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维夫大学团队或已发现可治愈两类看似不同疾病的关键因素,这将对两类不同患者产生重大影响。

功能依赖性神经保护蛋白(ADNP)基因可能会加剧男孩的自闭症症状——男孩较女孩更容易患上自闭症,也会导致年老女性的阿兹海默症出现恶化。

特拉维夫大学教授伊利亚纳•格斯(Illana Gozes)表示:“ADNP是一种与功能相关的神经保护性蛋白,也是人体内的主要调节基因,如果我们搞清楚ADNP在男女体内的不同作用,我们就能尝试优化未来疗法中使用的药物,进而治疗自闭症和阿兹海默症。”

格斯主持开展了生长因子研究,是萨克勒医学院亚当斯超级中心脑研究项目的负责人,也是特拉维夫大学萨歌神经学院的成员之一。十多年来,她的团队一直在研究人体主要调节基因ADNP及其产物NAP对一系列年龄相关疾病和基因疾病的影响。格斯是全球该领域最知名的专家之一。

ADNP,即功能依赖性神经保护蛋白,实际上是编码功能依赖性神经保护同源盒蛋白基因的名称(科学文献中通常可交换使用“基因”和“蛋白质”指代ADNP)。根据过去十五年来的研究,包括格斯在内的科学家发现ADNP的变异不仅会导致自闭症,还会导致阿兹海默症。

比如,格斯及其团队在去年的一项研究中就发现NAP的缺失会导致细胞遭受物理创伤,最终导致细胞凋亡,引发如阿兹海默症等痴呆类疾病。其中,ADNP小片段NDP对大脑的形成至关重要。通过增加含NAP属性片段的蛋白质后,凋亡的细胞恢复了正常。该结果为阿兹海默症和其他退化性疾病的治疗提供了可能。

格斯及其团队进行的最新一项研究于本月发表在《转化精神病学》杂志上,进一步说明了ANDP对阿兹海默症患者的影响,深度剖析了该基因对男女患者的不同作用。在该研究中,格斯教授及其团队观察了ADNP基因变异组和正常组雄性和雌性小鼠在不同认知和群体环境下的行为反应。为了达到实验目的,他们移除了部分小鼠体内的ADNP,观察小鼠对陌生物体、气味和其他小鼠的不同反应。

实验结果表明,不同性别小鼠的学习以及记忆能力存在差异。缺少ADNP的年轻雄性小鼠出现了典型的自闭症症状,即认知能力和社交记忆欠缺。而年老雄性小鼠体内的ADNP移除后则出现了退化症状,社交能力进一步降低,属痴呆类疾病尤其是阿兹海默症的特征症状。“由于含ADNP和无ADNP小鼠存在性别和基因差异,我们希望通过该研究探索海马体中ADNP的表达是否由性别决定,而海马体是大脑中和学习以及记忆直接相关的区域。”

格斯表示,实验结果首次表明ADNP对小鼠的作用存在性别差异和年龄差异。当然,该研究的下一步就是扩大实验规模并延伸至人体临床试验。她解释道:“该研究强调,必须在临床试验中对男女患者分开进行研究,再找出相应的治疗方法,因为不同性别的患者可能会产生不同的反应。”

“自闭症领域对ADNP可能并不熟悉,但我已经对其研究了15年的时间。”格斯补充道,“该基因的性别表达差异改变了男女患者对不同神经系统疾病作出的化学反应。雄性和雌性小鼠或许看起来一样,其大脑似乎也没有差异,但实际情况却截然相反。不一样的ADNP表达将会导致不同的行为反应和认知能力。”

格斯教授表示,虽然仍需进一步研究,但团队的研究成果最终或能催生有效疗法减轻甚至治愈阿兹海默症和自闭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