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在离特拉维夫证券交易所和两大银行总部几个街区远的地方,在一家精品酒店的大堂里,宁录•格鲁伯(Nimrod Gruber)将手伸进自动取款机里。 几秒钟后,二维码被打印出来了。格鲁伯并未取钱,而是拿着这个纸条走了。

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管理着这台自动取款机。这台取款机是以色列第一台比特币ATM,和中东地区其他ATM机一点儿也不一样。它通过扫描手掌来鉴别用户。人们从这里取出的不是美元、欧元或者谢克尔,而是比特币。“30秒到1分钟,它就会显示你的账号。”他说。

比特币是08年发明的,是一种数字货币。如今它已风靡全世界,无需印一张纸钞,就为其所有者创造了不菲的利润。随着比特币的价值逐年提高,特拉维夫的创业企业和组织开始在以色列技术界推广使用比特币。

“这里比其他地方更早采用新技术。”格鲁伯说。他今年28岁,曾经是一名模特,在纽约住了一段时间后,便参与到了比特币技术中来。“说这里以后会发展成比特币的中心,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们处在高科技领域的核心地区,而且我们在特拉维夫金融区。”

之所以称比特币为“密码货币”是因为它是由加密数据来保证安全性的。用“神秘”来描述比特币再适合不过了。它的发明者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只通过邮件和外界联系。不像是主流货币,比特币并没有政府或者央行的支持,也没有实物形态。 它只存在于电脑编码中,价值完全是由网上交易的供求来决定。持有者可以拿它来买东西或者换取其它货币。人们可以在电脑上通过复杂运算后“挖”到新的比特币。

从政府管制到用来谋取非法利益再到不稳定的发展模式,比特币在其发展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问题。根据数字货币跟踪器,一年前1比特币相当于100美元,到去年11月份,它的价值飙升到1000美元。然而,三周后,在中国禁止比特币后,它的价值跌倒了600美元。现在,1比特币约等于630美元,在市场上流通的比特币总价值为80亿美元。

比特币发展的起伏并未吓到它的支持者。他们预测未来比特币会进一步发展,而且随着越来越多人使用比特币,其价值也会变得稳定。数十家创业企业在以色列推广比特币,从餐饮业到地产业的120多家企业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方式。

“我希望我们能把以色列打造成比特币的实验室。”阿亚拉•约纳•塞盖夫(Ayal Yona Segev)说到,他是比特币大使馆的“大使”。比特币大使馆专门提供相关指导,也是以色列的比特币企业家的集会点。这里离格鲁伯的ATM机仅隔着几个街区。“我们很自由,可以在这里聚集,试验和开发任何东西。”

酒店的ATM机可以进行网上交易。用户登录自己的账户后,可以选择存款,也可以选择购买比特币或将比特币兑现。类似的ATM机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都有。 格鲁伯希望这种ATM机能够在以色列普及。他开玩笑说希望能够在耶路撒冷的哭墙那分开男女的栅栏处也装上一台比特币的ATM机。

以色列的另一家创业企业Colored Coins公司允许用户用比特币密码在网上交易其他货币。BitcoinBox 公司为比特币用户的数码钱包提供保险。Coin Commerce公司为企业提供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的服务。

“我们这里有很好的群体。”Coin Commerc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亚伦•阿古亚尔(Aaron Aguillard)说。“我们公司正在努力为特拉维夫的旅游旺季做准备,让来这里的游客可以方便地买到比特币,畅游以色列。他们还可以用比特币预定酒店以及在沙滩上消费。”

以色列比特币公司的企业家们将比特币不仅看成是意识上的存在,而且是实用的工作工具。塞盖夫的公司还出售比特币主题的T恤和保险杠贴纸。其中有一张上面以赞美诗的风格写着中本的名字。这种赞美诗传统上是用来赞扬哈西德派圣人Rebbe Nachman of Breslov的。

塞盖夫称比特币这种新兴产物不仅吸引创业企业,也吸引着大批几年前走上街头抗议收入不平等的人。他说比特币成为了那些不信任银行和不愿意支付高额信用卡费用的人的另一选择。 “这会让人们意识到以色列银行业的现状,”塞盖夫说,“人们的选择会使银行、政府和保险公司等服务供应商为争取客户而展开竞争。”

对比特币的监管情况还不清楚。美国国税局将比特币利润视作资本收益,对其征税。但是以色列只有在比特币转换成谢克尔之后才会对其征税。二月份,以色列央行发出一条关于比特币的警告,称比特币并未取得任何国家的支持,也没有被监管,因此很容易被人操纵或是作非法用途。

以色列的国际税法专家阿维•诺夫(Avi Nov)称随着比特币的广泛使用,这种担忧会逐渐褪去,而且日常的货币其实也存在风险。“比起虚拟的数码世界,现实生活中的风险会更大。”他说,“没有人知道明天会不会有国家或是银行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