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已在三个不同地点实施恐怖袭击——埃及西奈半岛(击落一架俄罗斯客机)、贝鲁特(在真主党社区发动两次爆炸袭击)和现在的巴黎。

似乎没有地方可以不被恐怖分子染指,也没有地方是安全的。

俄罗斯、阿拉伯国家、西方国家,甚至连可与之匹敌的什叶派极端组织都成了伊斯兰国逊尼派激进恐怖主义的袭击目标。

此外,尽管在叙利亚遭到俄罗斯、美国、阿拉伯国家、伊朗什叶派轴心联盟、真主党和阿萨德政权阿拉维派的穷追猛打,伊斯兰国还在磨刀霍霍发动恐怖袭击。

在宣布对巴黎屠杀事件负责的声明中,伊斯兰国组织还列出下一步的袭击目标:罗马、伦敦和华盛顿特区。但这些可能只是空头威胁。不是因为伊斯兰国没有能力动手,而是因为它不会在发动袭击前对袭击目标大谈特谈,巴黎血案正是如此。

巴黎袭击的规模和引发的恐惧或将唤起西欧国家的觉醒,这些国家在和伊斯兰国的对抗中已经变得越来越弱。能够同时在周五晚发动多处袭击的恐怖分子关系网不是在一夜之间建成的,袭击事件至少涉及8名恐怖分子,携带武器、炸药和自杀腰带在音乐会上行凶,显示出西方情报部门的失败,而情报部门本应能够收到恐怖分子蓄意谋划发动大型袭击的风声。事发后首批报道表明,至少有一名恐怖分子在法国情报部门的监视名单上。

然而事实却是欧洲情报部门正面临着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失败不仅体现在周末的袭击事件上,还体现在过去多年来的所作所为。欧洲部分地区在过去数十年以来已被允许完全变成穆斯林区,彻底被情报部门忽视,而且经济和社会方面均被忽视。这些地区为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的各层组织提供了新鲜血液,似乎其中被招募的部分成员随后又带着命令回到欧洲,成为潜伏杀手,等待指令发动恐怖袭击。

这一切或许就是导致巴黎周五惨案发生的罪魁祸首。

情报组织要渗入这些恐怖分子关系网不是一件易事。同时,美国、俄罗斯和阿拉伯世界没能就如何最快消灭叙利亚战场的伊斯兰国组织达成一致意见。只要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欧洲不断遭受恐怖分子袭击的情况就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