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仅靠好心人的捐赠是不够的。为世界带来积极改变最有效和最有用的方法是借助商业手段,与具有盈利动机和有助于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的项目进行合作。

这正是查姆塔尔•阿菲克•埃坦姆(Chamutal Afek Eitam)在努力建立的商业合作模式,以喂饱非洲饱受饥饿之苦的孩子,而非洲通常被认为是世界上投资和盈利模式最不可能成功运行的地区。但埃坦姆已成功建立起一个模式,将通过靠投资而非捐赠提供资金支持的项目,为世界上生活最艰苦的人口提供援助以及为最贫穷的群体提供食物。埃坦姆相信,投资者将能从中获得回报。

“和捐赠相比,投资是一种更好的融资方式,而我们的模式结合了经营手段和援助。”埃坦姆说,“我们的目标是改变提供援助的方式,杜绝援助行业的铺张浪费,更有效地分配资源。”

埃坦姆是参加凯撒利亚以色列国际发展规划(ID2)大会的200名企业家、投资商以及外宾之一,与会人员从创造积极效应和获利方面讨论了投资商影响发展中国家的方式。

“我们把自己视为潜在未来合作的孵化器,把互相隔离的部分连接起来。”会议联合主席丹尼尔•本•耶胡达(Daniel Ben Yehuda)说,“现在有很多可以帮助新兴市场的好想法,但需要制定可行的计划,才能用这些想法造福有需要的人们。此次大会为企业家提供了学习如何实现该目标的场所,把有兴趣为发展中国家带来积极影响的投资商联系起来。”

“我们最近和来自KfW德国发展银行的投资商进行了对话,他们对通过投资帮助发展中国家非常感兴趣。”大会联合主席丹妮尔•亚伯拉罕(Danielle Abraham)表示,“以色列自己在不久前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尽管面临着严峻的环境问题和社会局势,以色列在种植和农业技术等领域的人才知道如何研发出可帮助农民走向繁荣的技术。”德国投资商把以色列视为通往发展中国家的一扇窗户,将能帮助他们接触众多到目前为止未能覆盖的群体。

接触未覆盖群体是埃坦姆商业计划的关键组成部分。她领导的组织“三百万俱乐部”( Three Million Club)的最初目标是向捐赠者筹集资金,为挨饿的孩子购买食物。这些医疗食品套餐中含有维生素、矿物质和蛋白质。捐赠者每捐60美元就能为营养不良的孩子提供三个月的即用医疗食品,埃坦姆表示,三个月足以使挨饿的孩子从严重营养不良中恢复过来。

“很多组织都在筹集资金帮助营养不良的孩子,但我们是唯一一个把全部资金都用于为他们购买食物的组织。”埃坦姆说,“我们只从每笔60美元的捐款中收取3美元的银行转账费。一旦捐款成功转账,该笔资金将用于在当地购买食物,从而支持当地的经济发展,当捐赠者资助的孩子收到食物时,他们会收到信息通知。”

那么投资的切入点在哪里?“援助将由当地的工作人员执行,他们利用分发的设备记录孩子和社区成员正在食用的食物、患病情况及正在服用的药物、社区内贫困儿童的数量以及社区的饮食习惯等信息。”

“从来没有人想要收集非洲落后国家以及其他贫困地区的此类信息。”埃坦姆说,“事实将证明,这些信息对政府、制药公司、医疗卫生机构以及食品公司等大有用处。销售这些数据将能为更大规模的援助提供资金支持,投资商也能获得投资回报。”

埃坦姆希望“三百万俱乐部”模式将能通过其一切从简、不搞铺张浪费的捐款项目颠覆充斥着各种行政成本的捐赠行业传统,建成一个吸引投资商向各种项目大力投入资金的模式,甚至包括面向最贫困群体的项目。

埃坦姆表示,做出这些改变的时机已经成熟。在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担任多个运营管理职位的16年期间,埃坦姆亲眼看到在巴尔干半岛、非洲和亚洲地区应对冲突和自然灾害的紧急救援中工作人员的不上心。

舒斯特曼基金会(此次活动的主要赞助商之一)投资回报率部门执行副董诺亚•戈林(Noa Gorlin)表示,像埃坦姆这样的项目不仅为通过投资带来积极影响的做法树立了好榜样,还是“改善世界”( tikkun olam)的绝佳范例,即犹太人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观念。

“以色列是地球村的一员,在犹太人的价值观中,尽己所能帮助村里的其他成员非常重要。”戈林说,“除了通过强调正统和重要的犹太价值观,从积极的角度刻画以色列和犹太文化的形象外,这也是犹太人与商界专家联系的一种方式,可能他们总体和犹太群体没有太多关联,但乐于接受作为犹太重要价值观的‘改善世界’。”

尤金•坎德尔(Eugene Kandel)也胸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志向,直到最近才卸任以色列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的坎德尔现在是一位通过投资为发展中国家带去积极影响的企业家。在以色列国际发展规划大会的主要讲话中,坎德尔谈到了以色列技术将如何帮助发展中国家及地区,强调了以色列在医疗卫生、能源、农业技术以及其他领域和世界各地有需要的群体分享技术的重要意义。坎德尔表示,为了实现上述目标,他正在筹备名为TOV(Tikkun Olam Ventures)的新项目,将为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投资募集投资资金。

埃坦姆表示,融资行业的其他机构在未来将采用她的“三百万俱乐部”方法。“我已经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他组织的同事们讨论过这一点,并指出我们是如何成功利用极少资金帮助数千个孩子的。他们对我们建立的模式非常感兴趣,认为这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如今援助行业的许多工作人员都厌倦了看到大笔资金的浪费。最后,我认为很多其他机构也将采用我们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