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国家审计长周三发布的一份关于住房危机的报告称政府是导致住房成本高居不下的罪魁祸首,尖锐地指出是以色列繁缛的官僚体制和政治僵局导致了住房稀缺,进而拉高了房价。

政府数据表明,2008年至2013年12月期间,购买一套公寓的实际成本暴涨了55%,每月的租金则上涨了30%。随着买房需求有增无减,房价飙升成为了以色列近年来最令人头痛的问题,时有抗议生活成本过高的示威活动爆发。

该报告的发布时间距以色列大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其或能通过强调经济问题,助力反对党掰倒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

该报告出自国家审计长约瑟夫•沙皮拉之手,重点抨击了以色列规划部门未能满足住房市场需求的蜗牛办事效率,其中内务部和以色列土地管理局受到点名批评。

该报告指出:“从提交(房屋施工)方案到(以色列土地管理局)的规划委员会再到房屋完工竟耗时约12年。”

审计长表示,规划程序的每个步骤都拖沓冗长,效率低下。

“以色列土地管理局没有年度或多年期工作计划,因此无法对所需的房屋数量进行建设规划。以色列土地管理局向多个地区规划部门提交的规划方案都不符合当地的住房需求。”

结果导致“近年来,规划委员会允许建设的住宅单元和市场需求竟存在高达数万的差异。规划部门的数据已经非常老旧,和实际需求的住宅数相差约5万户”。这个数据表明了市场需求和历经数年调查才得以批建的住宅户数的差异 。

而规划方案的批准进程“也会拖延很长时间——约五年半。中部地区更甚,需要七年多的时间。”而这仅仅是花在批准规划方案上的时间,还不包括施工招标或对已批建房屋进行施工耗费的时间。

根据陶布中心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报告,以色列耗时数年的规划程序在其他发达国家只需数周或数月就能完成。

但该报告指出,房地产系统中的硬伤不止以色列土地管理局,其将矛头直指内务部。

该报告表示,由内务部规划管理局负责的TAMA 35国家住房总规划的推进过程“已经延迟了好几年。”

报告显示,即使是在政府保护伞下推出的全国住房规划新项目,负责审核大规模居民区建设的内务部也未能协调好相关提案。

审计长表示:“内务部对规划库存(即正在规划的公寓数)的规模并不了解,也不清楚有多少批建的住宅单元已真正可以动工。”

该报告还指出,不同的政府机构没有互相告知自己正在做哪些工作,没有把建设规划和市场需求联系起来,也没有实时追踪以色列的总体住房情况。

结果连“政府在住房需求和房价方面的数据都是不完整的,而且数据质量堪忧。”

该报告批评道,房地产领域的大量研究工作都是由以色列央行的研究部门开展的。

“以色列央行自己有法律规定的职责,不能指望其在房地产领域起到中心作用。”

报告还发现,甚至连强大的财政部规划单位也染上了信息收集和分享不足的毛病,尤其是“税收政策对住房短缺的影响方面”。

虽然住房成本激增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些官僚机构,这份长达300页的报告还用大量篇幅批评了政治阶层未能纠正这些由体制造成的缺陷。

如总理任命的“内阁秘书处”的职责是协调各政府机关的工作,“但其压根没有系统性地跟进内阁决策的实施,而内阁很多决策都没有得到实施或者实施出现延迟。”

当2008年开始出现住房危机时,奥尔默特总理领导的内阁“没能采取措施处理暴涨的住房成本以及越来越严重的危机。”

该报告指出,仅到2010年七月,“即内塔尼亚胡领导的以色列第32届内阁成立一周年之际,政府就发现必须要控制房价飙升,并应切切实实制定出降低房价的政策”。

但这个对住房危机的新认识却没有转变为有意义的行动。

正如报告所言:“政府部门没有在多年期战略工作计划的指导下工作,也没有和参与建设必需住宅基础设施的机构相互协调,制定政策目标。上述现象在不同机构中都存在,而这些机构中都没有协调部门。”

报告中只覆盖了2013年年末之前的住房市场数据,因此任期为20个月的上届政府超过一半任期的数据都没有包括在内。

在该报告发布前几个小时,受到报告批评的机构的监管部长反驳道,在他们看来,如今的情况已经得到了大大改善。

财政部前部长兼未来党领导人亚伊尔•拉皮德表示,该报告表明直到2013年政府成立内阁特别委员会处理住房危机,内塔尼亚胡都未能成功解决该问题。

“以色列的住房危机是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党忽视住房问题导致的直接后果。数年的耽搁、无所作为和腐败导致房价肆无忌惮地上涨。”他在一份声明中如是说。

利库德党则在一份声明中称该报告“十分重要”,并表示其将能够帮助新一届政府把建议付诸行动。

该声明指出:“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政府在控制房价方面也大有成就,虽然需要完成的工作还有很多。”

住房部长乌里•阿里埃勒在一份声明中呼吁沙皮拉加速再发表一份包含即将卸任政府任期内数据的新报告。

“审计长的报告表明住房部长阿里埃勒和犹太家园党自上任时就已正确认识到了(报告中点出的)失职之处,并知道如何采取措施弥补往年造成的损失。”犹太家园党在其一份声明中强调道。

该声明指出,阿里埃勒任职期间,住宅户数在2014年史无前例增加了5万户,而前几年每年的增加量只有约3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