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石恒,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开封犹太人。开封坐落在黄河边,有数百犹太人的后裔生活在这个城市。

现在我住在耶路撒冷,有了一个希伯来名字Tzuri。

早在1000多年前,犹太人就已开始在开封定居。我们的祖先是宋朝时期沿着丝绸之路来华的赛法迪犹太人,后来他们得到皇帝的恩赐就在中国安定了下来。他们建造了一座屹立700年之久的犹太会堂,还有拉比,保留了我们祖先的传统。

但到19世纪末,由于文化同化和异族通婚,开封犹太人已经和汉人没有什么区别。

去年,在耶路撒冷“回归以色列”组织的安排下,逾越节再次回到了开封。这是19世纪以来我们第一次举行真正且有意义的逾越节晚宴。这是两百年来中国犹太人第一次在开封举行传统的逾越节晚宴。

虽然我们在过去的确尝试举行过逾越节晚宴,但去年是我们第一次进行仪式性的晚宴,而且充分理解了其背后的含义。

数十位中国犹太人的后代围坐在桌子四周,讲着逾越节的故事、逾越节晚宴及其对我们中国犹太人的意义,一直聊到深夜。

几年前,“回归以色列”组织主席迈克尔•弗罗因德带着我和六位开封犹太青年来到以色列学习希伯来语和犹太教文化。两年前,我在以色列大拉比的见证下和其他六位伙伴一起皈依了犹太教。

随后,我们决定以犹太人的身份移民以色列。

去年,我回到中国主持逾越节晚宴。我觉得我必须把我在以色列所学到的带回去给我的家人和朋友。

逾越节当晚,50多位开封犹太人的后代聚集在开封的“回归以色列”希伯来中心。我们用希伯来语和英语向参加晚宴的人诵读讲述了出埃及故事的《哈加达》,并用中文翻译了一遍。

我们还唱了传统歌曲(当然,是带着中国口音唱的!),喝了四杯葡萄酒以及欢迎先知以利亚的到来。

我们社区的领唱高超有一把好声音,会唱很多在西方流行的歌曲。还有一个长辈谈起当他还是小孩子时,他还记得他的父母是如何宰了一只动物并将它的血涂在门柱上的,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中国的文化中,尊敬祖先是非常重要的价值观。我们在诵读《哈加达》以及学习我们祖先的过去时,觉得自己和犹太人的历史是紧紧相连的。

最感人的是在晚宴接近尾声时,我们大家齐唱“来年在耶路撒冷再会”。很多老人开始哭了起来,因为他们的梦想之一就是到圣城去并在那里定居。但不幸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无法完成这一梦想。

在我自己身上,“来年在耶路撒冷再会”已成为了现实。虽然我今年很想在以色列过逾越节,但现在轮到我回报开封犹太社区了。

我觉得现在的开封犹太社区仍需要我的帮助。今年,我再次回到了开封主持逾越节晚宴。而且今年参加我们晚宴的人数比去年还多。

开封犹太人为逾越节晚宴做准备。(图:石恒提供)

开封犹太人为逾越节晚宴做准备。(图:石恒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