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隐身,那将会是什么样子?在赫伯特•乔治•威尔斯(H.G. Wells)1897年所著的科幻小说《隐形人》中,一位科学家发明了一种可以隐身的药水。尽管一开始的意图是好的,但他逐渐迷失在纵火、偷窃和谋杀中。书中的那位科学家意识到“隐形人拥有非凡的能力”,于是他开始利用他人,慢慢丢掉了自己的良心。

现在还没有能让人类肉体隐身的技术,但通过下载Tor软件,匿名畅游暗网还是可以做到的,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隐形”。匿名使用暗网是好是坏以及暗网用户是否容易犯罪和堕落成为了以色列新纪录片《暗网深处》(Down the Deep, Dark Web)的主题。该片于7月16日在耶路撒冷电影节上首映,随后将在以色列第一频道播出。

《暗网深处》时长一小时,由杜奇•德罗尔(Duki Dror)和察希•希夫(Tzahi Schiff)执导,以色列裔美国电影制作人尤瓦尔•奥尔(Yuval Orr)配音,探究了关于暗网是非常恶劣的存在的争论,但后来话锋一转,又表示暗网可能是在数字时代获得自由的唯一希望。

在影片开头,奥尔接触了一位名叫达诺尔•科恩(Danor Cohen)的白帽黑客。在特拉维夫一条阴暗的街道上,分布着多栋公寓大楼,科恩似乎正在入侵公寓居民的个人电脑,而他们对此毫不知情。

科恩告诉奥尔:“我可以侵入方圆100米内的任何一部电脑。”更糟糕的是,“只要有足够的时间,黑客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什么能够阻止这一过程。”“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购买毒品或赃物、贩卖人口,甚至还能雇佣杀手。

《暗网深处》的一幕,尤瓦尔•奥尔使用暗网(图片来源:供图)

《暗网深处》的一幕,尤瓦尔•奥尔使用暗网(图片来源:供图)

该纪录片表示,99%的互联网都没有编入谷歌或热门搜索引擎的索引。这个99%称为深网。深网中包括暗网,由匿名网站组成,用户可以在其中交流,而且他们的活动不会被机关部门发现。

在片中,奥尔下载了Tor浏览器,开始在暗网冲浪,而他的发现令人毛骨悚然。除了无处不在的毒品和枪支外,还有信奉新纳粹主义、动物虐待和恋童癖的组织,甚至还发现了一个名为“食人咖啡馆”的食人族网站,口号是“人肉供应”。

以色列警察网络犯罪部门调查科主任尼尔•艾尔卡贝兹(Nir Elkabetz)告诉奥尔,越来越多犯罪行为从真实世界转移到网络。“为什么?因为人们认为在网络世界是可以匿名的,犯罪后不会被抓。”

奥尔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以色列第一频道最开始委托拍摄的是以暗网黑暗面为主题的纪录片。“但经过调查后,我们发现已经有很多关于这一主题的影片,包括VICE频道和BBC等制作的调查报道,我们可以添加的内容不多。”

因此,奥尔和他的团队决定在纪录片下半部分重点研究创建暗网的所谓隐秘无政府主义者和“志同道合”的积极分子。奥尔甚至还参加了隐秘无政府主义者在布拉格召开的会议,但禁止他拍摄,而这或许也在意料之中。

“他们没有发明(暗网),因为他们坚信人们可以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毒品,对吧?其中有一些别的东西——更深层的政治意识形态和理念支撑,而这是我们最感兴趣的方面。”

在柏林,奥尔和两位隐秘无政府主义者同乘一辆出租车出行,两人都没有露面,其中一人戴着滑雪面具,另一人则戴着防尘口罩和墨镜。

戴着滑雪面具的人解释道:“这是为了防范面部识别软件。”

根据纪录片,隐秘无政府主义者认为民族国家的形式气数已尽,很快将被自愿成立且没有压迫的分散式社区所取代。很多隐秘无政府主义者的真实身份是计算机程序员,开发加强隐私保护的软件,如比特币应用和VPN技术。

到处都戴着口罩似乎是很极端的做法,但其中一位戴着面具的隐秘无政府主义者解释了他这么做的原因。

这位男子自称“走私者”,他告诉奥尔:“思想的隐私就好比生物里的进化。你要有局部生态系统,其中的生物体需要不断进化。如果全体人类朝着一个方向发展,只要出现一处差错就会毁灭一切。想想希特勒统治下的纳粹德国,只不过到时是全世界都变成了纳粹德国,没有其他国家可以阻止它。”

当问及他是否过于偏执时,“走私者”答道:“你为什么会在家里挂上窗帘?为什么要锁门?人们因为自己被收集起来的数据而丧命。”他还举了纳粹利用政府登记的信息围捕犹太人的例子。

奥尔表示,他赞同上述两位隐秘无政府主义者的说法,并指出以色列和脸书及谷歌等大型企业都对我们犯下了大规模监视的罪行,并因此剥夺了我们的部分权力。

“我觉得应该提供一个平台,传达他们的想法。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民族国家观念渐渐行不通的历史阶段。从总体来看政治体系,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都拿不出多少可行的方案。现在大部分地区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偏向右翼和民粹主义的新法西斯世界秩序。”

奥尔在影片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我们都摆脱了民族国家的形式,会发生什么?是混乱还是新的开始?我们是到处偷窃和互相残杀还是可以构建和谐的世界新秩序?

“关键问题是,如果赋予人们利用技术做坏事的能力,他们会去做吗?”他问道,“隐秘无政府主义者和比特币支持者表示不会,大多数人的本性是善良的。即使可以通过技术做坏事,大部分人也不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