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以色列《国土报》上周二报道,距上一次哈以战争一年半后,伊斯兰恐怖组织哈马斯重建了大部分跨境地道基础设施,加沙边境通往以色列地下通道的数量几乎逼近2014年夏天加以冲突之前的记录。

报道指出:“哈马斯在地道工程中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资金。据合理推测,现在加沙境内(通往以色列的)地道已经接近(2014年)护刃行动之前的数量。”

以色列国防部表示已在为期50天的哈以战争中摧毁了超过30条哈马斯恐怖袭击地道,其中近三分之一从加沙境内延伸到以色列境内,数条地道用于发动袭击。

哈马斯老牌成员拉赫曼•阿尔-穆巴沙(Rahman al-Mubashar)上个月在地道工作时死于坍塌。阿尔-穆巴沙是2006年参与绑架以色列士兵吉拉德•沙利特(Gilad Shalit)的哈马斯恐怖分子之一。当时一班恐怖分子利用跨境地道,从以色列境内沙利特所在的以色列国防军基地把他劫走。哈马斯上个月表示,“汗尤尼斯东部”的地道发生坍塌,阿尔-穆巴沙丧生。《国土报》上周二讽刺道:“加沙地带汗尤尼斯东部只有加以边境。”

以色列安全部门认为,哈马斯现在不可能又一次在加沙境内和周边地区挑起与以色列的重大冲突。但以色列国家安全机构辛贝特和以色列安全部队近期已发现哈马斯多次企图利用先进设备,从约旦河西岸实施大型恐怖袭击,包括绑架和杀害以色列人。2014年5月,约旦河西岸三名以色列少年遭绑架和杀害,引起一系列后续事件的发生,最终导致夏天的加以冲突,而《国土报》指出,不可低估类似情形发生的可能性。

以色列表示,自2014年哈以战争后,其一直试图通过科技解决地道威胁问题。但《国土报》表示,要想沿加沙边境修建可抵御恐怖袭击地道的科技围墙,成本约为28亿谢克尔(约合7亿美元),而当前的国防预算中并没有设置此类预算分配。

2015年8月,哈马斯放出一段视频,内容明显是加沙地带经过翻新的跨境地道基础设施,还包括一系列针对以色列国防军的军事装备和技术。同月,辛贝特表示,在一项与警察部队合作开展的行动中,被逮捕的一位哈马斯地道挖掘工作人员提供了大量信息,涉及哈马斯在加沙地带的地道挖掘工作及其未来对以色列冲突的战略。

一个月前,《以色列时报》报道了数百名工人在加沙多个地区挖掘地道,包括以色列境内地下、加沙地带境内和埃及边境。报道指出,以色列国防部门有人“提出这样的假设:护刃行动过去一年后,哈马斯可能已经至少修建了一条穿越国防边境、进入以色列境内的地道。哈马斯向地道挖掘工程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资金,还配置了重型机械设备。而上述假设完全站得住脚。”但报道还指出,由于“地道工程”部分“重要”材料紧缺,哈马斯的手脚被缚。

去年5月,犹太复国主义连盟党议员奥马尔•巴列夫(Omer Bar-Lev)表示,哈马斯正在扩展地下通道网络,其中一条或可进入以色列境内。巴列夫曾任以色列国防军精锐部队总参侦察营(Sayeret Matkal)司令,现任以色列议会外交与国防事务委员会主席。

2014年哈以战争期间,哈马斯武装人员数次通过地道进入以色列境内,埋伏以色列国防军部队,导致数名士兵死亡。战争结束两个月后,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彼得•勒纳(Peter Lerner)在2014年10月表示,哈马斯曾计划利用地道,在以色列境内发动大规模联合袭击。“他们计划把200名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放到平民中。如果计划成功,那将是一场联合作战。作战概念是利用14条可进入以色列的地道,每条地道至少派出10个武装人员,在以色列境内发动袭击,造成大规模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