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丹•古拉尔内克在2012年从澳大利亚移民至以色列,他当时没有想到自己会卷入国际互联网诈骗案。

当古拉尔内克搬到特拉维夫时,他做了几份只能拿到最低工资的工作,时薪为25谢克尔(约合6美元多一点)。但在一个租金高昂且生活成本和工资比仅次于日本的城市,古拉尔内克无法生存下去。他听说在二元期权行业可以拿到两倍的工资,还有佣金。

“我一开始找工作,就每天都能接到从二元期权公司打来的电话。”他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招聘广告版面贴满了他们的广告。”

古拉尔内克在荷兹利亚的一家二元期权公司找到了工作。他说:“我的月薪是7500谢克尔(约合1900美元),佣金另计。”

古拉尔内克和大约50位同事在客服中心坐班,其中很多人都是精通多门语言的新移民。他的工作是打电话给世界各地的人们,说服他们“投资”名为“二元期权”的虚假金融产品。他们会鼓动客户存款,把钱寄到他公司,然后用这些钱做“交易”:客户将评估国际市场中某种货币或商品在特定短期内的上下浮动。如果预测正确,他们就能赚取占投放资金总数30%-80%的利润;如果错了,就会输掉所有投放的资金。古拉尔内克很快就发现,客户进行的交易越多,他们离输掉全部初始存款的那天就越近。

他按照指示,把二元期权包装成“投资”,而他自己则是“经纪人”,虽然他知道他们所有的钱很可能会打水漂。他表示:“客户其实并没有购买任何东西。他买的是我们公司会付钱给他的承诺。这是一场赌博,而我们是赌注登记人。”

在他开始工作前,该公司对古拉尔内克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销售培训,期间他学了一些金融知识,足以忽悠不如他的顾客。此外,他还学了高压销售策略。

培训课程名为“转换课程”,目的是学会如何把电话导购转变为客户,让他们完成第一笔存款。在他公司,销售人员不可接受低于250美元的存款。

在销售培训中,公司管理层给古拉尔内克的建议让他后来深受困扰。“他们让我们把良心放在一边。”

这合法吗?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越来越多问题萦绕在古拉尔内克的脑海,这些问题都在凸显他所进入的奇怪金融世界。为什么他不知道经理姓什么?为什么禁止员工说希伯来语或携带手机进入客服中心?公司首席执行官是谁?为什么公司的阿拉伯裔以色列员工可在沙特阿拉伯等地销售二元期权,而其他国家如以色列、美国和伊朗则被禁止?

而且古拉尔内克开始怀疑,除了客户真正能够赚到钱的几率微乎其微,除了过分积极的销售策略,公司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非法行为。

例如,每个销售人员都需按要求编造假名字和个人简介。客服中心采用VoIP网络电话技术,在向世界各地的客户拨打电话时均可显示为当地号码。该公司网站上列出了一个在塞浦路斯的地址。

古拉尔内克说,公司要求他把自己伪装成赚取贸易佣金的经纪人,在向客户介绍产品时强调利润,淡化风险。事实上,“经纪人的”真正意图不是帮客户做出高明的交易决定,而是让他们作出失败的预测,把钱输掉。

古拉尔内克表示,当客户想要退出时,他也越来越对发生的情况感到不安。这时,客户需要提供大量文件。

“我们会说,‘你想要退出?可以。我们需要验证你的身份才能发放资金。你需要给我们提供物业帐单、驾照、护照和信用卡复印件’。”当然,在客户把钱存进来时,经纪人都不会提到这些要求。

当客户在收集和提交上述文件时,“扣留”代理会给他们打电话,过一遍他们的交易,声称找到了问题所在,并说服他们继续进行交易。“我们可以把退出请求拖很长一段时间。”

古拉尔内克表示,如果客户坚持要退款,公司通常不会再拨打他们的电话,或发一封电子邮件说“我们怀疑你欺诈”并冻结他们所有的资金。因为客户不知道销售人员的真实姓名或所在位置,“他们不知道要去哪里拿回他们的钱”。

庞大的耻辱行业

似乎没有人知道以色列的二元期权和外汇行业到底有多大。即使是以色列证券监管局(ISA)也不置可否。当提及上述问题时,他们通过短信回应称“由于行业仍未得到规范,我们还未掌握全面的情况。”

