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癌症协会的数据显示,前列腺癌是美国男性最常见的癌症,仅次于皮肤癌,也是造成美国男性癌症患者死亡的第二大原因,仅次于肺癌。美国在2016年新增近19万前列腺癌病例,约2.6万前列腺癌患者死亡。

前列腺癌一般可以通过检测血液中的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在症状出现之前发现,其中PSA是由前列腺细胞分泌的一种物质。血液中PSA含量高则表明可能患上前列腺癌,而如果血液测试发现PSA含量过高,医生通常会给患者做活体组织检查。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因为正常细胞和癌细胞都分泌PSA,其他原因也可能导致PSA含量过高,未必就是癌症,如年龄、前列腺炎症,甚至包括骑自行车。但当医生发现患者的PSA含量很高时,为了安全起见,他们通常会给病人做活体组织检查。

“美国一年约进行150万例活体组织检查。”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克利夫兰诊断公司(Cleveland Diagnostics)首席执行官阿尔农•切特(Arnon Chait)表示,“其中70%的检查结果都是阴性的。”

这对患者来说是个好消息,但每次活体组织检查的成本约达4000美元,医疗服务机构可开心不起来。

因此,克利夫兰诊断公司正在开发相关技术和试剂盒,可以识别专门由癌细胞分泌的PSA。其中,克利夫兰诊断公司由生于以色列的切特和他的合作伙伴鲍里斯•扎斯拉维斯基(Boris Zaslavsky)在2013年成立。

“我们看的不是血液中的PSA含量——这并不是检测癌症的特定指标。”切特说,“我们的检查关注的是:这类PSA从哪里来——正常细胞还是癌细胞?该技术将能帮助医疗机构节省数十亿美元,患者也不用进行无谓的检查。”

切特表示,新型检查技术IsoPSA预计将在今年最后一个季度进入市场,可以取代医疗中心当前在筛选过程中采用的PSA检测。

切特表示,同一技术还能用于其他疾病的诊断,如检测乳腺癌和卵巢癌、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诊断等。

“诊断过程采用相同的技术,但会利用试剂盒里不同的自定义化学试剂检查不同的蛋白质。”他说,“而且通过检测生物标志物蛋白质结构和状态的变化,我们所有的检查都与背后的疾病生物学紧密联系在一起。”

同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是克利夫兰诊断公司最大的股东和临床合作伙伴。前者是一家非营利性学术医疗中心,也是美国最大的医疗机构之一。特拉维夫证交所上市公司Merchavia控股与投资有限公司也是克利夫兰诊断公司的投资者之一。

切特创立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一个跨学科实验室,还在多所大学担任多项学术职位,包括塔夫茨大学和凯斯西储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