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以色列非宗教性的节日之一,以色列独立日于上周在聚会、烧烤和狂欢中结束。无论是在开放的地中海沿岸城市特拉维夫,还是高踞于山顶庄严肃穆的耶路撒冷,全以色列的民众都在以最可能的方式释放自己:年轻人和小孩们精心装扮,高举国旗在午夜的大街上高声唱歌,呼喊口号,嬉戏到末班车开走也不尽兴;大学里学生们彻夜轰趴,音乐声和喊闹声响彻周边,分贝数绝对扰民,可周围的家家户户却乐而顺之;中年和老年人聚集到广场上,集体观看纪念仪式和歌舞表演,拍手合唱直到深夜散场……

然而就在独立日的前一天,以色列人以沉痛的心情度过了“阵亡将士纪念日”,纪念阵亡的士兵和恐怖袭击的遇难者,两次拉响全国警报,全国上下笼罩在一片悲痛中。再不久之前的5月4日,以色列人以同样的心情和仪式度过了大屠杀纪念日。一前一后,一悲一喜,让人不禁恍然。

诸如逾越节、赎罪日等犹太传统宗教节日以回溯历史铭记过去苦难,而诸如普珥节、独立日等节日则一片狂欢祥和。悲苦与乐观并存,恐怕是犹太人民族性格中最突出也是最矛盾的特点所在。历经千年流亡,犹太人对重新回到这片“应许之地”无比珍视,不仅誓死守卫,更不断开疆扩土,声势日益壮大,个中利益冲突孰对孰错复杂难解,此处不作讨论。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犹太民族为主体的以色列塑造国家和民族记忆、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努力十分成功。大屠杀纪念日前后,社交媒体与传统媒体宣传不断,中小学用诗朗诵等集体仪式纪念大屠杀;大学里人们自发聚集在草坪上,安安静静地聆听纪念讲话,并点亮蜡烛纪念先烈;鸣警报默哀作为一项全国纪念项目,其统一性所生发的仪式感不仅让以色列人铭记历史,爱国之情更浓,更让旁观者为之动容。人们发自肺腑缅怀和纪念先辈,在举动中无形宣传着以色列的叙事视角。从这个意义上讲,以色列以历史为主题的公共外交十分成功。

历史的作用不仅在于纪录和传承过去,在现代国家意义上更扮演着提升国家凝聚力的角色。以色列将这一点发挥到极致,“苦难教育”使其在周边虎视眈眈的情况下越战越勇,在地中海东岸繁荣开花。然而一个国家若无真正强大的凝聚力作为支撑,“苦难教育”也徒有其表。因此,以色列爱国主义教育的成功之处在于其背后有着强大的精神内核支撑。

以色列强大精神内核的来源有两处。其一便是内合力。这个历经千年流亡的国家,二战后以犹太民族为主体重新建国,至今仍不断吸引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回归。犹太人在世界各地的不乐观处境与其社群内部文化的良好传承使得以色列自身充满着高度吸引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犹太人移民至此,追求犹太社群内的安定与归属感。这种内合力使得犹太社群内部以家庭为纽带的文化传统生命力旺盛,在地中海东岸的贫瘠土地上重新扎根,生生不息。

如果说以色列的内合力局限于犹太社群内部,那么第二层精神内核来源便与所有以色列人息息相关。以色列创业加速器Startup East首席运营官诺亚•穆扎菲(Noa Muzzafi)在接受采访时曾说:“以色列目前的成就得益于其自身的危机感。”这也道出了以色列强大精神内核的第二层来源所在:外患。这个面积仅有中国南宁大小、人口仅为850万的蕞尔小国,与巴勒斯坦地区冲突不断,并面临着阿拉伯国家来自三面的包围与打击,自建国起便时刻面临着战争的威胁。

以色列国土面积过半是沙漠,自然资源匮乏,以色列人在此等艰苦条件下毫无选择,只能一方面最大化利用有限的条件实现生存自足,另一方面发展军事保障国家安全。其结果是,以色列首先将自己打造成除美国硅谷外最核心的研发中心,成为“科技孵化器”,并在农业等一系列领域达到世界顶尖技术水平,同时具备了强大的军事力量。

这样的成就与那样的问题,让以色列对现有的一切倍感珍惜,既骄傲自豪,又忧心忡忡;既谨小慎微地铭记苦难虔诚“赎罪”,又以上帝选民的姿态开怀恣意地庆祝那些历史上的胜利。以色列人的性格,因此如其当前的社会状态一样充满分裂与矛盾,并招致敌意,然而他们对此并不十分介意,甚至充满自豪。来自英国的犹太人杰瑞米如此评价:“以色列人,或者更准确地说以色列犹太人,他们就像仙人掌的果实,表面上都是刺,让人觉得很难接近,然而掰开才发现,果实非常甜美可人。”

建国68年之际,尽管问题依然不断,以色列成就却也斐然。历史上的悲苦、周边国家的敌意、奋力发展的成就以及植根民族性格的骄傲等,都使得独立日的狂欢和前夜的悲恸既让人匪夷所思,又合情合理。人们的恣意狂欢和潇洒的生活态度,颇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风骨。立足长远,享受当下,这一生存哲学或许是值得我们欣赏和借鉴的。

———–

相关阅读:

珍贵影像:那些年以色列人这样庆祝独立日

以色列人为国自豪但对政治体系不满

以色列历史上鲜为人知的十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