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冲突、欧洲抵制以色列、反犹情绪等似乎都没有影响中国投资者对以色列的热情,以色列Cukierman投资公司的董事长顾克文(Edouard Cukierman)表示,欧洲投资者受政治因素影响较大,但中国投资者着眼的是以色列的商机,青睐这个创业国度的创新技术。从中犹友好交往的历史来看,中以合作的热情不会受以色列政治局势的影响。

由Cukierman投资公司和 Catalyst基金共同主办的年度国际商务论坛“走向以色列”(Go4Israel)将于周一举办,会议主要探讨如何在企业、企业家和国际投资者之间进行募资活动并建立商业战略联盟。顾克文向以色列时报记者表示,预计将会有近一千名来宾参加会议,其中约三百人来自以色列国外,外国与会者中大部分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虽然近期巴以冲突不断升级,但从活动报名情况来看,至今没有收到任何因此取消行程的参会者。

顾克文介绍道,今年的论坛将重点关注企业跨国收并购、高新科技、传媒与通信、医疗技术、以色列-中国商业合作、房地产、生物制药、绿色科技、社会影响力投资、以色列-欧洲商业合作和以色列的国际影响力等议题。本次大会还将设有一个特别活动,为数个精选的科技公司提供一分钟的展示机会(Elevator Pitches),向投资者简短介绍他们的先进技术和产品。今年的论坛依然会设置“走向中国”(Go4China)环节,并且安排到了上午进行,而不是和去年一样作为下午平行分论坛中的一个。

顾克文说,近年来中以合作的升温大家有目共睹,公司的业务重心近年来也逐渐转移到了中国,公司首席执行官哈盖∙拉维德(Haggai Ravid)举家迁到中国常州就是最好的例证。

和欧美投资者比,中国投资者的胃口更大,愿意投更多的钱。在以色列方面,这里的企业没有本土市场,所以庞大的市场对以色列企业非常吸引。即使是已经在欧美市场占有一定份额的以色列企业,他们也想打进中国这个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市场。以色列企业家都是有国际视野的,不会只依赖某个地区,特别是在以色列面临特殊的政治环境的情况下。所以现在的以色列企业更愿意把资源和精力放在中国市场。但对他们而言,由于语言、文化等的障碍,进入中国市场很不容易。因此以色列企业对进入中国市场的相关协助的需求也很大。

拉维德谈到他在中国工作的感受时表示,和一些欧美媒体的报道不同,中国媒体对以色列的报道是客观真实的。中国人对犹太人也非常友好,几乎没有反犹历史。二战时期上海收留了那么多犹太难民就是最好的例子。中国对以色列技术也非常欢迎,“在常州,连出租车司机都知道以色列技术很强。”他说。

他说,以色列企业一开始对中国市场是有怀疑和顾虑的,但在近几年来,这种现象在慢慢减少和消失。现在的企业总裁们对巨大的中国市场非常感兴趣,虽然存在挑战和困难,但以色列企业家对成功的欲望非常强烈,必须成功的信念是企业家的强大驱动力。

“对很多企业家而言,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不是问题,问题是什么时候成为比尔•盖茨。”拉维德说,“以色列企业家具有开拓精神,十多年前,最先到东欧开拓市场的不是别人,而是以色列企业家,这是很好的以色列企业家开拓处女地的例子。现在中国市场对以色列企业而言,也和当年的东欧一样,是有待开垦的处女地。”

拉维德说,但和欧美的合作相比,和中国企业的交涉过程中总会有些预想不到的情况,甚至一个谈好的合作有可能在最后一分钟出现变卦。在美国也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他们会给出明确的原因。而在中国,原因可能就是领导决定不合作了。“这是截然不同的做事方式。以色列和中国之间虽然有障碍需要克服,但是和美国的合作也一样有障碍,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到美国和欧洲市场时也遇到很多问题,是和中国不同的问题,但是障碍和鸿沟是可以克服和跨越的。”他说。

对此顾克文非常认同,他认为以色列人不惧怕风险,勇于挑战新的环境,面对中国这个新的市场,以色列企业愿意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资源,中国市场甚至已经成为很多以色列企业的重心。虽然还没有很多企业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研发产品,但是已经有几家企业这样做,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功。获得阿里巴巴投资的视觉码公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顾克文说,Cukierman投资的切割技术公司Lamina是一个拥有成熟技术的公司,现在他们想利用募得的资金在中国建厂房以及分销网络,这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这些公司没有把百分之百的精力和资源放到中国市场,但是这是一个趋势。

“我们的基金目前意向投资的四家企业中,每家企业对中国市场都有自己的兴趣点和进入中国市场的计划。”

不少媒体称中以关系现在正处在蜜月期,对此,拉维德称:“蜜月期一般比较短,但是中以合作潜力非常大,越来越多以色列企业到中国设点,这个蜜月期会持续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