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很多以色列科技企业来说,中国是新的应许之地,可以在那里为以色列国内研发的技术找到投资资金和庞大的客户群体,而那些技术又能面向更大的群体进行扩展,创造巨大利润。此外,中以政府还为中以合作提供了诸多支持,包括资金支持,如双方都对孵化器、加速器以及高校研究项目等进行投资,以推动中国对以色列的技术引进。

总而言之,中国看起来是个非常适合以色列初创企业做生意的地方。

那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大本营设在中国的资深专家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表示,很多地方都有问题。“我来以色列是为了向中国引进以色列企业,但你们当中的95%都不适合。”宾威廉上个月在“Silicon Dragon”活动上对一屋子以色列企业家如是说。各企业可以在该活动上获得第一手资料,了解需要通过哪些可行措施才能打入中国市场。该活动由“Silicon Dragon”团队和以色列律师事务所Tadmor & Co. Yuval Levy & Co.主办。

丽贝卡•范宁(Rebecca Fannin)是“Silicon Dragon”团队的创始人。“这是我们在以色列举办的首次活动,我们也将中以合作视为科技领域的未来趋势之一。”范宁说,“国家、行业和企业家之间的合作越密切,对每个人就越好,这也是‘Silicon Dragon’和我们在世界各地举办其他类似活动的目标所在。”

真实情况

合作是好的,但宾威廉在活动上展示了外国企业在中国做生意时真正会遇到的具体困难。宾威廉是中国SOSv公司合伙人之一,该公司是一家风投机构,是“加速器的加速器”,在中国和美国为多个行业的初创企业开展了数个项目,包括HAX、IndieSF & IndieEU以及被认为是中国顶级加速器项目的中国加速(Chinaccelerator)。其中,HAX位于深圳,是全球最大的硬件、物联网和联网设备加速器项目; IndieSF & IndieEU是全球首个专注合成生物的加速器,其企业可以在“没有奶牛和猪的情况下产出牛奶和猪肉”。过去十年来,SOSv已为300多家初创企业提供资金,并通过其中所获收益,跻身全球风投基金前5%。

宾威廉说,他不是怀疑以色列科技企业在中国的成功几率,他只是根据自己在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19年的工作经历,用现实的眼光看问题而已。通常企业家成功的原因之一在于他们能够遵循自己的“直觉”,根据经验和知识就如何处事做出推测。“在西方,按照直觉行事通常会给你指明正确的方向,但那些直觉在中国给你指的方向却是错的。”宾威廉说,“你在以色列和西方国家熟知的规则不适用于中国,你必须得把中国看成另外一个有着自己运转规则的小宇宙。但这也不是说你不能成功,只是你必须意识到中国有不同的游戏规则。”

出现不同规则部分是由中国不同的科技经济决定的。宾威廉说:“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移动先行、移动唯一市场”,手机用户超过6亿人口,占中国6亿多互联网用户的99%。手机和移动业务市值在十年里从30亿美元飙升至超过7000亿美元,而且仍在继续增长。

理论上,中国像是以色列科技企业的天堂,其中很多发展最快的科技领域似乎为以色列创新进入中国提供了成熟的时机。宾威廉表示,由于零售基础设施的缺乏,通过互联网进行购物的电子商务在中国做得很大。

移动游戏也是中国一大赚钱业务。“中国大部分收入都来自游戏和电商。”

由于中国的信用卡和银行业务处于黑暗时期,因此P2P贷款需求量也非常大,即个人与个人之间在移动应用上进行借贷交易,再通过他们的手机账号还款。中国还有着巨大的社交应用市场,“社交媒体的创新应用可领先半年到一年半的时间”,宾威廉补充道。

以色列有多家科技企业是上述领域的专家,但作为初创企业,他们一点机会也没有。“以色列主要是硬科技,但中国不关心科技,我们在意的是商业模式。中国还没有出现任何扎克伯格式的人物,也不可能出现。”宾威廉说,“在中国,重要的是你有多少钱,认识多少人,包括普通群众和当权者。当年扎克伯格有技术,但他年纪轻轻,没有多少钱,也不认识一大批可以帮助他成功的人。”因此,年轻企业家很难在中国取得成功,特别是从国外来的年轻企业家。

实际上,作为中国科技经济的中流砥柱,大部分移动市场都掌控在三家企业手里,每一家都有着超高市场价值,百度每年的市值为740亿美元,阿里巴巴为2060亿美元,腾讯则为1830亿美元。上述三家企业有钱有人,在游戏中可始终走在前面,基本能够形成隔绝竞争的“长城”。

但认为自己能通过与上述企业巨头合作来取得成功的以色列初创企业应该三思而后行,因为中国大型企业和他们熟悉的大型企业毫无相似之处。

“我记得几年前腾讯旗下共有519个产品团队,每个都像是独立公司。他们每个团队有自己的首席执行官和资源,他们的目标就是征服世界。如果他们走上了征服世界的道路,他们就会获得更多资源。他们的目标是破坏所有竞争,包括阻挡他们前进的初创企业。”

“精神导师”

所以以色列企业家在中国能有什么发展机会?唯一的出路就是求助知道游戏规则以及能够找到机会的“精神导师”,而宾威廉相信自己已经在微信找到了这个发展机会。“几年前,腾讯改变了想法,与其毁掉初创企业,还不如和他们合作。在中国加速项目中,我们已经发展了数家初创企业。通过这些初创企业,我们可利用微信平台把社交活动转化成利润。”

但随着腾讯和其他大型企业试着开始在更加高端的科技领域如大数据展开竞争,他们意识到自己需要一点外部力量的帮助。“在中国,大家不重视数学家,所以很难找到擅长算法的人。”宾威廉说,“这听起来很讽刺,但中国人的数学并没有非常出色。中国好的数学家都跑到了西方,因为那里的薪酬要高得多。”

他接着表示:“这时候,你们就有了用武之地。”由于各种移动应用和数据收集的出现,腾讯这类企业淹没在了数据的汪洋大海中,“但他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于是,以色列技术专家和大数据初创企业就有了为亚洲地区“下一个十亿人口”研发应用和服务的机会,现在该地区就已占据国际科技领域支配地位,而且人口仍在持续增长。

以色列企业家拥有中国企业需要的技术这一事实将能遏制中国首席执行官普遍存在的竞争直觉,避免本土企业遭遇中国企业面临的病态恶性竞争。作为深谙游戏规则的一员,宾威廉相信适合的企业能够成功,而那些成功的企业将能利用机会进入更大的市场。

但希望在中国取得成功的以色列科技企业需要快速行动起来。

“我个人完全赞成不公平优势,而引进以色列科技和编程技能肯定会给任何一家与以色列初创企业合作的企业带来不公平优势。”宾威廉表示,或许这就已经足以支撑以色列初创企业在有史以来最艰难的商业环境中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