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爱好者纳塔莉•哈勒夫(Nathalie Half)习惯带自己的孩子去博物馆参观,这样孩子们也可以享受艺术展览。当孩子年纪还小,愿意跟着妈妈到博物馆听故事,。然而当孩子进入青少年时期,让他们去博物馆开始变得有点困难。再之后,这简直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孩子们失去了兴趣,不愿意跟她去博物馆了。

此时,哈勒夫想到了创建Museloop的点子。初创公司Museloop位于特拉维夫,目的在于提升博物馆适用于全体参观者的有趣程度、增进互动及学习体验。哈勒夫与共同创始人凯伦• 伯勒(Keren Berler)共同研发游戏应用,游客下载该应用之后即可徜徉于博物馆中,寻找艺术作品并开始游戏。

例如,Museloop用户接受游戏指令,寻找手机上的图像与现实艺术品之间的不同处。当用户找到正确答案时,会得到关于这件艺术品或艺术家的有趣故事一则,之后用户可以进行下一个指令。另一个游戏I Spy要求用户寻找绘画中的指定物品,或者以重建拼图的方式再现完整绘图。用户也可以通过玩游戏寻找艺术品中隐藏的线索。每一次游客成功完成任务便可获得一条关于艺术品的信息。

伯勒在采访中称:“这些游戏能够使参观者真正观赏艺术品,注重细节,同时也可了解艺术家及其作品的相关故事。博物馆及游戏用户给予我们极好的反馈。”

增强现实游戏因上个月谷歌与任天堂发布《宝可梦GO》大获成功而进入公众视线。无论年纪大小,《宝可梦GO》用户走上街头抓捕隐藏在真实世界环境中的卡通精灵。一些博物馆拒绝游戏用户进入纪念二战犹太人大屠杀的区域,而其他博物馆则欢迎游戏用户走进展厅、拿起手机分享博物馆展品并与其互动。

“人们有时候问我,博物馆使用手机应用作为介绍展品的工具,这是多么的异想天开。”伯勒说道,“事实上, 部分博物馆允许游客使用《宝可梦GO》,这对于Museloop来说是极好的消息。一些博物馆通过允许游客在馆内召唤小精灵并向这些游客提供折扣而获利。”

“这表明博物馆现在意识到吸引年轻游客的重要性,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跳出传统思考模式。”

据纽约数据分析公司CB Insights的报告显示,2016年增强现实与虚拟现实公司在76笔创投基金交易中获得投资金额约13亿美元,破历年融资记录,与去年相比该数据增长了85%。谷歌、苹果等科技巨头也在争相收购该领域的公司。

游客使用Museloop,可通过文字并非语音进行全程互动,以避免打扰其他参观者。伯勒称,让大众了解该应用并下载使用是目前所面临的挑战。例如,以色列博物馆连同门票向游客提供明信片,而哈勒夫和伯勒也积极与博物馆合作,为游客下载该应用寻找机会。

“我们仍在寻找如何让大众了解并下载我们的应用的办法。”伯勒表示,“以色列博物馆为当日获得最高分的游客下次游览提供两张免费门票。另一个想法即设立得分直播板,所有正在使用应用的游客得分都会显示其上。”

伯勒还提到版权问题并不困扰她们。超过七十年的艺术品不再受版权保护,当代艺术则是受“公平使用”保护。伯勒称,在某些情况下博物馆向艺术家或是他们的家人请求在手机应用中使用该艺术品的许可。

两位创始人与以色列的博物馆就游戏内容紧密合作,在9月份由创业国度中心与索瑟比保罗 •辛格基金会共同举办的“艺术创新”国度展览上将向博物馆管理人员及艺术品收藏家展示Museloop。7月,Museloop完成了由以色列精英情报部门8200部队退伍士兵创立的EISP 8200加速器项目。

游客已经可以在以色列博物馆及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中使用该应用,在苹果商店或Google Play中搜索Museloop或博物馆名称即可下载。犹太大流散博物馆近期成为了Museloop最新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