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大学经济学家卡尔•贝内迪克特•弗雷和迈克尔•奥斯本在2013年发表了一篇具有重要意义的论文,论文中谈到,当时发达国家近半的工作岗位在未来二十年内会被电脑和机器人取代。如今,耶路撒冷的陶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用弗雷和奥斯本的理论来研究以色列的就业市场。

论文的作者沙维特•马哈拉-布里克(Shavit Madhala-Brik)表示,未来十年或二十年内,以色列41%的工作岗位有很大可能会消失(美国和欧洲分别是47%和54%)。

以色列未来党译员阿莉扎•里维(Aliza Lavie)认为41%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她还担心以色列政府还没有做好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失业潮——处理这个问题是她去年在议会的首要任务。

“我们没有在解决问题,我们也没有认识到世界即将发生变化。”里维说,“议会和政府意识到这个问题,但他们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我希望阿维•西蒙(Avi Simhon)(内塔尼亚胡的新任命的高级经济顾问)会对这件事上心。”

为此,里维准备在2月2日召开议会会议商讨未来就业相关事宜。教育委员会将讨论如何就当前形势调整中小学和大学课程;另一个委员会将讨论如何把加利利地区转变成经济增长引擎;会议还会讨论如何帮助正统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做好就业准备——预计到2050年,他们将成为以色列劳动力的主要群体。

工作岗位正在消失主要是受到人工智能发展的影响。如今,计算机可以在象棋比赛中战胜人类,通过编程算法可以实现无人驾驶、更准确地处理税务问题甚至诊断癌症,计算机比起人类而言工作中更少出错。尽管互联网理论家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在过去曾认为,人工智能这一概念事实上是用词不当,其实际上就是一种盗窃了数百万人的整合数据的会计形式,但这不会改变自动化给就业带来的不利影响。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旅行社已经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里维在接受《以色列时报》的采访时表示,“很快我们也不需要司机了,这个现象让我非常震惊。”

沙维特•马哈拉-布里克是希伯来大学的研究生,她表示,不太可能消失的工作岗位是那些需要非常高的情商或者创造力的职位。因此,医生、心理学家、舞蹈老师、计算机程序员和职业治疗师这些职位现在是相对安全的。

新技术带来了新的就业机会

尽管她做出了这个令人惊讶的预测,马哈拉-布里克依然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41%的工作岗位有消失的风险,并不意味这41%的人将会失业。人会适应社会的变化。历史告诉我们,随着技术的发展,新的就业机会也会不断涌现。”

举个例子,即使你的工作被计算机取代了,计算机仍然需要人类操作和维修。此外,目前护理类的职位例如医生、护士和保姆都严重缺乏劳力。

“很多人正在进入服务行业。”

里维也认为未来几十年会出现新的职业。

“我听说过一种新的职业是专门教骑自行车的。我们小时候没有这种职业,父母会教我们,我们也可以自己学会,但现在很多父母都没有时间。现在还有很多教练类的职业,有教成年人弹钢琴的老师。我也看到很多年轻人正在创业。”

但是如果新职位不是自发地出现的怎么办?

这个也是盖洛普首席执行官吉姆•克利夫顿(Jim Clifton)写的《即将到来的就业战争》(The Coming Jobs War)一书讨论的主题。克利夫顿说,全球有70亿人,其中有50亿成年人。而在这50亿人当中有30亿想要工作。但是世界上只有12亿个正规的工作岗位,即每周工作30多个小时,有福利的稳定工作。这也意味着世界上存在18亿个工作岗位缺口。克利夫顿表示,大规模的失业会导致犯罪和社会动荡。

陶布中心报告称,这种现象给以色列造成了困扰。未来二十年,以色列失业风险最大的群体是阿拉伯男性。马哈拉-布里克发现,在非犹太男性从事的职业中,75%在未来二十年有很大可能性会消失。

“我们需要政府干预和职业培训,”她说,“这对于阿拉伯群体、极端正统派和50岁以上的弱势人群来说尤其重要。”

未来会有大规模的失业吗?

《机器人的崛起:技术和失业》(Rise of the Robots: Technology and the Threat of a Jobless Future)一书的作者马丁•福特(Martin Ford)说:“已经有迹象表明人类正在被机器人所取代。”

“现在还看不到完全失业,” 马丁告诉《以色列时报》,“但我的书中谈到美国七大重要的趋势,包括工资停滞、劳力参与度下降、劳动收入份额下降、不再强劲的就业势头、更长的失业复苏时间以及中档职位受害严重。”

当被问到是否会有足够多的新职位来代替消失的职位时,福特表示:“我认为技术肯定会创造出新的工作岗位,问题是岗位数量是否充足以及普通人是否能胜任这些岗位。”

“肯定会有新型职业,”他补充道,“但这些工作在全部的职位种类中所占的比例会很小。所以很难保证有足够的岗位提供给在传统行业工作的人们。”

福特补充说,对于失业人群来讲,仅仅提供就业项目和工作培训还是不够的。

“我认为,从长远来看,我们可能不得不采取相对激进的改革——比如设立一个基本收入保障制度,以确保每个人都能从未来的社会进步中收益。这个是针对未来十年、二十年或者更长时间的考虑。这种举措现在从政治角度看似乎是不可能的,但随着以上变化趋势变得越来越明显,将来也许可行。”

福特还警告说:“如果我们不能做出这种改革,我担心会出现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出现极端不平等和经济恶化的不安全现象。”

阿莉扎•里维则表示,如果政府事先安排妥当的话,有方法让每个人都不丢掉工作。

“我相信首创精神和企业家精神。我不认为工作岗位会减少,但是我们必须考虑到这种可能性。以色列需要做好准备应对可能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