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犹太裔美国人诺亚•莱维特(Noah Leavitt)和韩裔美国人海伦•金(Helen Kim)在攻读硕士时相识并开始约会,那时类似的犹太-亚裔情侣并不多。

十年后,莱维特和金结婚了,准备迎来第一个孩子。他们开始注意到每周至少有一对犹太-亚裔夫妇在《纽约时报》的结婚公告栏里宣布结婚。2012年5月,Facebook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犹太人马克•扎克伯格与美籍华人医生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结婚,当时犹太-亚裔通婚已经非常普遍了,专家认为对这类异族通婚已经没必要大惊小怪了。

43岁的金是社会学副教授,而47岁的莱维特则是华盛顿沃拉沃拉惠特曼学院的学生副院长。他们开始疑惑,亚洲-犹太通婚是否正成为趋势?如果真是这样,又是什么因素把夫妻双方吸引到一起?在种族、民族和宗教存在差异的情况下,他们又将如何决定孩子的抚养方式呢?

作为学者,他们也注意到,尽管有大量异族通婚的一般社会学文献,但是犹太-亚裔通婚的研究却是一片空白。

海伦•金和诺亚•莱维特和他们的两个孩子(图片来源:供图)

海伦•金和诺亚•莱维特和他们的两个孩子(图片来源:供图)

“在社会学领域,研究跟自己相近的群体非常普遍。主体性启发学者思考,完全没有负面作用。”金说道。他们夫妇从那之后决定从事一项长达7年的研究,以填补这块学术上明显的空白。新近出版的JewAsian: Race, Religion, and Identity for America’s Newest Jews(“犹亚人”:美国新生代犹太人的种族、宗教和身份认同)一书为他们的研究画上了句点。

这部著作既有严谨扎实的学术基础,又通俗易懂,任何读者有兴趣了解犹太-亚洲通婚夫妻及其家庭在美国如何融入更广泛的多种族身份和宗教信仰背景以及通婚历史背景,都能在书中找到答案。

书中最吸引读者的章节讲述了犹太裔美国人和亚裔美国人夫妇的日常生活,以及他们抚养孩子过程中在种族、民族、文化和宗教身份认同方面做出的决定;此外,作者还探讨了这些家庭的成年子女如何认知自己的犹太身份。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深入研究了这些因素对整个美国犹太群体的意义。

金和莱维特的研究中定性研究远多于定量研究。金强调说:“我们的样本量太小,无法从统计结果中得出一般性结论。”

他们通过犹太人和社区研究所的Be’chol Lashon部门给犹太组织、犹太教堂、拉比协会和社会服务机构发放调查问卷,收到250份回复,从中选了34对犹太-亚洲夫妇进行面对面采访。这些夫妇来自洛杉矶、橙县、旧金山、奥克兰、纽约和费城,有不同的宗教信仰和程度、种族背景、性取向和性别配对,有些育有孩子,有些没有。虽然通常情况下是亚裔美国女性嫁给白人犹太男性,但样本的异性恋夫妇中有一半是白人犹太女性嫁给亚裔美国男性。

作者还采访了居住在同一城市圈的39名出生于犹太-亚洲通婚家庭的成年子女,他们并非来自接受采访的异族通婚家庭。样本量很小,仅有14名男性和25名女性,年龄在18岁至26岁之间。其中22名声称有中国大陆血统,其他人则有台湾、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韩国或印度血统。犹太血统方面,绝大部分都有东欧的犹太血统,26名来自改革派家庭,2名来自保守家庭,11名来自无宗教认同的犹太家庭。亚裔父亲或者母亲有改信犹太教的,也有穆斯林、天主教和新教教徒,另外还有4名无神论者。

虽然样本量小,但是可以看出,犹太人只与基督徒通婚这一观念似乎并不对。同时,皮尤研究中心开展的人口调查和美国人口普查等无权要求被调查者提供宗教信息,因此,研究人员很难详细了解真实情况。

莱维特夫妇之所以有兴趣了解父母的努力和成年孩子对自己身份认同之间的一致性,是源于他们的日常生活经历。

莱维特说:“我俩都工作在文理学院,这里的学生特别关注身份认同的问题,很多都有多民族和多元文化背景。”

他补充道:“这些学生可能来自这些跨种族背景,但他们也想知道应该如何建立自己的、可能跨种族和民族的家庭。学生正在寻找解决方案的例子,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本书就是为他们而写。”

研究人员在采访这些年轻人时最深刻的印象是,许多人对自己的犹太身份有强烈的认同感。

莱维特说:“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外表不像犹太人的混血孩子没有强烈的犹太身份认同和行为特征。他们错了,这种假想非常不符合实际。”

这一发现与两人的研究结果不谋而合。他们发现在这些异族通婚家庭中,犹太教和犹太文化倾向于占主导地位,亚裔配偶和另一半一起按照犹太人的传统抚养孩子。这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亚洲人对犹太传统和文化的赞赏,还有一个原因是相比亚洲社区,美国犹太社区能提供更多的资源来帮助这些家庭按照本民族的文化和传统抚养孩子。

事实上,金和莱维特听到许多被采访的亚裔父母表示,他们担心没法将自己的亚洲身份成功传给下一代。

同时,成年子女认为十分重要的是父母要让自己全面接触自己身份和文化传统的方方面面,这样才能彻底了解自己的身份。他们表示,这不会削弱自己强烈的犹太人意识,也不会减少参与犹太生活的兴趣。

金指出:“代际之间存在转变。安吉拉•布达尔(Angela Buchdahl)是首位亚裔美国拉比,也是首位亚裔美国领唱者,父亲为犹太人,母亲为韩国人。哪怕是她,,在成长过程中也因种种挑战而一度不想成为犹太人。但今天的年轻人不会因为别人质疑他们的犹太身份的真实性而打退堂鼓。对于自己的犹太人身份,他们非常自豪,也十分积极。作为犹太-亚洲后裔,他们觉得很酷。这并不一定会冲突。”

在社区层面,金希望《“犹亚人”:美国新新犹太人的种族、宗教和身份认同》能够建立或参与持续的对话,讨论美国犹太群体内部的种族差异以及对包容性,特别是包容有色犹太群体的需求。

此外,在研究和写作该书的过程中,金和她丈夫本人也受到了很大影响。

莱维特解释说:“从其他家庭听到的信息对我们的人际关系有所启发。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反思自己的生活,对现实进行核查。”

也许最有意义的是,去年12月完成该书时,金正好也决定皈依犹太教。

金说:“在改信犹太教之前,我和许多接受采访的非犹太裔配偶情况相似。跟他们一样,我也一直在按照犹太教的传统抚养孩子。”

金4岁的女儿塔里亚认为自己是犹太人,因为她做的是犹太人的事,但她8岁的儿子阿里并不这么认为,理由是母亲不是犹太人。对于金来说,重要的是,孩子们现在已经长大懂事,能够理解她皈依犹太教。

她说:“最近人们更加关注有色人种,我能看到自己被更大的犹太社区接纳,所以最终我很乐意改信犹太教。”

———–

相关阅读:

研究:亚犹家庭的子女犹太身份认同感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