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8日晚上发生在特拉维夫的恐怖主义袭击案,已经造成了4名以色列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尽管从去年10月份开始,巴勒斯坦恐怖分子的各类袭击活动已经造成了33名以色列人死亡,但是不同于以往恐怖分子“持刀袭击”“驾车撞击”等方式,此次袭击事件中两名袭击者是手持自动武器向人群射击,因此危害更大;不同于以往的袭击地点大多集中在犹太人定居点等以色列-巴勒斯坦人混居之地,此次袭击地点位于特拉维夫闹市区,紧邻以色列国防军的指挥部。不同以往的袭击方式和袭击地点,也让此次恐怖袭击吸引了舆论的广泛关注。

从当前的信息来看,实施此次恐怖主义袭击的两名巴勒斯坦袭击者,在袭击发生之前并没有相关的犯罪案底,相关的背景也很清白。而且其中一名年轻的袭击者哈立德,是一名目前就读在约旦木塔赫大学的工科本科生,而今年夏天将会毕业;另一位袭击者穆罕默德,和哈立德是亲属关系。两人实施此次袭击活动,不仅让以色列方面显得措手不及,也让两人的家人十分吃惊和疑惑。

此次袭击事件有一个重要的疑点需要进一步的调查,那就是袭击事件是“独狼”还是组织策划。从汇总的信息看,此次袭击事件,十分类似典型的“独狼”式恐怖主义袭击,也就是说袭击当事人很可能是由于某种愤怒情绪,自己或者数人单独策划实施的袭击行动,而并不是其他组织或者机构协调下的袭击行动。此次事件之后,加沙的哈马斯赞扬了两人袭击事件为“英勇之举”;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则公开批评了此次袭击事件,证明了与此次事件无关。

但是另一方面,两名来自约旦河西岸希伯伦的巴勒斯坦人,如何能够突破以色列安全机构设置的重重检查顺利来到特拉维夫的闹市区,而且能够熟练的将自己伪装成就餐的犹太人,甚至手持武器来实施袭击?从袭击现场的视频来看,其中一名袭击者显然并不熟悉枪械,当枪械卡壳之后显得不知所措。两名没有经过系统军事训练的袭击者如何能够手持武器出现在特拉维夫,这个问题需要以色列情报和安全机构着力调查。

未来以色列所面临的恐怖袭击风险可能进一步增大。首先,以色列新国防部长、右翼代表人物利伯曼的上台,意味着以色列未来政治走向将可能进一步“向右拐”,这也是当前不少巴勒斯坦青年感到失望的原因——巴以和谈进程很可能会继续遥遥无期。

其次,随着伊斯兰教斋月的到来,恐怖分子在宗教极端主义怂恿下发动恐怖袭击的几率大大增加,比如5月底“伊斯兰国”就公开教唆极端分子在斋月向“异教徒”发动恐怖袭击。

第三,根据以往的袭击经验,一次成功的恐怖袭击事件将会很可能鼓舞甚至刺激其他恐怖分子在短时期内发动更多的恐怖袭击。此次袭击事件之后,包括希伯伦在内的约旦河西岸不少城市的巴勒斯坦青年人纷纷庆祝,并且将袭击者视为“英雄”,这凸显出未来一段时间以色列可能面临的更大的安全挑战。

同之前恐怖袭击后的处理手段类似,以色列的震慑手段仍然包括两方面。一方面,以色列针对袭击当事人及其家属进行严厉的报复和调查,比如派部队封锁两人所在的村庄——希伯伦的雅塔村,除了就医和人道救援事务之外,所有人员不得出入;强拆当事者家人的房屋,以此向其他巴勒斯坦人宣示报复;抓捕和审讯周围关系密切的亲友,希望能够得到有价值的情报等等。

另一方面,以色列推出多项措施,防范可能来自巴勒斯坦人的袭击风险。比如取消斋月期间约8.3万名巴勒斯坦人进入东耶路撒冷和以色列的许可证;取消巴袭击者家人及亲戚等200多人进入以色列的工作许可;在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之间修建更多隔离墙;在东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增派警力等。

亡羊补牢之外,以色列情报机构恐怕有更多的工作需要完善。比如在此次袭击发生之前,有消息显示,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情报机构就已经向以色列情报机构发出了预警:两名来自希伯伦雅塔村的巴勒斯坦人已经失踪数日。但是很可惜,这一情报或是巴以双方交流不畅,或是以色列方面没有足够警觉,最终并没有阻止此次袭击事件的发生。未来如何提升巴以双方情报机构合作的效率,恐怕也是考验以色列反恐能力的一个重要议题。

不过公允的讲,以色列仍然很安全。此次袭击事件之前,以色列国内已经很少发生类似的闹市区袭击事件;袭击发生后,以色列安全人员迅速处置,成功生擒一名袭击者,并且很快将另一名袭击者逮捕。这些都表明以色列的反恐防护体系健全有效。尽管袭击风险会在未来增大,但是以色列仍然是安全的。

————–

相关阅读:

特拉维夫枪击案四死多伤 以色列暂停向巴勒斯坦人发通行证

伊朗指挥官称能“在八分钟内”消灭以色列

哈马斯袭击以色列的地道再现 下一轮冲突不可避免

耶路撒冷公交车爆炸致21人受伤 警方称是恐怖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