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领域普遍认为最致命的脑癌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GBM)是不治之症。患者通常在确诊一年半以后就会丧命。该疾病的毁灭性极强,美国国家科学院甚至称其为“终结者”。但特拉维夫大学研究人员通过一项新型纳米技术,在癌细胞周围采取“迂回战术”灭敌,可帮助医生治疗甚至治愈GBM以及其他恶性致命癌症。

该技术由特拉维夫大学细胞研究与免疫学系教授兼特拉维夫大学纳米医学中心科学主任丹•皮尔(Dan Peer)研发,过去几年的研究证明了其疗效:该技术以皮尔和特拉维夫大学其他研究人员研发的直接针对癌细胞进行化疗的“癌症子弹”系统为基础,利用由缩小至纳米粒子大小的普通脂质体组成的生物黏附脂质体(BALs)黏附在癌变细胞上。皮尔和共同研发该疗法的里莫娜•玛格丽特(Rimona Margalit)教授已就该技术的疗效发表了数篇研究论文。

研究人员也曾针对卵巢癌进行过基于纳米技术的研究,研究结果表明该纳米技术的疗效甚好,但其对GBM并不适用,化疗效果远远不及前者。于是,神经肿瘤外科主任兼特哈休莫医院谢巴医疗中心神经外科副主席兹维•科恩教授联系了皮尔,试图减轻转移能力极强和致命脑癌患者的痛苦。

“科恩教授是一个不顾一切执着寻找治疗方法的神经外科医生,不管是什么方法都行。”皮尔说,“患上那些癌症的病人正快速走向死亡,而他们只能赤手空拳与病魔斗争。科恩听说了我早前的纳米技术研究,建议我以其为基础,研发出治疗神经胶质瘤的新方法。”神经胶质瘤由脊椎或脑部神经胶质细胞病变而来,其中数GBM最为致命。

科恩在过去十年间是数例神经胶质瘤临床病例的主要研究人员,运用新的治疗手段对神经胶质瘤或肿瘤切除后的周边组织进行手术治疗。

“不幸的 是,基因治疗、细菌毒素治疗以及高强度聚焦超声治疗通通都对恶性脑部肿瘤不起作用。”他说,“我意识到我们必须要换一种思维方式。当我听到丹在纳米医学和癌症领域的研究工作时,我知道我找到了把纳米技术和分子生物学相结合的脑癌新型治疗方法。”

皮尔利用他和玛格丽特定位卵巢癌细胞的方法,将RNA基因干扰(RNAi)分子注入移植到小鼠体内的人脑癌细胞。通过多糖透明质酸(HA)包裹的脂质纳米粒子,该分子可直接注射至并作用于肿瘤病灶,其中多糖透明质酸又与只对神经胶质瘤细胞特异性表达的受体进行结合。随后,研究人员将其治疗效果与只进行标准化疗的对照组进行了对比。

皮尔表示,实验结果“令人震惊”, RNA基因干扰分子可直接攻击癌细胞,和对照组相比,大大延长了实验组小鼠的生命。

“不停分裂的癌细胞受一种特定蛋白质的调节。”皮尔说,“我们认为如果可以压制控制该蛋白质的基因,癌细胞就会相继死亡。这种治疗手段的副作用比化疗要微弱得多,而且操作起来更简单,定位也更准确。该蛋白质不会导致正常细胞死亡,因此其只作用于高度增殖的细胞。”

实验小鼠在过去30天接受了四次注射,此后100天内,60%的患癌小鼠存活了下来。由此可以看出,对平均寿命只有两年的小鼠来说,实验中的小鼠表现出了强劲的存活率。而对照组小鼠在接受30到34.5天的化疗后就死亡了。

“虽然现在该治疗手段仍处于理论验证阶段,但其可转变成一项临床新疗法。”皮尔教授说,“尽管处于初期阶段,但研究数据反映出了广泛的应用前景,如果不继续发展该治疗手段,那简直就是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