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布卢斯,约旦河西岸(犹太通讯社)——约旦河西岸地区城市纳布卢斯多年来暴力事件此起彼伏,因而有“恐怖活动首都”、“炮火之山”等多个别称。

纳布卢斯似乎并不适合开设加利福尼亚式高档咖啡馆。但是约翰·萨阿德(John Saadeh)自从今年8月份在这里开了一家Jasmine咖啡厅后,对生意非常看好。他实施了一项已小有成功的商业计划:女性至上。

“我们正在把西方的一些生活方式引入这里。”萨阿德说道,“在这里,人们可以喝卡布奇诺,男人抽水烟,女性无需回避,大学生则大大方方出来社交。”

2011年,萨阿德和父亲在约旦河西岸的另一座城市拉马拉开设了第一家Jasmine咖啡厅。萨阿德出生于旧金山湾地区,在那里上大学并攻读法学硕士。受美国环境影响,他一直想在约旦河西岸地区打造一个可供男女同时消遣的地方。

“自从在这里上中学,我就觉得有点窒息。我当时想:你们是认真的吗?我们还是以这种方式生活吗?”萨阿德解释道,每次与以色列爆发冲突,巴勒斯坦社会进步便停滞甚至倒退。“人们可以带儿子去咖啡馆或台球房,但只能带女儿去餐馆。所以我一直想开一家这样的咖啡厅。”

除了个人和商业动机,萨阿德还希望帮助社会进步,甚至希望巴勒斯坦与以色列握手言和。

“我们现在还沉溺于过去,这很麻烦。”他说道,“如果继续保持这种生活状态,我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们巴勒斯坦人的过去非常糟糕。”

“如果展望未来,想想我们可以成为什么而不是执着于我们本应该成为什么,这才是整个社会的积极心态,但人们不这么想。他们四处奔走,觉得土地被夺走了,人被杀了,这种想法很消极。在这里(我)感觉不到丝毫的积极情绪。”萨阿德补充道。

Jasmine咖啡厅迅速成为拉马拉新兴都市餐饮业的热点。受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复兴国家建设的努力和配套的大量外资及非政府组织援助所推动,拉马拉迎来了社会和经济繁荣。

消息灵通的巴勒斯坦人都知道了Jasmine咖啡厅。随便哪一天走进这里,你都能在外国人中发现当地的政客和名人。

2016年9月18日,年轻人在纳布卢斯的Jasmine咖啡厅内。(Andrew Tobin)

2016年9月18日,年轻人在纳布卢斯的Jasmine咖啡厅内。(Andrew Tobin)

萨阿德希望Jasmine咖啡厅能够推动纳布卢斯发展。这座城市地处约旦河西岸的北部山区,是巴勒斯坦的商业中心,社会非常传统。

以色列民主研究所(Israel Democracy Institute)阿拉伯-犹太关系研究项目负责人纳斯琳·哈达德·哈吉-叶海亚(NasreenHadad Haj Yahya)表示:“总的来说,巴勒斯坦社会向女性开放的空间非常有限。很遗憾,公共空间是男性的领地,我们没有花园或公园这类可以让女性带孩子一起去的地方。”纳斯琳住在以色列中部一个阿拉伯人占主体的小城Tayibe。

纳布卢斯Jasmine咖啡厅位于山顶的Rafidia社区,是一栋由玻璃、当地石材、木材和金属建造的二层建筑。咖啡厅内各处张贴着Jasmine的黄棕叶子标志,菜单上有汉堡、沙拉和冰茶等美国人最喜欢的食物。由于伊斯兰法律禁止,这里不供应酒类,但是拉马拉的Jasmine分店可以私下为顾客提供酒水。

2016年9月18日,纳布卢斯Jasmine咖啡厅服务员Nagla Aburous坐在咖啡厅外。(图片来源:Andrew Tobin)

