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二战大屠杀幸存者来说,与当年集中营指挥官的后代见面已足够困难。而与他们成为亲密的朋友,甚至成为亲人,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据Vice新闻网报道,正是这种看似极为不可能的关系紧紧地联系着一个经历过奥斯威辛灭绝营纳粹药物实验的女性和臭名昭著的灭绝营指挥官的后代。

1944年,年仅10岁、出生于罗马尼亚的伊娃•莫塞斯•科尔,和孪生姐姐一起被纳粹带走,在奥斯威辛接受纳粹战犯约瑟夫•孟格勒博士的药物实验。孟格勒博士对于研究双胞胎有着极大的兴趣,据说二战期间共摧残了1500对双胞胎,其中仅有200对幸存下来。

“每周医生都会在我的胳膊上打针,最少5次,之后我就开始生病。”科尔在美国怀俄明州石油城卡斯帕的一所高中演讲时说道。

有一天孟格勒博士笑着跟她说她只有两周时间可以活。他姐姐也是,病得非常厉害,但是她们都知道若双胞胎其中之一死亡,另一个也活不了多久。

“我记得回集中营的时候我爬着爬着就昏倒了,失去知觉,等爬到水塘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活下来,我一定要活下来。’”她说道。

她们真的奇迹般地都活下来了。

1995年科尔在西印第安钠的小城市特雷霍特建立了Candles大屠杀纪念馆及教育中心,自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科尔就居住在这个城市,她希望将她的故事和她的邻居分享。但是科尔并没有以愤怒的口吻叙述她的故事,而是宣传宽恕之道。

“我有力量去宽恕别人。没有人给予我这种力量,也没有人能将这种力量夺去。”现年80岁的科尔上周接受Vice新闻网采访时表示。“我不要成为受害者,现在我自由了。”

2013年科尔遇到了雷纳•霍斯,他的爷爷鲁道夫•霍斯在二战期间主管奥斯威辛集中营,并下令使用杀虫剂齐克隆-B毒死毒气室里被关押的犹太人。

许多纳粹战犯的家人都避忌他们的过去。有人试图将过去埋葬,有人否认战争罪行。但雷纳•霍斯不同。自从了解了祖父罪行的真相,他激进地批判自己的祖辈,并试图了解黑暗的家族历史。

当家人批评他的选择时,霍斯跟家人断绝了关系。近几年霍斯致力于教育学生,告诉他们极右势力的危险性。当时学校老师请他给学生讲自己的故事,如今这已成为了他的全职工作,2013年他在德国70多所学校演讲。

听过科尔的故事之后,49岁的霍斯联系到她,并提出见面。他还询问科尔是否愿意做自己的领养祖母。见面之后,科尔答应了。

“成为他的祖母,我感到很骄傲。”科尔告诉Vice新闻网。“我很尊敬他,很爱他。霍斯现在拥有了之前从未得到的爱。”

1945年1月27日奥斯威辛集中营被解放前,1940年至1945年之间共有100万犹太人及超过10万非犹太裔的波兰人、罗马尼亚人、苏维埃战俘、同性恋者及反纳粹游击队员等被杀害。

鲁道夫•霍斯在二战之后逃匿,1946年被联军抓获,1947年于奥斯威辛臭名昭著的火葬场附近处以绞刑。

雷纳表示过去如果知道自己的祖父葬在哪里,他会去墓前撒尿或在上面吐痰。科尔说她要求雷纳原谅祖父和其他家人。她表示,只有原谅最令人发指的敌人,才能真正获得自由。

“我跟他争论过,我也不全部认同他的做法,但是我当然还是爱他的。”科尔说道,“我们之间有真正的友谊,情感上彼此都理解对方。来自不同地方的人能够互称对方为祖母祖孙,这是希望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