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以色列高科技企业来说,2015年是发展大好的一年。

全年共完成104桩不同类型的退出交易,为科技企业及其投资者创造了超过90亿美元的价值。风投机构投资的企业退出交易创十年新高,平均并购价值远高于2014年。确实,以色列科技企业的投资商在2015年有了更高的要求。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IVC)一份报告显示,和往年相比,他们今年的目标变成了:完成更多交易、创造更高价值、投资更多企业。

上述数据出自以色列风投研究中心周一发布的年度《退出报告》,由该研究中心与 Meitar Liquornik Geva Leshem Tal律师事务所合作完成。报告显示,2015年完成的三大退出交易占退出收益总额的30%,每笔交易价值均超过5亿美元。其中,跨国金融技术公司D+H以12.5亿美元收购Fundtech,独占2015年退出总收益近14%的比例。HeartWare紧随其后,以9.29亿美元收购Valtech;ProQuest则以5亿美元收购Ex Libris。

但报告同时指出,2015年发展更上一层楼的企业也变少了。由风投机构投资的退出交易创十年来新高,共完成50多桩交易,为科技企业和投资商创收49.8亿美元,甚至高于2013年的40.4亿美元,其中包括谷歌以12亿美元高价收购位智,当年共完成52桩退出交易,仅低于2006年57桩退出交易的最高纪录。报告显示,2015年的交易规模同样惊人,每桩交易平均价值近9600万美元,比过去十年的平均交易价值高出47%,仅低于2013年创下的最高纪录1.06亿美元。

以色列风投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官科比•西玛纳(Koby Simana)将风险资金投资超高回报率归结于“风投基金近年来管理以色列投资组合公司的耐心和恒心。这些风投基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自己投资的企业充分发挥他们的潜力,其中很多风投基金都成功在过去两年启动了新的融资。通过分析,我们发现风投基金完成退出交易的平均时间正在不断延长,2015年达到9.5年,勉强未超出风投模式时间线。风投基金愿意按兵不动,等待投资的企业发展成熟,直到足以完成重大退出交易,而他们的心甘情愿似乎得到了回报,因为平均每桩交易的价值和股本回报率也在攀升。”

2015年的合并和收购也逼近最高记录,而跨国集团通常以上述两种方式吞并以色列初创企业。2015年共完成96桩并购退出交易,价值84亿美元,为十年来第三高,相较2014年(56.7亿美元)和2013年(63.5亿美元)出现显著增长。但2014年共完成99桩并购交易,高于2015年。也就是说,2015年并购交易的平均规模从2014年的5700万美元飙升至8800万美元,增长率为53%。

报告还指出,在2015年完成的并购交易中,有39桩交易价值居于5000万美元到5亿美元之间,并购总收益84亿美元中就有54.4亿美元来自上述交易,比2014年同一区间的41.7亿美元增长30%。此外,低于5000万美元的并购交易变少,但这一区间的平均交易价值也高于2014年,“进一步表明平均交易规模增长不是统计上的特例,也并非因数桩超大型交易的影响而得出来的结论,反映的只是并购活动的真实趋势。”

并购不只是把以色列企业卖出去,以色列对外国科技企业的收购其实占科技领域并购交易总量的30%。报告显示,24%以色列企业或与以色列相关的高科技企业都在本土投入部分并购资金,收购了26家以色列高科技企业,交易价值达11.8亿美元。

Meitar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阿隆•萨哈尔(Alon Sahar)表示:“2015年延续了过去几年来并购市场的重要活动趋势,即并购总交易额和平均交易额都出现增长。此外,增长数据还表明了企业在走到穷途末路时的准备就绪程度。虽然现在仍以收购企业人力资源和科技资产为主,但越来越多被收购的企业能够以母公司新部门的身份,真正进入市场,打造骄人业务,而这一事实则转化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价值的升高。”

与此同时,2015年首次公开募股退出交易有所减缓,仅占全部退出收益的7%,与2014年相比出现显著下降,后者上市占全部退出收益的27%。此前,外界一直认为以色列科技经济更能抵挡让全世界为之头痛的各种经济困境,如中国当前股市的崩溃(也对西方市场造成重击)和全球市场在过去八个月来的第三次投资恐慌,但现在越来越少以色列企业愿意通过上市在资本市场冒险或可至少部分归因于世界股票市场的不稳定。

报告指出:“交易数量低于预期,因为很多企业在看到全球整个首次公开募股市场,尤其是纳斯达克证交所,似乎不再为首次公开募股提供有利条件后,都把他们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束之高阁。”但在八家上市公司中仍有三家表现不俗,融资数额占2015年首次公开募股融资总额的70%。这三家企业(均在纳斯达克证交所上市)分别是生命科学企业Novocure(首次公开募股筹得1.65亿美元)、Chiasma(1.17亿美元)和清洁技术企业SolarEdge(1.45亿美元)。

Meitar律师事务所另一合伙人丹•沙姆加尔(Dan Shamgar)表示:“美国2015年的资本市场对首次公开募股的接受程度并不是特别好,因此只有一小部分企业选择在纳斯达克上市。展望未来,首次公开募股市场似乎将继续保持对多数企业紧闭大门的状态,至少在2016年头几个月是这样的。但并购市场将持续保持活跃状态。除已经收购多家以色列企业的‘老练收购者’如微软外,我们还看到了新买家加入以色列退出市场的新趋势。去年的买家新手包括印孚瑟斯和亚马逊等大型企业,我们相信还会有更多战略买家开展并购活动,从而帮助他们在以色列站稳脚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