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50年来,西方国家的社会契约一直是:兢兢业业做一份有前景的工作,再加上一点运气和能力,你的财务状况便会慢慢好起来。

但是跟其他国家一样,以色列也在发生变化。以色列智库陶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Taub Center for Social Policy Studies)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尽管以色列如今的劳动生产率相比2001年提高了15%,但是非政府部门雇员的同期实际工资并未见增长。也就是说,虽然普通工人的产出增加了15%,但他们的购买力还停留在15年前的水平。

该研究作者吉拉德·布兰德(Gilad Brand)告诉《以色列时报》记者,实际工资停滞不前并非因为雇主没有增加员工工资,而是因为在过去15年,以色列的两种商品变得异常昂贵:住房和食品,其中以住房为甚。

以色列人均劳动生产率与人均实际工资对比折线图。(图片来源:以色列托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

以色列人均劳动生产率与人均实际工资对比折线图。(图片来源:以色列陶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

“大家都在说自己的工资一直没涨,好像经济发展的果实全被雇主攫取了一样。”布兰德说道,“有些国家确实存在这样的情况,但在以色列,主要还是因为住房成本增加,其次是因为食品价格上涨。”

事实上,以色列房屋价格自2007年上涨了114%,租金上涨了50%,而食品价格在整体通胀率仅为18%时上涨了26%。

但是,布兰德表示,归根结底,以色列社会的真正分界线在于有房和无房。

以色列人均劳动生产率与非失业者人均工资对比折线图。(图片来源:陶布政策研究中心)

以色列人均劳动生产率与非失业者人均工资对比折线图。(图片来源:以色列陶布政策研究中心)

“有房产的人现在过得还可以——当然,他们都是在2007年房价飙升前买的房子。当时的贷款利率不高,所以他们的房贷很低,又不用租房,租金走高影响不到他们。”

事实上,布兰德指的是以色列银行2012年发布的一篇文章。文章写道,公寓业主近年来消费增加,而租房者消费则减少。

以色列各类消费对CPI的贡献对比图。(图片来源:以色列陶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

以色列各类消费对CPI的贡献对比图。(图片来源:以色列陶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

“这是戏剧性的转变。公寓价格上涨确实改变了收入在经济中的分配。”布兰德说道。

布兰德表示,食品价格的飙升一方面是因为以色列卫生部在2名婴儿死于食用德国产维生素补品后于2004年实施了食品进口限制,另一方则是因为2006年Shufersal超市收购了Club Market连锁超市,以及2007年总部位于伦敦的安佰深私募股权投资集团(Apax Partners)购入食品制造商Tnuva 56%的股权,导致两家公司在定价上更加无所顾忌。

“食品市场是非常集中的。以色列的进口商品不多,而且也是通过个别进口商才进入以色列。”

布兰德指出,2008年全球食品价格都在上涨,以色列也不例外,但当全球价格下跌时,以色列的食品价格却仍不见下跌。他表示,即使人们在2011年打出反对高物价的口号并进行抗议后食品价格略有下降,但后来又反弹了。

“高昂的食品价格像一种累退税。”他说道,“收入较低的家庭在食物上的支出占收入的比例较高,因此对于食品价格上涨也更加敏感。”

同时,公寓价格上涨也不利于那些尚未买房或尚未存够首付的人。在以色列,房子首付比例一般为40%,每套公寓平均价格近150万谢克尔(约39万美元)。对于暂无房产的32%以色列人来说,存够买房的钱绝非易事。

结果就出现了这样的社会:无论掌握资本的人是持有房产还是把钱存在银行,财政福利都流向了他们。但如果普通人还没有完成资本积累,现在再想掌握资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颠覆了社会流动性概念——普通人靠天赋和努力便能改善财务状况。

布兰德表示:“以色列的生活成本太高了,普通家庭存不了多少钱;即使他们真的存了很多钱,靠存款也挣不到几个钱,因为利率实在太低。”

“如果你已经有资本了,那没问题,但如果你没有——”他苦笑着说,“你总还可以寄望于继承遗产或者中个彩票什么的。”

——————

相关阅读:

以色列房价暴涨,背后有政治因素影响?

以色列房价继续攀升

以色列年轻人逃离大城市 到沙漠建新城

瑞银报告:特拉维夫物价中东最高

报告显示以色列人入不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