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因盖迪(美联社、法新社)——周二,来自多个国家的游泳爱好者耗时七小时横渡死海,以此唤起公众对死海环境恶化问题的关注。

周二黎明时分,25名游泳者乘船从以色列境内死海沿岸的艾因盖迪(Ein Gedi)出发,前往约旦瓦迪穆吉(Wadi Mujib)。抵达后,他们换上特殊防护面罩和呼吸管,艰难地在厚重的死海海水中前行,开始了从约旦返回以色列长达17公里的横渡之旅。

死海的海拔仅为-423米,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湖泊。近几十年来,死海的面积骤减。环保人士表示,这是由于对水资源的不可持续管理以及对湖内矿物质的过度开发而造成的。

此次横渡死海的组织者之一、环保组织EcoPeace(意为“生态和平”)成员米拉·埃德尔斯坦(Mira Edelstein)表示:“此次史上首次的横渡死海之行聚集了25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游泳者,我们在此大声呼吁大家共同拯救濒临骤减危机的死海。”

活动的组织者们表示,过去30年间,死海的海平面下降了25米多。死海的南部盆地近年来由于工业化而频遭洪灾,已经与面积缩减的死海北部所隔断。

此次参加的游泳者来自以色列、巴勒斯坦、新西兰、南非和丹麦等国家和地区,年龄最大者为68岁。游泳全程有支援船只跟随,为选手提供医疗设备和食物。选手佩戴了特殊的防护面罩来抵御死海的盐水,因为海水一旦入眼可能会致命。

虽然条件艰难,但大部分选手都完成了横渡,只有三名选手除外——其中两人出现脱水症状,另一人则由于风寒而放弃。

四名选手中途在医疗船上稍做了休息。61岁的巴勒斯坦救生员尤索夫·马塔利(Yussuf Matari)在船上时还打了点滴,之后又重返水中继续游泳。

EcoPeace中东地区负责人吉顿·布朗伯格(Gidon Bromberg)表示,此次挑战是“向全球发出呼吁,号召大家一同保护死海”。

他说道:“死海是全球海拔最低的地方,是全球最深的咸水湖,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然而不幸的是,过去50年来死海的面积一直在锐减。”

多国游泳者参加此次横渡活动。(图片来源:美联社/Ariel Schalit)

多国游泳者参加此次横渡活动。(图片来源:美联社/Ariel Schalit)

来自英国的长距离游泳选手杰基·可贝尔(Jackie Cobell)在出发前表示,此次横渡死海的活动“极具历史意义和标志性”,“其重要性不容忽视,因为死海正在迅速消失”。

先接近终点的选手没有急于冲线,而是等待其他人游上来后再一起抵达终点,大声唱着英国皇后乐队的经典曲目《We are the Champions》(意为“我们是冠军”)。

南非慈善组织Madswimmer(意为“疯狂游泳者”)的创始人之一让·克雷文(Jean Craven)表示:“我没想到这次游泳会如此艰难,海水中的盐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们必须不断清理面罩里的盐分,避免皮肤发炎”。Madswimmer一直在世界各地的公开水域参加游泳活动,来为儿童的慈善事业募捐。

他补充说道:“这是一项挑战,而非比赛。能够收获友谊、大家相互扶持是最棒的事情。”

在死海中游泳可谓与众不同的体验。得益于死海极高的含盐量,游客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在水中漂浮;加之水中矿物质含量高,对皮肤有益,更是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

死海的盐含量比地中海要多出10倍,这意味着人体会漂浮在死海的水面上,想要浸在水里非常困难。

40岁的西班牙游泳者塞缪尔·莫兰(Samuel Moran)表示:“这比我们预想的要困难得多。” 他表示:“太阳照射以及盐分停留在皮肤上的感觉难受极了”,自己多次想过要中途放弃。

来自新西兰的金·钱伯斯(Kim Chambers)表示,她游过许多艰难的路线,但此次横渡死海仍然是个巨大的挑战。

“即使是接触到几滴海水,你的眼睛就会如同被酸性物质灼伤一般难受,要是吸入嘴巴或者鼻子内的话,那就是致命的危险了”。

死海环境的恶化始于上世纪60年代,当时以色列、约旦和叙利亚开始从死海的源头——约旦河内截水用于灌溉。

以色列地址调查局的水文地质学家耶奇利·约瑟夫(Yechieli Yoseph)表示,死海的水位相比峰值时降低了约40米。他补充道,企业为了利用海水中的矿物质实现医疗用途,也会截走死海的水。

以色列研究显示,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和约旦在死海边修建了4000多个排水口,近年来更是以每年400个的速度增长。

约瑟夫表示:“死海发生沉降的主要原因是以色列、约旦和叙利亚这些周边国家破坏了死海的水平衡,原本应该汇入死海的90%的水源都被截流了。”

——————

相关阅读:

以色列约旦宣布8亿美元建造红海至死海输水管道

死海落水洞数量猛增 敲响生态警钟

图游以色列:死海不死

超萌以色列旅游手记连载:耶路撒冷 死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