但据保守估计,该行业从业人员达数千人,活动范围主要位于特拉维夫及其郊区,如荷兹利亚和拉马特甘,年收入可能从数亿到超过十亿美元不等。

在全球范围内,外汇通常是指合法的外汇交易,而二元期权是一个金融工具的名称。但按照以色列流行的说法,“二元期权”常常和“外汇”相提并论,被认为是同一行业的组成部分:当以色列人提到外汇公司时,他们通常指的是“交易”货币二元期权的公司。有时候,外汇和二元期权可以交替使用,用来表示一系列资产孤注一掷的快速交易。

消息人士告诉《以色列时报》,“交易”可按照如下过程进行。客户把第一笔金融存款转到公司后,根据销售人员的指引登录在线交易平台,并押钱预测货币或商品价格在国际市场上的上升或下降,比如,接下来五分钟的起伏。如果客户预测正确,他就能赚取一定比例的利润,而该公司就会亏损。如果客户预测错误,他就会把所有投放到这笔交易的资金输给该公司。专业期权交易员表示,即使是金融天才也没有信息预测接下来五分钟黄金的价格。这种交易不是一种投资,而完全是一场赌博。

更糟糕的是还存在公然腐败的现象,有些公司竟能通过各种诡计操纵交易。正确预测的潜在利润既复杂又不透明,还要通过计算把公司的损失减到最小。如果一项资产的走势可以预测,例如智利发生地震后,铜价开始攀升,该公司就会把该资产从在线平台撤下。有些二元期权公司会通过操纵网络平台来提供虚假数据,确保客户亏损。

以色列二元期权和外汇公司的预测数量从二十到几百不等。专门提供以色列科技行业信息的以色列风投研究中心在其2015年年鉴中表示,以色列约有100家在线交易公司,其中绝大多数属于外汇和二元期权类型。据该中心估计,这些公司在以色列雇用了超过2800名员工。但该年鉴表示,“很难计算出以色列在线金融交易行业的实际规模”,部分原因在于该行业很“低调”,而且其与“以色列的联系通常被低估了”。

初创企业孵化器TheTime在2014年发布的一份关于以色列互联网行业的报告显示,以色列90%的互联网公司的年收入达1000万美元或以上,其中有15家是在线交易平台,其中不乏交易外汇和二元期权的公司。根据这些评估,以色列外汇和二元期权行业的年度营业额上亿,甚至高达数十亿美元。

有多少是欺诈?

很多人都在猜测有多少在线金融交易公司在从事不道德、非法和/或欺诈交易行为。本文很多受访者认为区别在于是否为受到监管的企业。

Plus500有限公司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交易,从中可以看出合法性。还有其他几家大型知名企业由以色列创始人创建或主要在以色列开展销售和营销业务,他们受塞浦路斯证监会监管,后者为他们颁发销售许可,即使没有受到欧盟国家的监管也能向欧盟国家销售金融产品。

但以色列很多外汇和二元期权公司都没有受到监管。

最近从美国移民到以色列的山姆讲述了他去年夏天在一个没有受到监管的二元期权公司工作的经历。

山姆说:“客户撤回资金非常非常难办。”他在客服部工作,公司要求他不能使用真实姓名。

山姆说,事实上,他“无法确定”在其工作的几个月时间内是否真的有客户收到了付款或撤回他们的资金。

“似乎大多数客户都是……有着老式思维的笨蛋。”山姆表示,“除了电影,你甚至都不会想到这类人真的存在。他们真的相信自己这样做了就会成为百万富翁。真是可悲。”

当问及他的经理团队时,山姆表示他们都是年纪轻轻的以色列人,似乎认为欺骗他人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操控软件

2013年,美国宣布将向美国公民销售二元期权列为非法行为,少数受到监管的交易所除外。

“二元期权交易可以是极其危险的行为。”另一家监管机构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在其网站上表示:“不像其他类型的期权合约,二元期权是孤注一掷的交易。二元期权到期时,要么能赚得预先声明的利润,要么就是空手而归,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就会赔光全部投资。由于欺诈陷阱的存在,二元期权交易的风险甚至变得更高,其中很多骗局都从美国国外进来的。” 其中美国金融业监管局是自律监管机构,负责监管组织内的经纪公司和交易所市场。

曾在华尔街从事经纪人的贾里德向《以色列时报》解释道,以色列很多所谓“外汇”公司实际上卖的是二元期权,意味着客户是在押注一种货币是否上升或下降,而不是购买该货币。

格雷厄姆目前在特拉维夫一家受塞浦路斯监管的大型二元期权公司负责营销工作,他表示对操控软件有所了解——二元期权公司为确保能够赢钱而采取自私自利的干预行为。

“我曾接触过一个可能与我共事的人,而他当时竟然开发了一个二元期权平台。他说,每个有兴趣购买平台的人(用于启动他们自己的公司)都希望他能开一扇后门。”

