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新研究表明,如果孩子在有人看管的情况下开车会更安全。这对于年轻驾驶者的父母大概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仅仅“监视”孩子并不足够。要让孩子在公路上好好开车,父母应该在提供指导性的支持的同时让孩子独立行动并自己做出选择判断。

特拉维夫大学的研究人员认为,虽然这种要求听起来可能有些困难,但是掌握了被称为“警惕性关怀”的技巧以后,操作起来就会容易得多了。“我们的研究已经说明了用积极的方法增加父母介入能减少年轻驾驶者的危险驾驶。”该项研究的首席研究员哈伊姆•奥马尔(Haim Omer)教授说,“我们的方案是基于一种父母参与模式。在其他领域这种模式已经有效地减少了危险行为。”

这项研究近期在以色列《青少年杂志》上发表。研究由特拉维夫大学心理科学学科的奥马尔教授领导,雅阿拉•什姆梭尼(Yaara Shimshoni)博士指导,并与以色列安全驾驶协会的成员奥尔•雅若克(Or Yarok)合作进行。“我们建议父母以非强硬方式参与年轻人的活动,并准备在发现危险信号的时候更加积极地介入。”

奥马尔是世界“警惕性关怀”模式最重要的研究人员之一。该模式假定父母需要在孩子紧张困难的情况下介入,同时又要让孩子保有对情况的控制权。奥马尔在一项单独的研究中写到,在孩子遇到困难时,父母容易介入过多,特别是当父母情绪“激动”的时候。在容易引起焦虑的情况下,为了“帮助”孩子,父母经常将孩子保护起来,这容易造成孩子的依赖性。

但是孩子终归是要长大独立的,这个时候,父母就只能将他们送去学习如何应对日常问题。这种“父母包办”式的介入方式让孩子没有进步的空间。“父母包办的程度与孩子处理问题能力息息相关,父母的高度介入容易让疗程失败。”奥马尔写道,“我们的模式系统地降低了父母包办的程度,帮助父母学会支持而不是保护焦虑的孩子。对于那些不愿配合治疗这种日常处理问题焦虑的孩子来说,降低父母的包办程度也是治疗的第一步。”

许多研究表明,让孩子独立行动的同时在暗中关心照顾让意外事故、小孩间的危险行为、打斗暴力、成绩下滑、旷课、吸烟饮酒和药物滥用的数量和严重性大大减少。

研究人员认为,同样的,通过鼓励积极年轻驾驶者培养良好习惯,“警惕性关怀”在减少交通事故发生率方面有很大的潜能。

为了此次研究,来自242个家庭的青少年驾驶者在车内安装了汽车行驶资料记录器(IVDRs),以监控实时驾驶情况,并在有危险发生时提供反馈,最终所有的结果都会报告给父母。

紧接着,根据孩子是否安装了IVDRs和父母是否接受“警惕性关怀”训练,所有家庭被分成四个测试小组,分别为:安装了IVDRs并接受“警惕性关怀”训练的家庭、只安装了IVDRs的家庭、只接受了“警惕性关怀”训练的家庭和一个两者都没有的实验对照组。

但是,仅仅通过数据来照看年轻驾驶者是不足够的。“警惕性关怀”要求父母营造一个教育的环境并与孩子建立紧密的远程联系。因此,研究要求年轻驾驶者在到达目的地时和每天午夜前各发送一条短信给他们的父母。这能够保证孩子时刻想着父母的教导,这也是“警惕性关怀”的一条重要原则。另外,父母每周都应该与孩子进行一次以驾驶为内容的谈话,并与孩子一起讨论新的目的地和新的驾驶路线。因此,这些驾驶新手在驾驶途中经常想起他们的父母。正如其中一个青少年说的:“尽管我一个人在车里,但是我总觉得我旁边有人。”

奥马尔说,根据驾驶者向研究人员的报告,“警惕性关怀”的训练方法让危险行为减少了一半,而IVDR技术让危险行为减少了更多;监督与指导关系的结合更是一个让年轻驾驶者安全的理想方式。他说:“高科技检测器和父母介入是减少驾驶者冒险行为最有效的方式。”

“在过去的研究中,‘警惕性关怀’对于儿童发展的很多方面的危险行为的减少均有帮助。”奥马尔教授说,“然而,最大的挑战在于将这种模式修改并应用于长大了的、行为定型的青少年身上。”

什姆梭尼认为:“我们已经展示了高科技和‘警惕性关怀’模式的结合在应对青少年危险驾驶方面的作用。这个系统性的、以理论为基础的父母介入青少年驾驶活动的模式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而取得这么好的效果也是首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