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一个人坐在角落的一把椅子上,身体后仰,头上的报童帽斜斜地戴着,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嘴里轻轻呼出烟雾,显得很放松。

我当时想,总算在大麻会议上发现了抽大麻的人。

日前,国际大麻科技会议首次在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举行,涵盖全球大麻投资市场和商业大麻种植质量控制等各类专题研讨会。参展商介绍了最新的种植技术和手工制作的独特烟枪。甚至有人推广一种缓解口干的产品,这种感觉对吸毒者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但你在会议上看不到真正的大麻,而这可以说是此次会议的重点所在。虽然娱乐性吸食大麻在以色列是非法的,但会议组织者想让大麻的医疗作用受到重视,而不是用来坐在破沙发上吞云吐雾的东西。

会议明确表示将合法扩大药用大麻的使用范围,放松限制,或许最重要的是消除对大麻的偏见。大家鲜少讨论大麻的娱乐用途,“合法化”这个词也没有出现在会议议程中。

“应把娱乐和医疗用途完全区分开来。” 希伯来大学化学教授及以色列医用大麻首屈一指的研究员拉斐尔•梅舒朗(Raphael Mechoulam)在会议上向记者表示,“娱乐用途是根据人的感觉吸食,而医疗用途则是按照医嘱使用。”

尽管会议主题是大麻,但大麻科技会议就像以色列所有其他科技活动一样,男士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推广创新产品。有时候,大厅里充斥着大麻烟味,但我总也找不到烟味的源头。在会议第一天的闭幕仪式上,与会人员坐在一堆零食前,享受着醉人的威士忌,而不是大麻,听着企业家对他们初创企业的介绍。

举办会议的以色列大麻科技加速器iCan表示,以色列约有100万人使用大麻,接近总人口的八分之一。但这里没有大型的大麻娱乐用途合法化运动,甚至连合法的医用大麻也很难获得,只在专门药房销售,而且医生只有在患者试过一系列争议性没有那么大的药物后才能开出大麻。

“以色列面临的主要障碍是患者对大麻的获取。” iCan创始人索尔•凯(Saul Kaye)说,“这是迫不得已才会采取的疗法,代价很沉重,有很多病人在受苦。”

随着新的法规提交至议会审议,上述过程将变得更加容易。该法规将允许更多企业种植医用大麻,所有药店也可以销售大麻。以色列还允许对医用大麻进行临床测试,加上作为高科技热点的名气,有助于以色列成为大麻技术的佼佼者。

目前,以色列有数十家初创公司在重点发展大麻业务。其中,Cannabliss研制了替代吸食的大麻滴剂和药片;另一家公司DryGAir开发出大麻种植专用温室除湿机;Eybna则主要研究大麻的不同品种,这些品种有着同样的气味和味道,但在吸食时不会产生麻醉作用。

除了管理iCan外,凯还研发了专门缓解大麻吸食者口干问题的口腔喷雾Cottonmouth。

还有文章开头提到的戴报童帽的家伙,他是Teva Nature首席执行官阿尔农•塔米尔(Arnon Tamir)。该公司主要进口和销售大麻雾化器和电子烟,其展位看上去就像高科技版本的烟店,而塔米尔松松垮垮的衣服从他瘦削的身体上垂下来,嘴里吐着烟圈,似乎很享受自己的大麻时刻。

塔米尔表示可以给我来一口,但我拒绝了,并告诉他我想清醒着(而且要遵守法律)把会开完。他微笑着轻声纠正我的话。

他边吐着烟圈边跟我解释:“这不是大麻”,是除去麻醉成分的大麻提取物。“就只是大麻精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