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特拉维夫周五枪击事件的主要嫌疑人仍在逃,仅根据现阶段的调查很难看出该事件与过去三个月甚至过去几年发生的巴勒斯坦恐怖袭击案有多少相似之处。

如果正如警方怀疑的那样,1月1日特拉维夫市中心致命枪击事件的确是由来自以色列北部村庄阿拉拉的29岁青年纳沙特•梅勒赫姆(Nashat Milhem)发起,那么该事件就不属于“第三次巴勒斯坦大起义”,或者巴勒斯坦人实施的犯罪行为。这起案件的作案风格、手法以及逃离现场的作案者均与前者不同,不是自杀式袭击,也不是2001年发生的自我牺牲式袭击,当时带着武器的巴勒斯坦人冲到餐馆或其他娱乐休闲场所,随意扫射民众,直到把所有人都杀死。

(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宣布对该事件负责,也没有任何组织宣扬无辜民众的死亡。要说最近这起恐怖袭击是“独狼”行动也不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这次的枪击事件可能受到了国外恐怖袭击的启示,而后者是在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意识形态影响下实施的。

此次事件与巴黎11月13日导致130人死亡的恐怖袭击案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犯罪嫌疑人逃离现场及其选择的作案目标——在熙熙攘攘的城市街道上喝咖啡的年轻人。显然,恐怖分子企图逃生,并且继续亡命天涯(至少到现在为止是这样的)。

纳沙特•梅勒赫姆是否受到了伊斯兰国组织的启发?可能。以色列国家安全机构辛贝特几乎每周都能逮捕到受伊斯兰国组织激发,计划实施袭击事件的组织或个人。伊斯兰国成功鼓舞了一众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战争。有些信徒很可能会选择留在以色列,谋杀那里的叛教者,而不是山长水远跑去伊斯兰国管辖的土地。最终以色列阿拉伯社区的某个恐怖分子可能会躲过和侵入以色列不完善的情报组织,进而实施类似袭击。

伊斯兰国头目阿布•伯克尔•阿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在其最近一次公开讲话中也强调了巴勒斯坦战区的重要性,甚至扬言要袭击犹太人,所以得出以下结论也并非不合理:他的讲话激发了阿拉伯裔以色列人社区的部分不良分子,甚至可能只有一个不良分子受到启发犯下恐怖罪行,而这个罪犯已身染多个不良嗜好,包括吸毒。

梅勒赫姆的家人称其患有严重精神疾病。但作案手法却表明嫌疑人异常冷静,规划严密,远不像所谓严重精神疾病患者应有的举止:选择目标、从其父亲处盗取武器、射杀、逃离现场、随后的接连杀人嫌疑(案发后约一小时,一名出租车司机阿敏•沙班被杀害,警方表示为同一作案者所为)以及至今仍逃亡在外。

诚然,袭击动机可能比直接意识形态影响更加复杂。精神疾病、宗教激进思想和复杂前科(嫌疑人曾因盗窃士兵武器被判入狱,亲戚被警察杀死,吸毒)的共同作用可能形成了极其危险的混乱心理。但综合他的行为,不能仅用简单的精神疾病或精神分裂来解释。

可能梅勒赫姆事件显示了以色列或许难以招架伊斯兰国模式的新型国内恐怖袭击。这已不再是欧洲或阿拉伯世界特有的问题。正如伊斯兰国成功给巴黎、德国和比利时的穆斯林“洗脑”,这个圣战组织当然有可能成功在以色列的穆斯林群体中灌输憎恨和激发暴力,教唆这些“独狼”拿起武器,屠杀包括犹太人和穆斯林等在内的以色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