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社——在加沙冲突又一次重演后,人权捍卫者再次指控以色列和哈马斯违反了战争法,罪名直指双方任意发动袭击以及蓄意袭击平民。

早在2009年,联合国调查员就曾以战争罪指控双方。但由于当时遭到双方否认,该指控并没有提交至国际刑事法庭。

部分巴勒斯坦民众希望这次会有不一样的结果,部分原因是马哈茂德•阿巴斯作为联合国承认的巴勒斯坦国的总统,现在有权直接向法庭寻求帮助。

然而,在通向国际刑事法庭的道路上,还会遇到许多难以克服的政治难题。国际刑事法庭成立于2002年,主要是对战争罪行进行起诉和审判。

以色列和美国强烈反对在庭前提出任何有关巴以冲突的指控,认为这类诉讼会破坏谈判的氛围,使未来的和谈成为不可能。

如果阿巴斯寻求对以色列开展战争罪行调查,他将会失去来自西方国家的支持并使哈马斯这股巴勒斯坦的主要势力面临同样的指控。

从7月8号哈以战争打响的第一天起,加沙的人权组织就已经开始收集加沙遭以色列袭击后的详细信息,旨在为法律诉讼做好充分的准备。目前收集的信息已达4600多条。

巴勒斯坦人权中心的实地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已经吸取了2009年那场战争的教训,在巡视灾区、拍摄照片以及收集证词方面变得更有效率。萨堡林•埃尔-塔图尔也是其中的一员。

日前,她在遭以色列空袭炸毁的地方走了一圈,包括伊斯兰大学的行政大楼、一家保险公司的办公楼、一座清真寺以及一处家庭住宅,住宅内的5个居民都惨遭碎石掩埋,其中还包括三个8到14岁的小孩。

她的最后一站是加沙城主要医院的停尸房。在那里,她和另一小组Al Mezan的一位同事交流了意见,以找出可能存在的矛盾之处。她表示,准确性很关键,因为数据必须要经得起全世界的审查。

战后将会进行更多彻底的调查,对各小组收集的资料进行补充。这些资料“将成为提交至国际刑事法庭案件的核心所在”,Al Mezan小组的穆罕默德•阿布•拉马说道。

以色列外交部发言人伊格尔•帕尔默表示,以色列“从2009年的战争也学会了不少。”

他表示,军队法律顾问清楚加沙的每一场军事袭击。“如果必要的话,我们有非常充分的辩护理由。所有的东西都记录在案。”

2009年那场持续三周的战争在一月份结束后,联合国一个由南非法律专家理查德•戈德斯通率领的真相调查团发现以哈双方都有犯下战争罪行的嫌疑。根据该调查团的说法,以色列的罪名是故意袭击加沙平民,哈马斯的罪名则是任意向以色列平民发射火箭弹。

哈马斯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地打击以色列。关于这一点,哈马斯从来没隐瞒过。然而,以色列抱怨一边倒的高度政治化的联合国机构,特别是派遣戈德斯通调查团的人权理事会,使其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以色列的拥护者表示,战争罪是一个与主观性和政治严重挂钩的问题。如果按照一样的执行标准,包括美国、英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将会因其在伊朗以及其他地方的军事行动而受到指责,因为这些军事行动也导致了相当数量平民的伤亡。

该调查团在报告中指控以色列将袭击平民作为策略之一,虽然戈德斯通在2011年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撤回该指控,但即将卸任的联合国人权事务专员的纳维•皮莱上周表示,该报告的指控依然有效。

她说:“正如当年加沙真相调查团(由戈德斯通率领的)的调查结果所显示,我现在看到的是战争罪以及反人类罪行的重演。”

按照日内瓦公约的规定,军队不得蓄意袭击平民。他们必须将军事目标和平民区分开来,避免不必要的攻击;如果在攻击军事目标时,平民可能受到伤害,则应为平民提供有效的警报。

但是经常会出现不明朗的情况,因此也留下了很大的解读空间。

“事实上,这些法律有很多都非常老旧了,法律文本也不太适用于到现代冲突的情况。”国际法教授和美国前国务院法律顾问哈罗德•洪柱•高表示,“因此,如何应用这些法律也有待商榷。”

证明是否故意袭击平民尤其困难。

以色列军队就曾拒绝对炮击发电厂以及其他大部分袭击发表评论。以色列只发布了笼统的声明,表示其只袭击过火箭发射点、武器库和“指挥控制中心”。

Al Mezan的数据表明,800多户民居在空袭或炮击中被直接炸毁,死亡人数超过800人,其中包括275名儿童。

美联社反复要求以色列解释为什么本不该成为目标的平民会受到袭击?但以色列国防军尚未有所回应。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表示,经常会出现同一个家庭有三个或更多成员在同一袭击中遇害的案例。“这些案例引起了民众对军队袭击平民以及民用目标和任意发动袭击的关注。”

