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自然资源贫乏,以色列人常说他们国家最大的资源就是以色列人民,但这句话有几分真实?

世界经济论坛表示,这种说法确实有几分道理。世界经济论坛在刚发布的《人力资本报告》中指出,以色列在利用本国人才方面表现非常突出,为各个不同年龄阶段的群体提供了学习技术的机会,使他们有能力接受高薪职位,参与到高新技术的经济发展中。

通过对不同年龄层以及各种经济背景的人士进行考量,该报告旨在“评估过去和现在对人力资本投资的效果,进而了解一个国家未来的人才基础样貌”。

该报告共覆盖128个国家,以色列在其中的总排名为第29位。该报告考虑了教育系统中各年龄阶段的人数,对学校及项目质量的评价(由以色列专家和高级商业官员评出)、学生求学领域、经济参与度(劳动力数量、失业率及不充分就业等)以及其他问题。

以色列的排名较为靠前,超过了任何一个中东国家,位列其后的中东国家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总排名为第54位。但大部分欧洲国家都排在以色列前面,包括东欧和西欧国家,以色列位于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和希腊等欧洲国家之前,但排在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尔兰之后。

该报告指出,以色列在确保寻求高等教育的学生求学成功方面做得非常好,包括推进研究生教育的发展。

“由于24岁到54岁核心工作人口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很高,以色列高技术就业比重高达49.7%(总排名第四位),且相对较易招聘到技术工人。”该报告表示,“虽然以色列失业率为中东地区最低,但15岁到24岁工作群体的失业率为11%,而其未就业青年、或未参加教育或培训的比例也相对较高,为15.7%。”

世界经济论坛没有按照不同群体计算劳动力参与率,但以色列的多个研究都显示以色列相对较低的就业比例是因为大量适龄工作的阿拉伯女性和极端正统犹太教徒要么就是没有参与工作,要么就活动在以色列大规模的地下经济中,赚取“黑钱”(据相关人士估计,以色列近20%的经济活动都未上报)。

例如,耶路撒冷以色列研究所2011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居住着大量阿拉伯人及极端正统犹太教徒的耶路撒冷的就业比例为46%,低于海法(59%)和特拉维夫(65%)。

如果按照不同宗教来计算就业比例,耶路撒冷世俗、传统以及虔诚犹太人士的就业比例在64%到68%之间,而整个国家这一比例为66%到72%之间。极端正统犹太教徒在耶路撒冷及全国的就业比例分别为48%和51%。

该报告表示,若想获得持续发展,以色列和其他所有国家都应重新思考在职业、教育及上述两者关系方面的战略和理念。

该报告指出:“ 21世纪连接创新、竞争力和发展的关键因素是人才而非资本。”

“解决当前机制面临的挑战需要全面彻底进行反思:学习、工作和实现个人潜能有何意义、企业应如何为人才设立计划并对其进行投资、教育的传播方式及其内容和时间以及政府应如何在解决当前短期问题的同时子孙后代的需要进行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