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该上学的年纪,瓦利德•玛雅鲁夫和12岁的易卜拉欣•贾本每天却花好几个小时在加沙被战争摧毁的破房子里搜寻废品,拿来为家里换几块钱。

他们曾经是好学生,但在父亲失业后,11岁的瓦利德和12岁的易卜拉欣不得不辍学赚钱养家。

自2008年以来,以色列和恐怖组织哈马斯已在加沙地带发生过三次战争,,包括2014年为期50天的护刃行动,对这片小小的地中海地区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

以色列在十年前封锁了加以边境,带有惩罚的意味。而以色列表示,为了防止哈马斯获得武器,必须采取这一做法。这个恐怖组织一直以消灭以色列为使命。此后,加沙居民就一直受到加以边境封锁的影响,而他们的选择还受到了埃及的限制。自2013年以来,埃及和加沙边境基本处于关闭的状态。

共有190万居民生活在加沙这块飞地上,近半为贫困人口,80%的人口靠人道主义援助生存。

当地的失业率急剧上升,达到45%,是世界上失业率最高的地区之一,这也迫使许多孩子早早出去赚钱养家。

6月12日,国际劳工组织纪念“世界无童工日”。自这项计划推行以来,全球童工数量已从2000年的2.46亿降至1.68亿。

但加沙的童工却呈现出增加的趋势。

据巴勒斯坦方面估计,过去五年来,童工数量翻了一番,现在当地共有9700名10-17岁的童工。

易卜拉欣说:“我父亲失业了,他以前是捡石头和废铁的……但现在就换成我来做这些事了。”他每天需要辛苦工作6-12个小时,大约可以赚到20谢克尔的日薪来养活他的家人。

易卜拉欣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大得多。他说,他和他的父亲以前会用驴车来运废品,“但后来驴死了”。

很多像瓦利德和易卜拉欣这样的孩子常常要忍受灼热的太阳或咆哮的大风,在贝特拉希亚捡一整天的垃圾,然后再把废品卖给回收公司。贝特拉希亚位于加沙北部,靠近加以边境围栏,经常发生动乱。

他们喜欢到贝特拉希亚,因为可能会在那里找到以色列的武器弹药残留下来的铅,但也很危险,可能会引得对武装分子袭击非常谨慎的边境警卫开火。

加沙社区精神卫生心理学家阿依达•卡萨卜说:“大多数童工都会沿着边境围栏的小区捡垃圾,而那里是最贫穷的地区。”

“有些孩子只有五岁,但他们被迫去做不适合他们年龄、身体或心理状态的工作。”

14岁的阿克拉•萨义德表示,他已经捡了几年的垃圾,但现在想出去,想“学一门有用的技能”,从而改善父母和四个兄弟姐妹的生活。

他获得了瑞士儿童救助机构Terre des Hommes的帮助。这是一家非政府组织,专门为家庭提供帮助,让孩子重返校园或学习职业课程。

该机构的加沙代表基塔姆•阿布•哈马德表示:“童工现象反映了加沙地带的经济和社会形势。”

她说:“加沙没有就业市场。”

巴勒斯坦民主与冲突解决中心伊亚德•阿布•胡雅尔表示,巴勒斯坦法律禁止15岁以下的儿童工作,但“很少实施”。

他表示,由于统治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和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间存在分歧,上述法律的执行受到了阻碍。

他说,部分雇主也利用这些分歧,经常强迫孩子每天工作12小时,工资却只有少得可怜的20谢克尔。

哈马斯社会事务部负责儿童事务的海姆•阿尔-哈尔哈维表示,现状还远未达到改善的程度。

她表示,每打一次仗,“都会加剧贫困,童工数量也越来越多”。

以色列官员认为,哈马斯统治及其对以色列一直以来的激进态度是造成加沙持续经济危机的原因。他们还表示,由于哈马斯不断企图重建用于恐怖袭击的基础设施,以色列被迫严格限制进入加沙的建筑材料。

哈马斯的军事资源得到进一步发展,上周试射了32枚火箭弹,还一直在重建攻击以色列的地道网络,为将来与以色列之间的冲突做准备。最近几周,以色列已经发现了两条由哈马斯在以色列边境和境内挖掘的攻击地道。

————-

相关阅读:

加沙墙上的战争文字

福布斯:哈马斯为全球第二富恐怖组织

辛贝特前主管:以色列需减轻加沙财政困境

加以边境新防护网将在两年内完工

哈马斯袭击以色列的地道再现 下一轮冲突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