2016年9月18日,纳布卢斯Jasmine咖啡厅服务员Nagla Aburous坐在咖啡厅外。(图片来源:Andrew Tobin)

不过,萨阿德表示,他必须采取一些平权措施,避免Jasmine咖啡厅看起来像传统的咖啡厅——男人在此抽水烟、喝土耳其咖啡消磨时光。这意味着萨阿德要像经营夜总会一样严格把控入店顾客,其基本原则是:女性顾客一概欢迎,男性顾客精挑细选。

“如果我们认识你,那你可以进去;如果不认识,我们会根据你的相貌样子和衣着谈吐决定是否让你进去。”萨阿德说道,“这里有很多女性顾客,有些男人想进来盯着她们看甚至跟她们搭讪。我不希望有这种事发生,这会毁了我的生意。我的初衷就是要让顾客在这里感觉舒服自在。”

萨阿德平均每天要拒绝好几名有意入内的男性,在繁忙的夜晚也可能拒绝几十个。萨阿德表示,经过多年筛选,他已对此非常熟练,但偶尔还是会有个别添乱者溜进去。在纳布卢斯他曾被迫赶走三名男性:一人喝醉了酒,另外两人试图坐在为女性保留的区域。

他做得没错。Jasmine咖啡厅的最佳位置在露台和窗边,专供女性、家庭或男女同时出现的群体使用。无女性陪伴的男性顾客通常被安置在角落里,方便监视。

萨阿德表示,这种“女性至上”的做法并没有遭到多少反对,拉马拉和纳布卢斯的多家咖啡厅也采取了类似的策略,仅纳布卢斯就至少有2家。但有时也有人在Jasmine咖啡厅的Facebook主页上抱怨。

“有人跑来Facebook主页上写道:‘比起被医生告知我得做手术,我更害怕去Jasmine咖啡厅吃闭门羹。’” 萨阿德说,“还有人写道:‘去Jasmine咖啡厅,你可能进得去,也可能进不去。那还不如去监狱,他们肯定会让你进去。’”

纳布卢斯Jasmine咖啡厅老板约翰·萨阿德(中)与餐厅员工合影。(图片来源:(Facebook)

纳布卢斯Jasmine咖啡厅老板约翰·萨阿德(中)与餐厅员工合影。(图片来源:(Facebook)

萨阿德对于雇员也十分挑剔。巴勒斯坦餐馆一般会雇佣年纪较长的男性,但Jasmine咖啡厅的三十几名雇员大部分是在校大学生,其中女性约占三分之一。他表示,要达到这个比例并不容易,因为巴勒斯坦社会禁止女性从事服务工作,特别是需要在晚上上班的工作。

萨阿德表示,对于长期的改革过程,雇用女性不过只是开端。目前他仍不得不向员工培训如何与异性互动,与异性一起工作就更成问题了。大多数巴勒斯坦学校男女分开,社会压力也可能导致大学里的性别隔离。对于许多年轻女性来说,Jasmine咖啡厅是她们的第一份工作。

“有些女孩特别敏感,而有些男孩又咄咄逼人。”萨阿德说道,“所以我必须教育这些男孩,必须跟他们解释:我们都在工作,是一个团队;女孩们可能没有和你一样的经历,但这并不代表她们工作能力不行,只不过意味着她们需要多一点时间,我们必须多一点耐心。我会跟他们说这种像教育小孩子一样的话。”

萨阿德表示,他投入了大量时间培训员工,也有志于为顾客打造尊重女性的氛围。他解释道,女性顾客可以看到,女服务员在这里如鱼得水,男服务员也知道如何为她们服务。

在Jasmine咖啡厅盛大开业后,萨阿德计划将日常管理交给他人,自己来次出国长途旅行。然后他将开始寻找下一个开设Jasmine咖啡厅的目的地,主要考虑以色列和邻近的阿拉伯国家,但更倾向于前者。

——————

相关阅读:

三分之一阿拉伯妇女担心家庭暴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