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正统犹太人守安息日的标志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一款新应用的设计者称这个应用将允许犹太人在安息日使用智能手机给其他人发送短信。其中一位设计者约西•戈德斯坦(Yossi Goldstein)表示Shabbos 应用遵照犹太律法,也基于学习塔木德及其他律法卷学生所熟知的律法。

在以色列时报独家采访中,戈德斯坦说:“许多人都被困在过时的思想里,认为未来必须要保留过去的传统。有大量新科技设备允许使用者进行大部分人认为是禁止的、但其实是允许的行为。”

大部分人,甚至非犹太人,都知道正统犹太人在安息日不能开灯、开车、按电梯按钮等,在美国及以色列的一些社区甚至不能提着东西进入没有“eruv”界线的区域(即允许犹太人在安息日携带东西走出户外的区域),这在当地引起了不小争议。但戈德斯坦坚信那些真正懂得犹太律法的人都明白许多正统犹太人守的不是真正核心的律法,即必做与一定不能做的底线律法;他们守的则是额外的律法,让人感觉更加具有宗教特点的律法。然而戈德斯坦坚持认为,他们这么做是在伤害犹太教,伤害信教的犹太人。

大部分正统犹太拉比及正统犹太人分不清这两种约束,并认为他们在守一系列定义犹太生活的约,特别是在安息日。犹太教自由派分支则反对许多这种约束,但也不是全部人都如此。

戈德斯坦坚称犹太律法允许做什么及人们认为什么不允许做两者之间是有着极大的差别的,这也是Shabbos应用软件背后所讨论的核心话题。“在美国,犹太社团有一半的孩子使用智能手机在安息日发送短信。”戈德斯坦说,“他们觉得这是在违背犹太教律法,但是他们不知道,犹太律法很灵活,可以允许这些行为。”戈德斯坦提醒说,如果有人认为在犹太核心价值方面,例如安息日,这样的行为是违背宗教的恶行,那么在没有律法约束的区域,例如吃非洁食的食品,他们则更容易犯下过错。

“我们不想失去正统犹太社区的下一代,只是因为社区领导者害怕迎接这些在犹太律法范围内的改变,而这些改变也被历史所接受了。”戈德斯坦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开发这个应用,能够让孩子们遵照犹太律法及犹太传统的情况下使用智能手机。”

应用涉及到的所有法律方面的事宜都没有问题。用户可以在应用软件的KickStarter网页看到所有解释。在应用的官网上,由加利福尼亚居民Yitz Appell领导的10人团队正在为应用开发及市场开拓筹备资金。据官网称,这款应用将于二月与用户见面。网站也解释了应用涉及到的一些犹太律法问题,例如写字(并非全部适用于电子书写),电池使用(手机内置空调,电池在一个设定的温度下运转,不会因用户发送信息而发热),充电(根据上世纪所有的律法,用电不符合禁止在安息日点火的圣经律法)及其他事项。戈德斯坦表示他们已召集一些拉比,准备对该应用给予宗教方面的认可。

戈德斯坦称,其中一部分拉比之前给一个在安息日使用的科技产品KosherSwitch进行了宗教认证。设计者表示这个产品让用户在安息日很好地控制电灯及其他电器的开关(此产品使用定时器,在预定时间自动关灯或开灯)。KosherSwitch网站称,其中一位进行宗教认证的拉比Yehoshua Neuwirth是《遵照犹太律法守安息日》一书的作者,此书详细介绍了在现代如何过安息日。

争议持续不断。戈德斯坦说:“我知道有一个项目,一位德高望重的拉比进行了宗教认证,但是又部分撤回认证,称产品只能用于医疗或安全紧急情况。”这位拉比在当地社区受到了激烈抨击,之后他的态度立刻转变。“我们意识到同样的事情可能也会发生在Shabbos应用身上,所以我们希望大部分愿意进行此次认证的拉比为正统派的‘左翼’人士。”

这款应用自然也引发了在应用的脸书主页及 KickStarter页面上激烈的讨论(在脸书上甚至出现了“禁用Shabbos应用”的页面)。一些反对者评论道:“作为一个正统犹太少年我确信你们所说50%的少年使用Shabbos发信息的数据是大错特错。”“据我所知,我认为你们真正的意图是后者(创造一个所有人都能使用Shabbos 的环境,包括那些类似视频中出现的不留胡子、不穿正装、不戴帽子的成人),我才不会相信你在评论中说的‘保护青少年’的言论。”“求求你们放弃吧。安息日是一个美丽的用来休息的日子,为什么你们连这也要剥夺?犹太人2000年都没有守安息日了,而安息日却保存了我们的犹太特性。”

其中一位反对者为拉比Yair Spitz,他是B’nei Akiva学校犹太研究负责人及学校临时校长,该校包括Yeshivat Or Chaim和Ulpanat Orot两部分。在KickStarter网站上,拉比Spitz发表言论称“该应用的基本逻辑错误,且非常令人不安”。除了许多涉及到的律法问题,拉比写到“纵观历史,我们拉比的作用就是维系安息日和工作日的区别之处,确保安息日人们不会创造或带入平日里的行为及思想。我能想到很少能带走安息日之美的事物。想一想安息日的宁静,与家人朋友一起享受的时光,安息日晚餐和颂歌。如果手机这个在很大程度上阻隔了我们与周围一切的工具可以在安息日使用,这种美好如何得以延续?”

戈德斯坦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坚称这一切都归结于被普遍接受的正统犹太世界观,而非犹太律法。律法和观念之间有很多不同点。“例如,如果你问一个犹太学院(类似布鲁克林区戴黑帽人去的研究机构)的人为什么使用拉比Moshe Feinstein(于1986年去世,是北美最重要的犹太律法权威人士)禁止使用的计时器时,他们会以各种模糊的借口搪塞你,告诉你生活缺少了这些东西会如何不方便。但是其他复杂的事物,例如布鲁克林区的‘eruv’区域生活也很不方便,但是他们却依旧遵守。”

戈德斯坦表示,为何可以放宽这条禁律却不能放宽那条禁律的原因是跟人们的观念、习惯及其他事情紧密联系的,而跟犹太律法无关。“我们意识到很多人都形成了如何庆祝、如何守安息日的观念。但是我们也得意识到我们正在失去群体里的成员,仅仅是因为我们想待在熟悉安逸的环境里。作为一个群体,我们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我并不期待不支持我们观点的人使用我们的应用,但是我真心希望有一种遵照犹太律法的方式,能够让孩子们随意发短信且不被犹太群体排挤。

美国移民拉比Steve Bar-Yaakov Gindi(曾在耶路撒冷老城内一所著名的犹太学院学习)接受以色列大拉比任命并管理一家犹太教育网站,他表示此前有过安息日律法更改的先例。他说:“对于允许什么禁止什么,拉比要格外小心。我有朋友们彻底远离了宗教,他们称拉比不能禁止使用电脑,因为那个年代还没有电脑,而今天拉比没有权利禁止新事物。一定程度上来说,他们说得对。以我的经验,美国的上一代犹太人总是设定好计时器开着电视,虽然不能换台,但是安息日也能看电视了。”

“今天四处都是摄像头,拉比也没有禁止人们在摄像头前走动。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犹太律法如何在律法允许范围内进行调整,以迎合科技发达的当代社会的需求。在我看来,这非常相似。”Gindi说。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