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都会有一个写满了自己梦想的小本子,却不知掉落何处?我们是否都想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却不曾怀揣一颗自由的心?但谁又能像她一样,背对人群,面对阳光,在一个不断说再见的人生里,尝试,冒险,改变,化茧成蝶。若把漂泊看作是一场练习,这便是蝴蝶蜕变的过程。

李俊南,她就像一只泊蝶。蝴蝶自由而坚强,蜕变之中彰显生命之美;泊,漂泊的灵魂,淡泊的生活,泛泊的远方。

“我不喜欢贴标签,但真若如此,我希望自己被标签为读书人或者一个有趣的人。”

泊蝶,掌握九门语言,视绘画为自己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行走过不同国家不同城市,当过40余次沙发客。她是个有故事的女孩子,她告诉我们,原来人生可以活成这般精彩。

18岁,去到坦桑尼亚当志愿者,用香蕉和安全套教当地孩子有关艾滋病知识,毅然决定登上非洲之魂乞力马扎罗山,与当地黑人一起在雨中街上唱歌跳舞。

19岁,一人行走纽约巴黎伦敦,完成初中便有的梦想-在巴黎街头画一幅画,在伦敦实习期间,在广场收获了200多个“FREE HUGS”。
20岁,花费9个月用黑笔临摹画长四米,包含775个人的清明上河图。

她刚刚结束了自己在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研究生生课程,这一年象牙塔般的生活中,她沉淀自己,为新的人生征程积攒能量。

以色列改变·学习——她懂得知识能遮掩一个人的外貌或能力的任何缺陷,学富五车永远不会过时。

泊蝶在耶路撒冷

泊蝶在耶路撒冷

在每周33小时的课程,3门语言的作业和考试,6门专业课300页左右的阅读;考古复习到凌晨一点半,一百余页复习资料看完,剩下15页第二天继续读完;论文季考试周,曾经长达一星期没在凌晨一点半前睡……在这“非人”的生活状态下,泊蝶认为自己最大的惊喜便是学习了一门“死语言”——古希腊语。她对它的爱正在于它是一门已经不用于听说,只用于书写的死语言。她说我之前一直觉得语言是打开文化的钥匙,但这门语言不仅是钥匙,感觉它还是穿越历史的途径。每节课都在翻译荷马史诗和历史史籍中度过,在这场文化盛宴中,希腊语已经从一门语言变成了一些密码,当你成功破解这些密码时,就可以和那个时代的人进行对话,倾听那时的人讲述他们的故事。她对它的爱还在于它变化之复杂。联合国曾评出最难学的语言中就包括古希腊语,学习古希腊语让我感觉我就是在学习语言本身,古希腊语的学习就像一个惊喜。

其实,令人钦佩的不仅仅是她能掌握九门语言的技能,而是她那份对自己的语言文化不变的情。

正如她所讲,母语是我们的根,无论想在上面添多少枝丫,根直才苗正。无论外文小说的语言有多优美,故事有多引人入胜,可都无法与读中文小说相比,这是一份历史上精神上的相连,或深或浅。

以色列改变·文化——她懂得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我们能做的只是沉默的修行,直到能说出更有力量的话。

泊蝶说,她很感激二十二岁的这一年,研究生的这一年,是在圣城耶路撒冷度过。在这里她学会和不同宗教的人做朋友,她喜欢的教徒不会总将神挂在嘴边,而是通过真诚和善行体现对神的敬意;在这里她学会和两个互相敌视的民族做朋友,他们有着难以跨越的鸿沟,却也有包容对方祈求和平的渴望;在这里她学会说inshallah(阿拉伯语:但凭天意,听天由命),再确定的事,下一秒都有可能会变。

泊蝶在耶路撒冷

泊蝶在耶路撒冷

泊蝶是一个很有想法,充满能量的行动派女生。她早就对中东地区有着浓厚的兴趣,本科在国际关系学院读国际政治,研究生时在希伯来大学读中东研究。她坦言,曾想过学习这些知识去改变些什么。但在以色列的这一年反而使她变得更加中立。耶路撒冷,它即可能是24小时新闻冲突的焦点,也可以是人们相互并肩而坐,擦肩而过。一个车站你可以看见一个阿拉伯人,一个犹太人,一个士兵,还有一个基督徒。从她的五十篇以色列周记中,能够读出她的变化,看到她化茧成蝶的过程。写作,这一年很大的财富,这一年生活的过程,这一年思想的结晶。她写道:“耶路撒冷很小,小到坐车20min可以到达任何地方,但是它又很大,大到可以容纳千千万万的教徒,和他们那么多年的恩怨。”

