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以色列希望看到加沙民众因其悲惨境遇会奋起反抗哈马斯统治者,但护刃行动已过去一个多月,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加沙民众有这个意向。

过去一周有零星报道指出加沙发生了反对哈马斯的动乱:哈马斯发言人萨米•阿布•祖赫里在西法医院外遇袭;哈马斯镇压了一次小规模游行,部分成员被就地处决。但即使是这些小规模事件也无法得到独立消息来源的证实。

经验丰富的耶路撒冷人权活动人士巴西姆•艾德称,加沙民众由于害怕哈马斯,不愿意进行示威游行。

“毋庸置疑,害怕和恐惧的氛围笼罩着加沙。”艾德告诉以色列时报,并引用哈马斯官员艾曼•塔哈的遭遇作为佐证。哈马斯以贪污和勾结阿拉伯情报组织为由,在加沙处决了塔哈。“还有其他人被冠以投敌的罪名,在各种集会中惨遭杀害。”

艾德表示他正在对关于加沙政治迫害的报道进行调查,并估计哈马斯在护刃行动期间杀害了10到35个持不同政见者。

提及东德因窃听而臭名昭著的秘密警察机构时,他说道:“加沙几乎家家户户都能看到哈马斯的存在,民众说的每一句话也逃不过他们的耳朵。这是最典型的斯塔西政权。”

艾德说:“和害怕以色列士兵相比,加沙民众更害怕哈马斯。”而和以色列军队的攻击相比,哈马斯更担心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重新获得对加沙地带的控制。

“在我看来,哈马斯哪怕付出最后一滴血的代价,也要阻止阿巴斯及其领导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踏入加沙。那些人(哈马斯)是在为他们的生存而战斗。”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媒体相信艾德关于加沙被恐怖氛围笼罩的报告。据巴勒斯坦官方通讯社“瓦法”(WAFA)报道,早在以色列发动军事行动伊始,哈马斯就将法塔赫活动分子软禁在家。法塔赫的官方脸书首页报道了法塔赫成员腿部遭射击事件,其中受袭者包括法塔赫官员阿布杜拉•伊弗兰吉的保镖。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卫生部长贾瓦德•阿瓦德在行动的第一周进入加沙巡视当地医院时,其乘坐车辆遭遇石块袭击,哈马斯官员谴责该袭击“不合时宜”。

但是加沙爱资哈尔大学政治学教授迈克马尔•阿布萨达表示,加沙认定以色列是造成其痛苦的罪魁祸首,反哈马斯示威游行是不可能在此发生的。

“即使民众对哈马斯心怀怒火,但大部分人都把怒气迁到了以色列身上。”阿布萨达在加沙的电话连线中向以色列时报透露,“哈马斯也许对战争负有责任,但以色列才是正在破坏他们家园以及杀害平民的凶手。”(加沙地带卫生官员称约有2000人死亡,以色列表示其中750到1000人都是哈马斯成员以及其他武装分子。)

以色列国防部密切留意着加沙街道发生动乱的蛛丝马迹。部分军事观察员指出,有初步迹象表明当民众回到被毁的家园时,该伊斯兰政府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但上周五加沙确实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但那是哈马斯组织的。

哈马斯和加沙的其他武装组织在护刃行动期间已向以色列发射了3000多枚火箭弹以及迫击炮,其中很多炮弹都射向了人口密集地区。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控诉哈马斯利用加沙平民作为“人肉盾牌”——从居民区发射火箭弹和建设地道,而且没有为加沙民众提供任何保护,有时候甚至教唆平民忽视以色列国防军的警告,在战斗区域停留。与此同时,哈马斯的领导人却藏身于地下通道。但是阿布萨达指出,加沙民众将自己的痛苦归咎于以色列,而非哈马斯。

阿布萨达说:“以色列竟然以为加沙民众会举行反对哈马斯的示威游行,这让我感到惊讶。”据他所知,哈马斯没有禁止平民组织示威游行。

他表示,六月初成立的法塔赫-哈马斯联合政府以及前往开罗进行停战谈判的巴勒斯坦各派系组成的代表团,给加沙民众带来一种即将迎来真正和解的感觉。

“尽管法塔赫和哈马斯近期一直在努力解决双方之间的争议,”阿布萨达表示,“但是我们必须面对现实。即使巴勒斯坦的政客们真的无法解决巴勒斯坦人面临的问题,可加沙民众(还)可以相信谁呢?抛弃他们的阿拉伯政府?杀害他们孩子、破坏他们家园的以色列?到最后,除了相信哈马斯,他们别无选择。”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