格雷厄姆口中“后门”的意思是,如果一个客户或一群客户出现赢得太多的趋势时,公司希望能在最后一刻操纵“交易”。

格雷厄姆表示,在他看来,“整个二元期权行业就是欺诈。”如果真是这样,即代表着规模庞大的中饱私囊和系统性腐败,昧着良心允许该行业蓬勃发展,对以色列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潜在危害。

“出于某些不可理喻的原因,这在欧洲是合法的。个别欧洲国家竟让二元期权肆意发展。而美国这些国家在很久以前就对二元期权这种诈骗交易有所体会,将其列为非法行为。

“坏名声”

在以色列外汇公司工作八年的资深职员沙亚•博克维茨(Chaya Berkowitz)向《以色列时报》表示,他在二元期权行业的工作经历一直都很愉快。“我不是视而不见,我也知道该行业声名狼藉,但我认为这个恶名并非百分之百合理。”

博克维茨表示,二元期权行业有合法公司,并一口气列出FXCM、Alpari和FXPro等公司名称,但没有一家设在以色列。

据博克维茨估计,在合法外汇公司中,每十个客户中有两三个客户确实赚到了钱,而且很容易就能撤回他们的资金。当问及怎么判断公司是否合法时,她表示:“我会选择英国、美国或澳大利亚等地更加严格的监管机构,而不是随便受某个地方某个小岛监管的公司。”

她说,塞浦路斯证监会近年来也变得越来越严格。“那里正逐渐成为公认的监管机构。”

“经济恐怖主义”

据以色列商务日报《环球报》报道,2014年11月,一个名为阿里埃勒•马罗姆的人向以色列议会财政委员会和伦理委员会发了一封措辞强硬的邮件。他自称曾在外汇行业数家公司工作。

“我呼吁负责银行服务的监管机构和议会财政委员会立即采取措施,停止在以色列策划和进行的跨国掠夺、盗窃、欺诈、洗钱和犯罪浪潮,以上行为已对世界各地数千位客户造成伤害。”

马罗姆将外汇行业称为针对多国公民的“经济恐怖主义”。

“这些信息通过媒体的调查报告公开后——这是迟早注定要发生的事,将有损以色列的世界地位,还将掀起一波针对犹太人和以色列的仇恨,造成巨大的伤害。”

“他们没有受到任何监管,只是在抢劫客户。很多人都把外汇比作赌场,但它比赌场更糟糕。赌场会立刻把你赢到的钱交给你,而外汇公司就是不允许人们把钱取出来。”

马罗姆继续写道:“很多外汇客户根本不知道公司是在以色列,特别是阿拉伯裔以色列客户。他们的投诉从未到达我们的司法系统,因此这个行业一直都没有曝光。怎么可能这种情况多年来一直在发生而没有当地监管?当成千上万的土耳其、俄罗斯、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人发现他们遭遇的骗局是在这里、在以色列策划的,会发生什么呢?难道我们的监管机构要等着世界各地犹太会堂的爆炸来结束这一切?”

目前尚不清楚议会财政委员会如何回应马罗姆的信。《以色列时报》试图找到马罗姆,并寻求SixGill的帮助,一家专门从事黑暗网络的网络安全高科技公司,希望能够找到马罗姆,但经过短暂的自动搜索,SixGill高级分析师汤米•本-埃维(Tommy Ben-avi)得出的结论是:“阿里埃勒•马罗姆不是他的真实姓名或者他不想被找到。”

但该网络情报公司确实对外汇和二元期权行业有了一些耐人寻味的发现。本-埃维提到了数家在以色列运营的公司。

“这个行业有点可疑,很难查到部分企业的所有者和首席执行官。通常情况下,一个这么大型的企业,你可以看到所有者和股东的信息。”

本-埃维通过一个可搜索数十万个网站和封闭黑暗网络论坛的系统进行自动搜索。“看起来就像他们在试图隐藏自己的身份。也许有些公司有着相同的所有者,他们想要掩盖这一事实。”他若有所思地表示,“还可能是因为他们的业务不是完全合法的。”

华尔街是怎么做的?

