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患者会有被社会孤立、抑郁、失望甚至绝望的感觉,还会丧失同情心,不会怜悯生理或心理上饱受痛苦的人群。

不过如今这些患者已经有望被治愈。催产素是一种被称为“爱的荷尔蒙”的激素,已经被相关研究人员越来越多地用于许多疾病的治疗,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和自闭症。

目前,海法大学正在研究如何借助催产素修正PTSD患者的社会行为,从而缓解他们心理压力。首次相关研究证明这类治疗的确有非常大的发展前景。海法大学心理学系教授西蒙尼•沙曼缇-索里(Simone shamay – tsoory)表示:“我们的研究发现,催产素可以唤起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对女性的同情。”基于她的研究结果,有“新的证据表明催产素可能会修正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的社会行为。”

在大众认知里,创伤后应激障碍总是和战争老兵紧密相关,老兵们有过非常痛苦的时刻,或目睹朋友在战争中死亡,或经历过一场撕心裂肺的战争。但不是只有士兵才有可能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自然灾害、恐怖主义事件和严重事故的幸存者,以及人身攻击或性侵犯的受害者(无论事情发生在成人时期或儿童时期)都有可能承受创伤后压力,患者的情感受到严重伤害,导致感情空虚。

这种空虚常常表现为无法对他人经历感同身受并缺乏同情心。研究人员还不确定是什么心理机制引发了这种反应,但研究表明,许多缺乏同情心的PTSD患者感觉自己无法控制个人的生活——被自我感觉应付不了的事情打击,从而导致了对自己本身、自己的命运以及他人的命运的不关心。

催产素产生于大脑的下丘脑,在脑垂体中存储,在人类重大的“联结”事件比如女性分娩或哺乳发生期间分泌。研究表明,催产素是引发母亲对新生儿喜爱的荷尔蒙因素,也是促使母亲凌晨三点起来给婴儿喂奶的重要动力。

催产素在男性体内起的作用尚不明确,但研究人员已经证实,男性在性交特别是射精期间会释放催产素。研究表明,在男女恋爱关系初期,催产素在人体内含量比较高,而儿童在拥抱母亲的时候体内也会分泌催产素。2010年的一项研究显示,给自闭症儿童使用催产素有助于提高他们的社交能力。此外,在紧密的团体受到威胁比如一队士兵遇到袭击的情况下,人体内也会分泌催产素。

因此,催产素是名副其实的“爱的荷尔蒙”,也被称为“拥抱激素”。很多研究人员信奉一个发展理论:对于表达爱或者个人情感有障碍、社交能力受损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适当剂量的催产素也许对助于他们的治疗。

为了验证该理论,海法大学研究的实验对象分别被注入了适量的催产素和安慰剂,以比较他们同情心程度的强弱。研究人员将实验对象分成两组,然后随机为其注射催产素或安慰剂,整个研究时长两周。

注射激素四十五分钟后,实验对象随机听两个不同的故事,两个故事描述了紧张的感情冲突,主人公分别为男性和女性。听完故事会实验对象会根据情境为主人公提供建议,随后心理学家会根据这些建议,依照常用的同情反应程度标准评估实验对象同情心程度的强弱,而两个心理学家事先并不知道实验对象注射了哪种激素。

结果表明,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表现出更弱的同情心,但催产素起到了增强作用,社交技能也有所提升。研究显示, PTSD患者同情心程度平均得分为3.39,而正常人是5.05。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也不健谈,说的每句话长度平均在31个词左右,而正常人是平均47个单词。注射催产素和安慰剂的实验对象同情心程度之间的差别大约在7 到10个单词,使用催产素时会有更高的同情心和更好的社交技能。

有趣的是,PTSD患者和非PTSD患者(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增强的同情心仅针对故事中的女性角色。这项研究称,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催产素的作用之一是调节亲社会行为,包括对弱势群体的生存表示同情。沙曼缇-索里认为这种同情可能会扩展到其他弱势群体。“如果我们给出的故事涉及孩子的不幸,催产素可能会诱发更强烈的同情心,因为大家认为孩子比女性更脆弱。”研究人员说。

沙曼缇-索里表示,虽然研究迄今未作定论,但的确证实了催产素很有希望能帮助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以及他们的妻子。“目前为止,有几个理论研究提出PTSD患者催产素系统运行异常,以及鼻内催产素治疗可能会是一种有效的改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的药理干预手段,但极少研究调查催产素对这些患者的影响。据我们所知,从未有人评估过催产素对于诱发PTSD患者同情心和怜悯心的影响。出于这个原因,这个研究的结果具有重大意义和创新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