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表示,人打呼的原因不尽相同,但所有打呼的人都会发出呼噜声,而内塔奈尔•埃亚勒(Netanel Eyal)和约尼•巴扎克(Yoni Bazak)表示,呼噜声反过来会给同处一室的其他人造成不适。他们声称已研发出世界首项可全面解决打呼问题的技术。

“我们的Silent Partner智能鼻罩可降低所有打呼者的呼噜声,无论他们打呼的原因是什么。”埃亚勒说,“其他解决方案只对部分打呼者管用,或者用起来太麻烦,需要使用带子或连接大型仪器。而我们的技术是世界等待已久的产品。”

该产品在众筹活动中获得良好反响,很好地证明了埃亚勒和巴扎克所研发的技术的重要性。Silent Partner在Indiegogo平台上的众筹才进行到一半,就已筹得18.5万美元,超出预期目标4万美元463%。

埃亚勒表示:“该鼻罩采用消噪技术,生成虚拟盒子,在呼噜声扩散前进行消音。”

“如果可测得正常打呼者发出的呼噜声为60分贝,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噪音了,Silent Partner可将呼噜声降低到40分贝以下,后者是大多数人都能轻松忍受的噪音程度。”

埃亚勒接着表示,多项研究都支持上述说法,包括佩塔提克瓦贝林松医院进行的一项研究。

Silent Partner采用的有源噪音消除(ANC)技术已问世数十年,但主要用于防止外部噪音进入人耳。例如,昂贵的入耳式和头戴式耳机采用有源噪音消除技术提高音质听感,降低听者的周围环境噪音,让他们能够更好地把注意力集中到音乐上。而Silent Partner利用该技术,把噪音集中在靠近嘴巴的虚拟区域。

Silent Partner的技术可感应呼噜声的振幅和频率,实时向检测到的声音发出一段倒置相差声波。根据相消干涉物理现象,相反振幅的声波在本质上可互相压制和抵消,从而生成一段振幅要低得多的声波,所以可保护听者免受原来高频噪音的伤害。

埃亚勒说:“这和同一领域其他企业研发的其他技术相似,如总部位于雷霍沃特的Silentium,但我们的解决方案经过优化,可在非常短的距离内使用,因此鼻罩的有效作用距离可短至离嘴巴20厘米,而鼻罩内含芯片,可判断应释放何种声波。”

其实,Silent Partner的技术相对简单,至少对经验丰富的物理学家以及计算机怪才埃亚勒和巴扎克来说是小菜一碟,但至于此前为什么没有人想到这项技术,将其用于解决打呼的问题,他们也百思不得其解。

“可能是因为大部分解决方案都和医学有关,试图通过诊断打呼原因和治疗来降低呼噜声。”埃亚勒说,“我们是医学不可知论者,因为我们没有利用任何一种方式解决打呼的医学问题,我们只关心噪音问题。”

埃亚勒和巴扎克表示,于是Silent Partner用户在鼓励下去看了医生,确定他们的打呼是否存在医学原因,因为打呼可能是严重疾病如睡眠呼吸暂停的预示症状。但他们强调,打呼有很多与疾病无关的原因,从睡觉姿势到打呼者下巴构造不等。

“很难找到一款对所有打呼者都适用的产品,因为人打呼的原因各种各样。”埃亚勒说,“由于Silent Partner关注的是噪音这一共同现象,所以不管打呼者如何打呼、为什么打呼,我们都能提供一项降低呼噜声的解决方案。”

打呼解决方案有着庞大的市场。仅美国就有9000万成人或多或少存在打呼现象,其中3700万人有习惯性打呼行为。在世界范围内,每年减轻打呼的产品的市值就达数亿美元。

因为Silent Partner不含医学诊断过程,因此无需获得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的使用许可。该产品在以色列设计,在中国生产制造,将于2016年年中准备出货。

但埃亚勒和巴扎克也确实看到了该产品的医疗作用。“很多有打呼问题的老年人通常需按要求在睡眠实验室进行一系列测试,连接记录他们打呼程度以及其他数据的仪器,判断他们的打呼是否由疾病引起。我们的产品可轻易配置记录上述数据的传感器,所以该系统可用于诊断打呼是否涉及疾病问题,让害怕在医院过夜的人能够以更舒服的心态完成必要的诊断。”

除Indiegogo外,埃亚勒和巴扎克还获得数位天使投资人投资,在以色列科技圈也拥有一大批粉丝,包括创业专家兼以色列信息应用Curiyo首席执行官鲍勃•罗森切恩(Bob Rosenschein)。他表示,埃亚勒和巴扎克“通过一种非常酷炫和独特的方式,帮助人们在更加安静的环境中入睡。他们将能帮助数百万人睡一个好觉。”

罗森切恩没有说他自己是不是那数百万人中的一个,但如果他是的话,Silent Partner能帮上他的忙,巴扎克表示,“我们想帮助你、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以及世界上数百万人享受安静的夜晚,提高你们的睡眠质量。我们研发的产品将掀起一场革命,能够消除让我们所有人都饱受折磨的呼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