贾里德是来自美国的持证股票经纪人,现居特拉维夫。他表示看到了当地外汇和二元期权行业存在的若干问题。

“在华尔街,经纪人、交易和资金都受到监管。资金来自哪里,又将流向何处?至于如何申请拿到资金,有对应的规则。”

贾里德还表示,在美国,需要符合一定道德标准的人才能拿到销售证券或处理客户投资的许可证。如果他们不为客户投资的最佳收益把关,就是一种犯罪行为。

“在华尔街,我不能随便让别人进行不适合他们的投资。这是欺诈。如果我打电话给你的父母,跟他们说用钱进行这笔投资,而最终让他们血本无归,理论上来讲,我可以被逮捕入狱。”

引狼入室的产品

以色列前总会计师雅龙•泽莱卡(Yaron Zelekha)在2007年被称为以色列最重要的检举者,他当时揭露了在任总理埃胡德•奥尔默特(Ehud Olmert)的金融违法行为。

泽莱卡向《以色列时报》表示,他不想一竿子打死二元期权和与外汇行业的所有公司,但二元期权以及部分与外汇相关的工具的设计创造了强烈的欺诈动机。

“公众和这些公司之间存在非常大的信息差距,而后者把这一差距当作他们的优势。经纪人给你提供的不是和银行一样的服务,他是亲自和你赌。”泽莱卡表示,这种情况就会导致欺诈。

当问及是否应该关闭整个行业时,泽莱卡说:“没有必要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了,虽然我个人不建议以色列人和这些公司交易。”

他表示,该行业真正需要的是实时监管。现在有软件可以对公司的交易进行实时监控。

泽莱卡说,以色列证券监管局(ISA)已经和在线金融交易行业抗争多年。“虽然只有实时监管才有效,但他们的努力值得表扬。”

以色列证券监管局:“我们或将全面禁止二元期权”

以色列证券监管局外汇和交易平台监管部负责人伊齐克•舒尔奇(Itzik Shurki)表示,一项规范在线金融交易行业的新法律于2015年5月生效。那些想继续为以色列客户提供产品的公司必须向以色列证券监管局申请许可证。共有21家公司提出许可申请,其中一家公司没有通过认证,另外两家公司撤回申请,最后剩下18家公司。

将近一年后,所有申请均未获批。舒尔奇表示,在以色列证券监管局审核上述申请时,该行业正处于过渡期。在此期间,上述18家公司获准继续运营。

“如果我们决定通过他们的申请,他们将成为全面受到监管的公司;如果我们决定否定他们的申请,他们将不得不停止营业。”

以色列证券监管局倾向哪种选择?“我们已经通知二元期权公司,我们的目的也许是不会批准该产品。”

舒尔奇表示,以色列将允许买卖差价合约(CFD)。这是一种高风险金融工具,在美国被禁,注册证券交易所除外。但舒尔奇说,将对差价合约进行实时监管,而且将激进过分或欺骗性销售策略视为非法行为。以色列证券监管局将监控他们提供的每款产品的价格,以确保透明和公平,交易员需要获得许可证书,而且不得为客户提供意见或建议。

这一切听起来很吸引人。一旦以色列证券监管局作出决定,有人可能就会认为,二元期权的骗子将会远离这个行业。但新规只适用于针对以色列客户的公司。如果一家二元期权或外汇公司专门面向国外客户,其将不受以色列证券监管局的监管。因此,为了确保避开新法律,这些公司只需将以色列客户排除在外即可。

舒尔奇说,他知道新规定不能解决客服中心诈骗外国客户的问题,但他表示此类活动不在以色列证券监管局的管辖范围内。

他解释说:“如果一家美国公司试图向以色列人销售证券,保护以色列公民是我们的职责,而不是美国人的责任。”尽管他又补充道,以色列证券监管局确实与外国同行有着密切的信息交流。

话虽如此,但一家以色列公司窃取另一个国家公民的财产,难道这不是犯罪吗?

舒尔奇表示,“这是犯罪”,但不是由以色列证券监管局进行调查的犯罪。“没有所谓的权力真空。如果一个以色列公民犯了欺诈或虚假陈述罪,这是以色列警察的管辖范围。”

搜索引擎优化和成功的秘诀

过去十年来,以色列因其高科技实力赢得了“创业”过度的美名。但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国家也是网络营销和搜索引擎优化(SEO)领域的全球领头羊。根据TheTime 2014年关于以色列互联网行业的报告,以色列从色情、网络赌博和二元期权等“地下产业”习得这项专业技能。显然,该技能已被二元期权公司用来欺骗毫无戒心的和缺乏判断力的客户,而这些公司的联盟网站在谷歌搜索中非常靠前。

以色列高科技企业家和搜索引擎优化顾问约尼解释道,如果没有有效的搜索引擎优化,欺诈公司只能停留在当地,或能欺骗周围的数百位受害者。但借助网络营销的力量,骗子的欺诈范围可以扩大到全世界。

就二元期权行业涉嫌欺诈的企业操纵谷歌搜索平台一事,《以色列时报》向谷歌发送了采访请求,但谷歌未作出回应。

警察怎么说?

