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8岁开始直到10岁,雅科夫•戈德斯坦都蜗居在一间小阁楼里,靠着阅读数百卷书籍度日。当时,一户波兰人家为他提供了庇护,而那些书籍是那户人家的女儿给他的。

到他离开阁楼的时候,戈德斯坦只能爬着下楼,他的四肢由于长年累月没有运动都萎缩了,头发和指甲没有修剪过,都长得很长。他的父母和兄弟没有躲过大屠杀,但戈德斯坦活了下来,并于1947年来到了以色列,并最终在这里成为了海法大学的历史教授。

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上周日开始展出最新展览“大屠杀中的儿童:没有天堂的星星” 。此次展览的负责人耶胡迪特•科尔-因巴尔说,戈德斯坦的教育是在阁楼开始的。

数千名犹太儿童在大屠杀中得以幸存,但另外的150万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孩子们在大屠杀中是丧生还是幸存 “显然是难以预料的事情。”科尔-因巴尔说,“问题是他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道路。他们都必须成熟起来,成为小大人,但他们的想象力给予了他们自由和一个逃离现实的庇护所。”

特别选在犹太大屠杀纪念日开展的最新展览向参观者讲述了戈德斯坦在阁楼进行自我教育的故事,引出了一系列大屠杀儿童幸存者的遭遇、历程和故事。

展览设置在开阔的室内,房间里的数列柱子象征着森林里的树,每个柱子代表着八种和儿童相关的不同话题,包括家人、身份、青春期、游戏、家庭和学习等。

这些柱子分主题介绍了幸存孩子的故事,还有关于他们的经历的简短介绍,有的还展示了幸存者在战争期间携带的画作、诗歌或私人物品。

以色列霍隆理工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学生制作的动画短片讲述了其他幸存者的故事,还有一些故事则通过比撒列艺术与设计学院陶艺与琉璃设计系学生和校友制作的玻璃和陶瓷雕像讲述。

为了讲述戈德斯坦的故事,比撒列校友莎拉•卡明克尔用她称为“陶中之金”的瓷器制作了迷你“雅各布之梯”。 该模型分饰两角,除了是阶梯外,还是一个满是书籍、看起来摇摇欲坠的书架。这个作品象征着圣经中的雅各布,他曾在梦中看到通往天堂的阶梯,还有天使在阶梯上来来往往。

莎拉•卡明克尔和她制作的讲述戈德斯坦的故事的瓷器。(图:Jessica Steinberg/Times of Israel)

莎拉•卡明克尔和她制作的讲述戈德斯坦的故事的瓷器。(图:Jessica Steinberg/Times of Israel)

“雅科夫用阅读来逃离现实。”为其“叹服”的卡明克尔说,“他是阁楼上的珍宝。”

另外一组学生伊泰•赫什科维奇和科比•哈桑制作了一段黑白分层视频,讲述了希伯来大学知名历史学家和作家奥托•多夫•库尔卡充满苦痛的故事,他曾用深刻辛辣的笔触记录了他和母亲的分离。

“我们试图重现库尔卡和他母亲令人难以接受的分离情景,动荡年代的他们试图在奥斯维辛邻近的集中营过上正常的生活,却以天人永隔而告终。”赫什科维奇和哈桑在一封阐释他们作品的邮件中写道。

赫什科维奇和哈桑的祖父都是幸存者,虽然他们非常熟悉犹太大屠杀历史和他们祖父的故事,但这是他们第一次深度接触关于儿童幸存者的故事。

“感觉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赫什科维奇说,他当时对库尔卡讲述童年记忆的流利和清晰程度毫无把握。哈桑在部分视频制作中使用了他祖父的故事和母亲的照片,他表示,库尔卡的配音让整个视频都变得“真实”了起来。

犹太大屠杀纪念馆负责人阿夫纳•沙莱夫表示,孩子可能是受大屠杀影响群体中最脆弱、天真和无辜的,但他们也能用成年人难以做到的方式表达自我。

“他们直言不讳,不会有别的考虑。”沙莱夫说,“他们依然具备非常明显的创造力。”

另一根柱子讲述了伊娃•西尔伯斯坦和薇拉•西尔伯斯坦姐妹俩的故事,薇拉用五颜六色的蜡笔画展示了她们在以色列的美好未来,由伊娃进行口述。

当时,年幼两岁的薇拉被送入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而伊娃则被关在一个囚犯劳动营中。但伊娃还记得当她从队伍中走出来时,薇拉因为终于摆脱姐姐而露出了微笑,殊不知伊娃是在遵守妈妈的教导保护妹妹,并极力避免两人的分离,伊娃在其自述中写道。

幸存者乌罗迪亚梅茨•泽埃夫•波特努瓦站在贴有其家人照片的柱子旁边,手里拿着一捆文件,努力完整地讲述出他独自在波兰乡村四年的漂泊生涯。他知道自己是犹太人,但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想取他性命。

当众人邀请他朗读那篇藏在他靴子里的意第绪诗歌时,他用颤抖的声音朗诵了这首早已牢记于心的诗,而听众静静地围在他身边。

“当年仍年少/纳粹这畜生/夺了我性命/可怜父母亲/天人永相隔。”

玛尔塔•戈伦•温特仍戴着庇护她的家庭给她的天主教挂坠。(图:Jessica Steinberg/Times of Israel)

玛尔塔•戈伦•温特仍戴着庇护她的家庭给她的天主教挂坠。(图:Jessica Steinberg/Times of Israel)

玛尔塔•戈伦•温特得到一户波兰人家的救助,并以天主教徒的身份抚养她成人。那位曾救助她的妇人送给她一条天主教挂坠,戴着那条挂坠的她自豪之情溢于言表。讲述她故事的柱子上挂着这条挂坠的复制品。

尼娜•阿巴约夫每天都在想念死去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图:Jessica Steinberg/Times of Israel)

尼娜•阿巴约夫(图:Jessica Steinberg/Times of Israel)

尼娜•阿巴约夫是来自希腊的一位幸存者,生育了三个孩子,膝下有八个孙子孙女以及三个曾孙。她表示:“每次想起都觉得非常沉重。”

阿巴约夫给犹太大屠杀纪念馆带来了她五岁弟弟拉斐尔•丹提曾穿过的棉衫,已熨烫得平平整整。她的弟弟和父母以及妹妹均在大屠杀中丧生。

她10岁那年和她家人分开,被其不是犹太人的教父所救,并在接下来的两年中辗转多个不同的家庭寻求庇护。

“有时候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只有我幸存了下来。”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