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如愿赢得大选,获得入主白宫的通行证。这位饱受争议的新任美国总统上台后与以色列的同盟关系将何去何从?

大选投票开始前,特朗普的高级助手和顾问在谈到关于中东议题时向《以色列时报》透露,尽管言辞中曾透露出些许独立派的口气,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将坚决维护以色列防御措施,并将以色列的利益作为他执政任期内的核心考量。

特朗普的亲信表示,他的计划将可能打破美国长期以来对以色列的立场,尤其是将放弃以两国制作为解决巴以冲突的方法。

“两国方案并不是首选。”特朗普的首席顾问说道。

然而,特朗普在竞选却表现出了与其顾问观点不一致的地方。特朗普自己所说的话与其团队所说的话之间、或是他目前所说和他未来所要做的之间,都可能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曾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任内担任中东和谈特使的丹尼斯·罗斯(Dennis Ross)在采访中表示:“特朗普曾做出过各种承诺,因此很难断定他未来究竟会怎么做。”

例如,在今年的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政策会议上,特朗普表示他要“销毁与伊朗达成的灾难性协议”,却又说要“执行早前协议的条款以追究伊朗的责任”,这让人对于他将如何处理伊朗问题不禁生疑。

不过,总统事务权威专家、诶过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本杰明·维特斯(Benjamin Wittes)表示,可以确定的是,特朗普尽管在国内事务上需要面对更为严格的制衡,却有很大自由来决定以色列和伊朗的事务。

美以关系未来如何?

谈及美以同盟,特朗普社交圈内人士表示,他想要缓解奥巴马8年任期内与以色列的紧张关系。已退休的外科医生、前总统候选人本·卡森(Ben Carson)表示:“特朗普将会成为以色列的好朋友,漫长的寒冬期就要结束了。”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院神经外科总医生卡森在大选的初选时曾是特朗普的竞争对手。2016年3月,卡森在退出选举一周后发声支持特朗普,称他为“需要被倾听的人民之声”。

卡森在上周的采访中表示,特朗普“承认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共同基础,以及美国与以色列之间密切联系的重要性”。

他强调,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将尽一切所能实现伊朗无核化,促进地区稳定,增进两国之间互信。

特朗普自己所表述的双边关系与卡森的描述没有出入。但在竞选中,特朗普谈及以色列时表述却出现了差异。

特朗普在2月份时发誓在巴以冲突问题上保持中立,此举激怒了许多亲以色列的团体;而一个月后特朗普又表示他要让以色列和韩国、日本和沙特阿拉伯等其它盟国为各自的防御援助买单。特朗普因此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许多国家都能自己买单,他们能够付得起高价。”后来,他收回了这番话。

如果容易情绪激动的特朗普要表达对以色列的不满,他可以在自己的权力范围内中止目前的协议,不仅仅是最新的这次美国史上最大的军事援助——奥巴马政府与内塔尼亚胡总理签订的380亿的十年谅解备忘录。美国法律中并没有明文规定能阻止他这样做。

维特斯表示:“谅解备忘录是与以色列行政部门达成的协议,仅此而已。新一任的总统完全可以把它变成一纸空文。”

特朗普的一位高级以色列顾问、破产法律师大卫·费德曼(David Friedman)则表示,特朗普不仅支持谅解备忘录,必要时还愿意提高援助金额。他说道:“如果需要更多援助资金,特朗普会很乐意听取以色列的意见。”

费德曼是上周发布“十六点意见书”的两名以色列顾问的其中一名。意见书表示要加强美国对以色列的援助,并细化了美国总统候选人能够做出的承诺,如承诺美国将拒绝采取对以色列不利的措施。

不过这份文件并未得到特朗普的批准,文件的顾问则表示意见书是基于特朗普以往的立场所制定出来的。

美国使馆迁往耶路撒冷?

意见书中有一个前几次大选的诸多候选人作出但并未实现的承诺: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特朗普于2006年皈依了犹太教的女儿伊万卡·库舍尔(Ivanka Kusher),最近也重申了这一点,她告诉佛罗里达州的选民,她父亲百分之百会将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

作为特朗普在国会最大的支持者、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的最大心腹,阿拉巴马州参议员杰夫·赛辛斯(Jeff Sessions)向《以色列时报》证实,特朗普对于迁移大使馆的事是认真的。首位支持特朗普的参议员赛辛斯在采访中表示:“特朗普非常支持将耶路撒冷作为以色列的首都,我认为他对于大使馆迁馆是深思熟虑过的。伊万卡以及他团队的意见都会影响到他的决定。”

不过一些资深外交官对特朗普的承诺还是持怀疑态度。丹尼斯·罗斯表示:“事实上每个总统候选人作出的承诺都没有兑现。他们只是在办公室里作出决定,并非进一步采取推进措施。”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乔治· H·W·布什总统的前特别助理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表示,如果新一任总统想要打破传统,不仅会对美国在冲突调解中的作用产生不利影响,还会增加地区的不稳定因素。

哈斯表示:“这样做会导致与巴勒斯坦的沟通更为复杂,增加与阿拉伯当局的问题,还会导致巴以问题和美以问题成为中东的焦点,而这一切本都是可以避免的。”

巴以关系何去何从?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表示他将努力斡旋以促成巴以之间的和平协议,即便共和党采取的是不支持两国方案的政策。

哈斯认为新任总统不应该将巴以问题作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核心事务。他表示,特朗普是否将此目标作为首要考虑将产生重要的影响。

他说:“即便全身心投入,也不见得能够解决问题。解决巴以冲突的时机还未成熟,但这并不是说要撒手不管。当然我们还要继续将一些规则和协议付诸实施,这样时局也不至于恶化。”

特朗普的顾问表示,特朗普还没有决定如何解决巴以冲突,但他欢迎听取各种新的想法,包括两国方案框架之外的思路。

卡森表示:“特朗普将听取大家的建议。正如《圣经》中所说,‘谋士多,人安居’。”

费德曼在他与特朗普讨论中表示:“两国方案并非首要考虑,我不认为他会执着于某个特定的结果。两国方案是一种出路,但绝不是唯一的出路。”

赛辛斯强调,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会采取现实的解决办法,不会陷入无法兑现的承诺。他表示,特朗普将与以色列展开探讨有利于促进地区和平的对话。

特朗普的亲信表示,特朗普认为解决冲突问题是要建立在双方都想要和谈并且达成协议的基础之上。但是特朗普会怎样发挥自己作为调解者的作用,还不得而知。

虽然特朗普想要改变他的中立态度,但他还没有做出明确的态度改变。他在网站的视频里表示:“我想要尽可能保持中立,只有这样才能得到调解双方的积极配合。”

特朗普还没有公开表明过其解决巴以冲突的立场。美国外交政策研究界的主流观点认为,为了实施两国方案,确保以色列作为民主犹太国家,美国要尽力使以色列将定居点冲突无论如何都保持在最小范围内。

费德曼表示,特朗普将不会对以色列发号施令。

——————

相关阅读:

民调:以色列人更支持希拉里赢得大选

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向哭墙递送心愿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