加沙卫生部、Al Mezan和巴勒斯坦人权中心各自的统计数据表明,上个月有1860多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其中三分之一是妇女和儿童。以色列军方估计,约有900名加沙武装分子丧生。

以色列曾表示会竭尽全力避免伤害巴勒斯坦平民,通过电话通知、发送短信力劝平民离开即将受袭的地方。以色列还指控哈马斯士兵利用平民作为人肉盾牌,包括从闹市发射火箭弹以及在公共场所如清真寺、学校和医院内存储武器。

人权组织表示,平民要能够依警报行事,但这在狭小拥挤的加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四分之一的加沙人口由于战乱进行了搬迁,其中有27万难民在人满为患的联合国避难所避难。部分加沙平民表示,在空袭击中住所几分钟之前才接到电话通知。

合理伤亡,或者说在袭击附近的军事目标时,平民丧生人数是多少才算可接受的衡量标准也还存在着争议。

以色列认为其有权通过袭击火箭弹发射点来抵御火箭弹,即使发射点是在人口密集的地方也会对其发动攻击。与此同时,以色列军方表示,有部分袭击因为在火箭弹发射点发现平民而终止。

以色列外交部发言人帕尔默说,以色列部队“严格按照”国际法行动。当被问及大量的平民伤亡时,他回答道:“就算战争导致的后果惨不忍睹,也并不代表那就是违法的。”

高表示:“以色列人对自卫的定义很广泛,这和他们的历史经历有关。”

与此同时,加沙恐怖分子在上个月向以色列发射了3300多枚火箭弹和迫击炮,造成3名平民死亡、150人受伤以及几所民居和一处加油站受损。

以色列人权组织B’Tselem的哈加伊•埃尔-艾德表示,以如此低命中率的武器任意而为地发动攻击明显违反了战争法。“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的城镇发射火箭弹显而易见是违法的。”他说,“我真想不出有哪个法庭会做出其他判决。”

尽管如此,他还是表示,“一方的违法行为并不会洗净另一方犯下的罪行。”

和2009年不同的是,因为联合国大会在2012年授予提升了巴勒斯坦的法律地位,如今阿巴斯可以直接向国际刑事法庭寻求帮助。当时大会承认约旦河西岸、加沙和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为非成员观察员国,国际刑事法庭可受理其提出的对发生在其领土内的犯罪行为行使司法审判权的要求。

和以色列谈判失败二十年后,很多巴勒斯坦人相信只有国际刑事法庭才能让以色列对巴勒斯坦负责。以色列不仅需要对加沙的军事行动负责,还需要对其在约旦河西岸持续扩建犹太人定居点负责。

阿巴斯还在犹豫,因为在国际刑事法庭对以色列提起诉讼预示着巴勒斯坦的政策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届时会将本已紧张的巴以关系瞬间变成敌对关系,和美国的关系也会出现裂痕。

他还要考虑到哈马斯,因为一旦起诉以色列,哈马斯很可能也要接受战争罪的调查。该伊斯兰恐怖组织在2007年从阿巴斯的手里夺取了加沙地带,两大势力之间的关系一度很紧张。然而,他们在春季达成了一项权力分享的协议。现在,阿巴斯不想再把双方关系闹僵。

上周,阿巴斯以书面形式告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各党派的领导人,他只会在哈马斯书面同意的情况下向国际刑事法庭寻求帮助。阿巴斯的助手赛义卜•埃雷卡特周一告诉美联社,他上周在多哈的一次会议上向哈马斯仍在流放的高层领导人哈立德-马沙尔传达了这一请求。埃雷卡特表示他被告知哈马斯需要时间考虑。

同时,人权理事会上个月决定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前往加沙调查是否有违反战争法行为的发生。该委员会需要时间选拔调查员、下达任务以及派遣调查团队进入加沙。

以色列不是国际刑事法庭的成员之一,也没有和戈德斯通的调查团配合,因为认为自己将不能得到公平审讯的机会。以色列是否会对新一批调查员的到来持欢迎的态度还尚未明确。

相比之下,曾给戈德斯通提供过大量文件和照片并帮助他和受害者见面的加沙人权组织表示,他们希望做好充分准备等待新的调查团队的到来。

阿布•拉马表示:“就像当年帮助戈德斯通一样,我们将能够给该委员会提供超过1000份的文件。”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