正如她所讲:于己,我会过好当下生活,那么就算遭遇意外也能无憾笑别;于国家,我会为未来计划努力,以至于危机当前不再袖手旁观。

以色列改变·爱情——她懂得如何像女孩一样恋爱,像女人一样生活。

“之前自己就一直觉得会嫁给一个不一样的人,一个somebody,但其实告诉你的另一半‘刚才吃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才是真正的爱情。”

对于爱情,是旅行中的一个人改变了她“电视剧情节”爱情观。在那次去布拉格的旅行中,她住在一个喜欢喝茶的健身教练家中。他们每天晚上一起做饭,喝茶聊天,平平淡淡地度过了她的沙发客时光,然而就是那白开水一样的三天让她发觉:这就是我将来想要的生活,可以和另一半一起聊天做饭喝茶。那是一种脚踏实地的生活,发自内心的微笑,以及平凡生活中手捧鲜花和面包的细水长流。

泊蝶与她的另一半相识于青海湖的骑行,一见钟情后开始异地,异地一年后变开始异国,这段在多数人看来“mission impossible”的恋情,最终在圣城开花结果。对于泊蝶这位把爱情视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却又抱着一种漂泊不定的态度来说,他的未婚夫有着一种最难能可贵的大智慧,他等她,支持她,陪伴她,爱护她。那一句“我的梦想就是让你实现你的梦想”,那一种懂得过好平凡生活,又怀有不平凡眼界的态度是这朵爱情之花最好的养料。

经过朝朝暮暮的陪伴,如今泊蝶停住脚步,飞回到自己另一半身边,开始了她向往的平平淡淡的爱情。

这如她所讲,比起成为一个别人喜欢的人,现在我更想成为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她不需要特别美丽,但是十分优雅,有一种岁月抹不去的风情;她不需要特别独立,但是足够坚强,能撑起任何命运的狂风暴雨。她能在现实的社会中不失梦想,又能在理想的世界里脚踏实地。我期许成为这样的女人。

在耶路撒冷的一年中,泊蝶用文字记录下了她五十周的生活,8万多字。

在耶路撒冷的一年中,泊蝶用画笔勾勒出她眼中的圣城。

在耶路撒冷的一年中,泊蝶用心感受着宗教文化的冲突与交融。

尽管她觉得总有一天,所学的语言可能都会忘记,待过的城市也想不起任何地名,甚至深处过的朋友也从此断了联系。但,所幸应该还有一些琐碎的文字和画画作品陪伴着自己。

泊蝶的画作

泊蝶的画作

【耶路撒冷的始与终】——摘自泊蝶博客

《在耶路撒冷的第一周》

两小时后,在一片掌声中到达了以色列特拉维夫。这个前几天还被禁飞的机场,不敢相信我真的到达了这个我从高中起就遥遥憧憬的地方。
耶路撒冷与巴黎不同。巴黎是灵魂,我总觉得她在我心中;而耶路撒冷是一座城,我以为是跋山涉水,百转千回都难以企及的圣地。
而今我真的就在这里,呼吸着埋藏了太多血腥与文明的空气。

那时我一直以为自己在梦里,好像第二天醒来,周围一切皆空。

而就在我到达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两场恐怖袭击,顿时把我从梦境拉回残酷的现实。这是第一次离战乱之地如此之近,更可谓身在其中。

《在耶路撒冷的第五十周》

这几天被问到最多的便是“你会想念这里什么?”我的回答总是“等离开之后我再告诉你。”而过去的自己将会随着周记的最后一个字远去,耶路撒冷的一切我也将会不再熟悉。比起怀念过去做了什么,我更愿意计划明天要做什么,期待新的城市,新的朋友,新的自己。回国后的第二天早上便是第一个工作面试。

采访编辑:于伯坤
责任编辑:李晶晶
图片资料: 泊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