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以色列国防军军官称,3名以军步兵在加沙战争结束不久后自杀,数百名士兵出现疑似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症状。

以军心里健康中心主管上校凯伦•吉纳博士告知以色列国会监察委员会,军队正与1000名在战斗中受伤或是参与激烈交战的士兵接触,请他们谈亲身经历和感受。70%的士兵接受了这一邀请,其中约70%被列入创伤后应激障碍检查名单,以接受进一步治疗。

吉纳博士称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一般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减轻。

虽然以军因未能更快速有效开展精神健康援助而受到批评,但国会军队人力资源下属委员会对“护刃行动”中军队的表现进行评估,对在长达50天的军事行动过程中及结束后以军为减少创伤后应激障碍症所做的努力给予了肯定。

以色列国会外交事务与国防下属委员会主席奥摩尔•巴尔-勒夫议员表示以色列国防军所做的创新性工作值得肯定。

据精神病专家吉纳博士称,大多数进入加沙战场的士兵接受了8小时的心理健康课程,她将其形容为“心理健康急救。”

他们教士兵识别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信号,使用工具与战场上的战友保持密切联系。吉纳博士表示,几分钟内士兵便可根据战友的战斗状态通知他们撤回。

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将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疑似症状的士兵从战场上带回。吉纳博士将其比喻为看恐怖电影时凶手持刀接近浴帘时按下暂停键。

吉纳博士强调军队心理健康部门对士兵进行单独治疗。让士兵相信自己正在经历艰难的时期,但是创伤在几个月之后能够恢复,这很重要。“我们希望士兵能够视自己为英雄”,吉纳博士说。

她继续说道,仍未得到解答的问题是如何判断联系出现疑似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士兵的最佳时机。

目前,以军已计划让所有的心理健康专家投入对预备役及正在服役的士兵进行为期两周的筛选治疗项目。

她声称以军已通知各级指挥官,需要帮助的士兵或他人告知需要帮助的士兵将会立刻得到帮助。

未出席会议的国会议员奥费尔•沙拉赫给吉纳博士留下了一张纸条,声称他的儿子在伞兵精英部队服役,经历了激烈的交战,却没有任何心理健康医护官员联系他。

在八月份和九月份,也许是因为战斗之后的精神压力过大,三名经历了加沙战争的吉瓦提步兵旅士兵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吉纳博士称,军队目前还不能确认士兵自杀的原因是否和战斗经历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她表示“我们会将其看作是与此次军事行动有关。”

weixinqrcod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