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旅游业的就业人口占全国劳动力的6%,在局势平稳时期,以色列每年接待超过300万外国游客。然而每隔几年,受安全局势影响,这一数字会大幅下降。去年7、8月“护刃行动”期间,赴以游客数量骤降三分之一。

游客数量一年之后才有所回升,然而今年10月巴勒斯坦人持刀或开枪伤人、汽车冲撞人群等暴力袭击浪潮再次席卷以色列,共造成11人死亡,153人受伤。旅游业内人士表示,尽管死亡人数高于去年加沙冲突中丧生的平民人数,以色列旅游业还未受到实质性的影响。

以色列旅游部市场负责人皮尼•沙尼称:“国际媒体并不像过去那样大幅度报道当前局势是其中一个原因。”

沙尼表示尽管以色列民众抱怨媒体机构对持刀伤人事件报道轻描淡写,但是旅游业恰恰得益于此。

“我相信这对以色列来说也是有利的。10月份游客数量未受到很大影响。已入境的游客并未大幅取消行程。最新预订额稍有下滑,但影响不大。”

2015年10月27日,特拉维夫工艺品市场。(Hadas Parush/Flash90)

2015年10月27日,特拉维夫工艺品市场。(Hadas Parush/Flash90)

Pomegranate Travel首席执行官汉娜•布鲁斯汀专注于为高端人士提供特定旅游服务,她表示十月份200个订单中只有一位游客取消了行程,而那位游客也是临时改变行程。

“我们和游客及时沟通,调整旅行计划。例如,我们依然会带领游客前往耶路撒冷老城参观,但是可能会花更多时间游览犹太区,粗略游览阿拉伯市场、橄榄山或是客西马尼园。”

“曾经有游客特意要求前往圣殿山游览,考虑到近几个月的局势,我们建议跳过圣殿山,改至其他景点游览。”

薇卡•卡纳尔是一名公关人员,今年10月邀请50位外国记者参加特拉维夫时装周。薇卡表示也只有一人取消行程,但是她还需要进行最后的协商。

“一些记者表示只要不去耶路撒冷就行。于是我们为他们预定了特拉维夫的酒店。讽刺的是在暴力事件发生前一周耶路撒冷的酒店基本上是不可能预定得到的。”

当地导游也报告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以色列旅游业四分五裂。”经营Fun Joel’s Israel Tours的乔尔•哈勃说。他已了解到业内导游遭遇订单取消的情况,但是他本人的工作量却有所增加,因为游客希望私人导游能够确保安全的出游计划。

2015年10月28日,耶路撒冷老城雅法门外的游客。(图:Hadas Parush/Flash90)

2015年10月28日,耶路撒冷老城雅法门外的游客。(图:Hadas Parush/Flash90)

相比之下,去年加沙冲突期间哈勃连续50天都没有接到游客订单。

“核心问题是事件的走向。如果此次暴力事件浪潮逐渐退散,一切都没有问题。但如果暴力事件持续发生,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实上在这里比在大部分西方城市还要安全。”

阴云笼罩拿撒勒

旅游业一名资深人士表示受暴力事件影响最大的城市为耶路撒冷和拿撒勒,“也许是因为大多暴力事件发生在耶路撒冷,拿撒勒也骚乱不断,造成游客担心。”

“全国范围内的酒店预订有部分被取消,预定额急剧下降。但是大体情况依旧好于‘护刃行动’时期,我预感很多游客都只是推迟旅行计划,观望以色列安全局势如何发展。”

“现状不乐观,但是我也不悲观。”他说。

而在以阿拉伯人居住为多的拿撒勒,旅游业情况并不乐观。

Villa Nazareth酒店位于拿撒勒最著名的基督教景点附近,酒店经理人扎伊德•里兹克表示11月至12月的酒店预订量从60%下降至20%。

“很多基督徒游客取消了订单,不敢来拿撒勒游览。”

而本不是酒店主要客人的以色列人,前往拿撒勒游览的人数则更少。里兹克表示9月还有少许犹太游客入住,10月犹太游客入住人数为零。

“犹太人不是担心去阿拉伯城市游览不安全,就是在抵制我们。”

里兹克将现下的局势形容为“灾难性的”,并表示要裁减一些员工。“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每过两年局势一恶化,旅游业就将遭受重创。”

两周前里兹克回忆道:“这里的人们觉得非常沮丧,不知道该做什么。但局势稳定时,阿拉伯区域情况好转时,人们才重新开始有了希望。”

而拿撒勒的旅游业还是有一丝曙光的。

“游客并未取消2016年酒店预订,预定量也在缓慢增长。所以明年还是充满了希望。”

和平共存的诉求

周一,以色列酒店协会在拿撒勒举办会议,号召在酒店、医院和商业部门工作的犹太裔和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和平共存。来自以色列北部城市拿撒勒、提比利亚、海法、阿夫拉、迦纳市、巴拉市、Bustan al-Marj市、Iksal市、阿卡的市长、酒店管理人、医院负责人等出席了会议,其中既有犹太裔也有阿拉伯裔。

以色列酒店协会发言人普尼娜•沙勒夫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阿拉伯城市代表一个接一个表示希望和平相处,这令我非常意外,然而遗憾的是并没有宗教人士出席此次会议。”

人口约2万的加纳市每年接待成千上万的基督朝拜者,因为基督教传统将加纳市视为加利利的迦纳。

以色列加利利地区(Nati Shohat/Flash90)

以色列加利利地区(Nati Shohat/Flash90)

迦纳市市长穆乍哈德•阿瓦达对与会者说:“我出生于1948年,出生于以色列建国那年。我学习与犹太人和平相处。这是我们共同的命运,这是真正的和平共处。我想将这个信念传达到全国各个角落,传播到整个中东地区甚至全世界。犹太人和阿拉伯人要和平共处。”

迦纳市代理副市长阿扎尔丁•阿马拉也出席了会议。

他对《以色列时报》记者表示近几周迦纳市游客数量已下降10%到20%。“全国上下都是这样的情况。”阿马拉也称参加此次会议是为了促进阿拉伯裔和犹太裔以色列人和平共存。

“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没有任何问题。”阿马拉表示,“我们是朋友。我们共同生活,共同工作。问题出在那些政客身上。”

尽管上个月出现了迦纳市青年与以色列警察的冲突事件,阿马拉强调迦纳市市民大部分都遵纪守法。

“我们遵守国家和政府的法律。”

阿马拉表示67年来以色列政府系统内的歧视问题严重影响了迦纳市经济发展。

“犹太人并不歧视我们,歧视我们的是政府,政府不发展我们的基础设施,不建造社区中心、足球场,年轻人没有事情做。我们上交计划书但是被告知资金短缺。政府需要关照迦纳市,开发土地,投资有利于年轻人的教育和体育事业。从这一角度来说情况是严峻的,但是从经济角度来说,市民努力工作,失业率高达15%。”

阿马拉表示不管是犹太人、阿拉伯人还是游客都将在迦纳市感受到家的温暖。他鼓励游客前往迦纳市旅游观光,并希望12月旅游业情况有所好转。

“我们的市民热情好客,我们要尊敬客人,这是我们从父辈祖辈学得的。”

高端旅游执行者汉娜•布鲁斯汀表示在冲突不断的局势下接待游客也能在困难之中见光明。

“游客会有欲望探索更多,就当前局势问导游一些更具挑战性的问题。游客希望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