公对待,因而发起上述运动。

尽管报告中详细列出诸多“失败”之处,重点指出政府没能在对抗BDS运动中取得任何重大政治成就,但根据彭博资讯一份审查外国资本流入以色列的报告,该运动对以色列经济的影响似乎不大。

报告表示,虽然BDS运动取得若干“胜果”,成功阻止国际明星到以色列表演,鼓励多家公司从以色列企业撤资,但以色列的外国投资实际有所增加,2015年拿下创纪录的2851.2亿美元。自BDS运动在2005年首次开展以来,以色列的外国投资增长了三倍。

以色列财政部首席经济学家尤尔•纳维赫(Yoel Naveh)向彭博资讯表示:“以色列的外商投资没有问题,恰恰是相反的情况。”

约旦河西岸是BDS运动的重点针对地区,但报告显示,当地企业的投资也有所增加。报告调查了九家与定居点合作密切程度不一的以色列大型公司,过去三年来,上述所有公司的非以色列控股都出现上升。

其中外商控股百分比增长幅度最大的是两家银行:以色列国民银行和贴现银行,其中就资产而言,国民银行是以色列最大的银行,外资控股百分比从33%上升至50%,而贴现银行的外资控股增加了不止三倍,从13%增至55%。

根据报告,外国投资持续增加的原因有多个。

报告指出:“基金经理、经济学家和政府官员表示,和其他地区表现疲软的资产相比,以色列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以色列的经济增长速度正在放缓,但比美国和欧洲快,利率也更高。”

据预测,以色列2016年的经济增长率为2.8%,而美国和欧洲仅为1.8%,再加上谢克尔持续升值,创造了增强外国投资者信心的理想环境。

此外,BDS运动提出的道德争论似乎没有对潜在投资者造成多大的影响。

BDS运动表示,之所以针对以色列,主要是因为不满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政策,不断对约旦河西岸采取军事行动,还封锁加沙。但报告指出,许多投资者并不认为“投资以色列创新技术和天然气就是在侵犯巴勒斯坦民众的权利,而且以色列鲜少作出不当行为,完全可以单独拎出来谴责。”

但仍有一些公司受到了BDS运动的影响,选择从以色列项目和企业中撤资。

2014年1月,由于以色列五家银行参与了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建设的融资活动,作为全球20家最大养老金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荷兰GM决定从这些银行中撤出资金。去年,美国联合卫理公会紧随GM公司的步伐,把上述银行列入投资黑名单。最近,挪威8600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也把非洲以色列投资集团排除在投资名单之外。

但以色列官员表示,和外国投资的浩瀚海洋相比,这些损失只不过是一滴海水。

纳维赫表示,的确“有一些机构投资者表示正在撤出资金”,但从持续增加的外国投资来看,“我们不缺这些撤出的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