《以色列时报》多次联系以色列警方,询问关于外汇和二元期权行业涉嫌欺诈的情况。他们的回答不断在强调执法部门正在努力应对迅速飙升、快速转移的网络犯罪挑战。

大部分已经涉嫌腐败的二元期权和外汇行业可能成为以色列证券监管局和警方的漏网之鱼吗?前者对以色列面向外国受害者策划的犯罪行为置之不理,而后者除非收到特定投诉,否则不会采取行动。

以色列证券监管局公关顾问兹维卡•鲁宾斯(Zvika Rubins)表示,上述法律只是还未跟上人们用来在互联网上赚钱的旁门左道的脚步。

搜索引擎优化专家约尼认为,这个问题极其严重,而且在不断加剧:“我们正在逐渐形成全球文化和全球经济,而互联网上是不存在物理边界的。这让欺诈世界各地的人们变得更加容易。我们没有到位的保护措施来阻止诈骗,而现在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

业内反应

2002-2004年担任以色列所得税专员的塔利•雅龙-埃尔达尔(Tali Yaron-Eldar)于2007年和谢伊•本-奥斯林(Shay Ben-Asulin)成立了面向以色列客户的二元期权公司eTrader。本-奥斯林还是以色列最大二元期权公司之一AnyOption的联合创始人,公司年收入达数千万美元。2011年,本-奥斯林被美国指控证券诈骗,因帮助以色列信用卡公司ICC-CAL非法清除数十亿谢克尔的色情、二元期权和赌博网站收费以及隐瞒取消交易的数量,他在上个月被以色列法庭判定犯有诈骗罪。因其罪行,本-奥斯林需做五个月的社区服务,另处不到100万美元的罚款。

在2014年以色列第十新闻频道的一次采访中,当雅龙-埃尔达尔被问及是否会因年轻退役士兵和老人在二元期权交易中血本无归而感到不安时,她答道:“你们应该去问投资和把钱赔光的人。他们全都知道自己在做有风险的事情。”

《以色列时报》联系了雅龙-埃尔达尔,询问她关于二元期权业内涉嫌欺诈一事。她表示,对于那些不受监管的公司来说,这是真的。

“那些获得许可的公司非常谨慎。”她说,“AnyOption公司(与她相关的一家公司)持有塞浦路斯证监会的许可证,它小心翼翼地遵守法律,时刻都受到监视。”

当提及加拿大政府将AnyOption列为非法向加拿大公民营销的公司时,雅龙-埃尔达尔表示:“这事我不知道。”

事实上,雅龙-埃尔达尔坚称AnyOption根本就不是一家以色列公司。

“AnyOption在特拉维夫没有办公室。这是一家在塞浦路斯经营的公司。”

确实,对该公司网站anyoption.com的审查也显示没有提及以色列。但数百名员工每天去AnyOption位于特拉维夫的办公室上班已经不是秘密。她如何解释这种矛盾?

“他们不是为同一家公司工作。”她说,“他们为AnyOption以色列而非AnyOption塞浦路斯工作。他们所在的公司是AnyOption塞浦路斯的服务提供商。”

换句话说,按照雅龙-埃尔达尔的说法,AnyOption其实不是以色列公司。这意味着AnyOption以及很多像AnyOption这样的公司受塞浦路斯法律法规而非以色列法律管辖。由于二元期权行业大部分的监管都受塞浦路斯法规管制,这些公司是否诚信可能取决于塞浦路斯的执法力度和透明度。

谁是受害者?

《以色列时报》联系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试图调查是否有人投诉以色列的外汇或二元期权客服中心,但该机构没有回应。

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复道:“我们不对运营问题进行评论,其中包括确认或否认我们是否收到关于特定问题的投诉。”

但法国政府一位发言人证实了法国一直存在来自以色列的外汇欺诈。

“是的,就像你说的那样,发生过数起欺诈案件。”她说,“外汇本身不是骗局,但可用来行骗。我们发现法国和以色列之间出现了若干起案件,我们正在就这个问题和以色列当局联系。两国之间的合作非常密切,而双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合作也非常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