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的时候,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小巷里店主和逛街的人熙熙攘攘,充斥着各种声音和气味的市场处处是风景线。由于最近新开的餐馆和酒吧吸引了当地年轻人在晚上出来,所以夜晚同样是一派热闹的景象。

但到了犹太安息日,整个市场就会和平常一样所有商铺和摊贩都关门休息,除了寂静外空空如也。

大约一年前,因为一个街头艺术画廊的出现,这一切开始有了改变。但只有在周六才能看到这个画廊的真面目,因为画家把大幅名人壁画画在了紧闭的店门上。当游客在市场小巷穿行时,那些著名当代和历史名人就在画上注视着他们。游客们都会感到讶异,因为竟然能在平时堆满水果、蔬菜、坚果和香料的地方发现艺术。

这些令人入迷的巨大喷漆画像出自画家所罗门•索萨(Solomon Souza)之手。索萨今年22岁,在英国出生,没有学过画画。他用整夜的时间把闭市后的市场装饰得如同开市时一样五彩缤纷。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索萨在犹太宗教学校的同学和朋友贝雷尔•哈恩(Berel Hahn)的怂恿下,从2015年1月开始画这些壁画。受到电影《画廊外的天赋》和韩裔美国涂鸦艺术家大卫•崔(David Choe)的启发,哈恩的愿望是用艺术和颜色填满市场,其中《画廊外的天赋》讲述了无人识其庐山真面目的著名街头艺术家班克西的故事。

索萨的爷爷是印度著名前卫艺术家弗朗西斯•牛顿•索萨(Francis Newton Souza)。26岁的哈恩是皇冠高地土生土长的布鲁克林人。索萨负责画画,哈恩则担负起制作人的角色,他们把所做的项目称为市场画廊(Shuk Gallery,Shuk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市场”)。

所罗门•索萨(图:Luke Tress/以色列时报)

所罗门•索萨(图:Luke Tress/以色列时报)

索萨在其住处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我从小就受到我母亲的艺术熏陶,我们住在伦敦哈克尼区时我遇到了一位很好的高中美术老师,但除此之外我全靠自学。”他和哈恩以及另一位室友一起住在以色列Nahlaot社区。索萨说:“我做涂鸦和街头艺术已有几年时间,但我都是独来独往。我从来不属于任何组织或与别人合作完成画作。”

贝雷尔•哈恩(图:Luke Tress/以色列时报)

贝雷尔•哈恩(图:Luke Tress/以色列时报)

索萨和哈恩正在用一种草根的方式来完成市场画廊项目。对此,他们更希望凭借自己的能力,而非企业和基金会提供的资金支持或耶路撒冷市政府的帮助来完成创作。哈恩说:“申请资助所需的繁文缛节耗尽了涂鸦的乐趣、自由和随性。我们决定将只在朋友和公众的帮助下完成这个项目。”两人现在用自己的储蓄以及朋友和市场部分店主的捐款来购买喷漆。

哈恩和索萨意识到过去的画作为耶胡达市场带来了生气和文化元素,他们现在很乐意和志同道合的团体合作。

画完耶胡达市场的360扇门窗后,哈恩和索萨每逢周六就会在市场举行艺术巡游。他们的灵感源于他们描绘的多位当代名人,希望能够吸引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人,并从他们身上得到启发。哈恩甚至想在每幅画像或旁边嵌入微芯片,让观众能用他们的智能手机来获取画中角色的信息。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经过2015年全年和2016年初断断续续的工作,索萨迄今已经画完了140扇店门,其中部分画作是名人,剩下的是圣经中描绘的情景和其他场景。到目前为止,索萨还没遇到店主不让他在门上画画的问题,有些店主甚至还让他画上他们最喜欢的拉比或最初拥有他们店铺的族长。

哈恩和索萨希望舆论能够继续支持这个项目,人们可以捐款购买所需物品,分享关于画像角色的想法,在社交媒体和公共关系方面志愿提供帮助。他们的终极目标是把这个项目扩大为非营利性组织,推广与以色列及其人民有关的艺术和文化内容。

索萨还有220扇门窗和许多个画画的夜晚在等着他。他们在客厅的公告板上画了一幅市场的地图来跟踪进展,壁画完成后,就在相应的位置钉上一张迷你版照片。这些画像都分布在市场的不同区域。到现在为止,只有耶胡达市场东西方向的一条叫梅花街(Rehov Hashezif)的小巷的每扇店门都画好了。

2016年2月25日,索萨和哈恩在客厅的公告板上画了一幅市场的地图来跟踪项目的进展。(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2016年2月25日,索萨和哈恩在客厅的公告板上画了一幅市场的地图来跟踪项目的进展。(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如果顺利的话,索萨用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就能画好一幅画,一晚上可以画好四幅。

他不想急于求成。他说:“直到画好一幅画,我才会离开。我听从我内心的声音。我想全身心投入其中,画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

哈恩表示赞同:“质量绝对比数量更重要。”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虽然索萨和哈恩非常希望市场画廊能对观众产生长期的影响,但他们对街头艺术昙花一现的本质也很看得开。

哈恩说:“就算其中一幅画只影响了一个人,那也值得。”

年纪轻轻的索萨已经习惯了他的画作被别的涂鸦覆盖。

他说:“我可以理解。这样的事情常有发生。生活总无常。”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

耶路撒冷耶胡达市场的喷漆画像(图:Renee Ghert-Zand/以色列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