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企业都急切想在已长时间与外界经济隔绝的伊朗开发其市场潜力,但专家表示在这个伊斯兰共和国做生意仍将是巨大的挑战。

作为对伊朗限制核项目发展的回报,国际社会将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因此伊朗与核问题六国上周在维也纳达成的协议为跨国企业提供了新的商机。

签署协议的墨水还没干德国就宣布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西格玛•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将在周日带领“由工业和科学代表组成的代表团”前往伊朗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

德国经济部表示,德国各行业对与伊朗恢复正常及加强合作关系具有浓厚的兴趣。

法国外交部部长洛朗•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和意大利经济发展部部长费德丽卡•吉迪(Federica Guidi)也计划在该核协议签署后访问伊朗。

但尽管在这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协议签署后出现了一派热闹景象,分析人士仍表示伊朗不是外国企业理想中的黄金国度。

位于伦敦的咨询公司IHS分析师菲拉斯•阿比•阿里(Firas Abi Ali)表示:“在伊朗做生意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改变,因为伊朗仍在采用过时的法律系统和严苛的劳工法,还缺乏和跨国投资商打交道的足够的经验。”

法国企业尤其是汽车行业已在伊朗站稳了脚跟,虽然他们在从2006年开始实行的国际制裁中损失惨重。

德黑兰投资机构Turquoise Partners Group负责人拉明•拉比(Ramin Rabii)表示“能在制裁解除后立即受益的是那些现在已经在伊朗的企业。”这些企业包括法国达能集团、空中客车公司和路易威登集团。

法国汽车制造商标致雪铁龙在2012年放弃了作为其第二大市场的伊朗,目前正在和伊朗本土汽车制造商霍德罗(IranKhodro)就恢复合作关系进行洽谈。

标致雪铁龙表示该核协议“将会推动正在进行的洽谈取得重大进展。”

德国BDI工业联盟相信,由于伊朗工业现代化特别是石油领域的需求,中期内对伊朗的出口量将增长四倍,出口总额将从2014年的24亿欧元飙升至超过100亿欧元(约合109亿美元)。

意大利出口商在制裁前对伊朗的出口总额达11.5亿欧元,其中机床贸易占主要比重,意大利相关报道援引出口信贷公司Sace 的数据预测,2018年的出口总额将达到40亿欧元。

对大型企业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让伊朗重新进入全球银行交易系统SWIFT,让在伊朗的企业能够直接把资金转入或转出伊朗。

伊朗其中一个亟需投资的领域就是正在勉强运转的石油行业。

伊朗是世界第四大石油储备国,但自2012年来,伊朗每天的石油日产量已跌至不到300万桶。

石油出口量几乎减半,从2011年每天250万桶跌至现在每天130万桶。

伊朗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储备国,去年天然气产量位列全球第四。

伊朗石油部部长比扬•赞加内(Bijan Zanganeh)表示:“我们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利用国内外资源开发我们的石油和天然气田。”

他表示伊朗想要“加快”石油化工行业的发展,但专家表示外国能源公司在伊朗面临着众多障碍。

全球风险顾问公司Verisk Maplecroft 分析师托布约恩•索尔特韦德特(Torbjorn Soltvedt)表示:“虽然该协议将特别为外国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提供各种各样的机会,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伊朗解除制裁后的发展环境将和以往一样充满挑战。”

“虽然伊朗在财政方面不断放松对石油和天然气企业的规定,但政府相关石油部门人浮于事,效率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