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说服人类需作出更多努力保护濒危物种,自然保护倡议者对国王、总统和教皇试遍了请愿、抗议、挑衅和恳求等方法。而现在,由海法大学尤里•沙纳斯教授领导的团队将尝试一种不同的策略——钱包的力量。

沙纳斯牵头进行的新型众筹项目有望能筹得2.5万美元资金,用于成立环保组织,将购买生物多样性“热点”即濒危动植物显著集中分布地区。

沙纳斯认为,那些热点仅占地球陆地总面积的1.4%。购买上述地区后把其变成自然保护区将能拯救其中的濒危物种,并由此拯救地球上的生命。

“时刻保护整个地球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必要。”沙纳斯说,“但如果我们能成功保护哪怕一小部分地区,而该地区是多种濒临灭绝珍稀动植物的家园,我们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阻止当前生物灭绝的脚步。”

根据不同的数据,每年灭绝的物种达数百甚至数千种,估计数量在200到10万种之间。科学家可以更加肯定的是现代化工业时代的生物灭绝率是“自然灭绝率”的1千到1万倍,自然灭绝率是指物种在没有人为干预条件下灭绝。

物种灭绝主要发生在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方——热带雨林,沙纳斯表示热带雨林正以每秒5400平方米的速度在地球上消失。“生物多样性丰富的热点地区的大部分土地都是私有的,我们的目标是通过购买土地来保护这些地区。”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沙纳斯正在为TIME组织(“这是我的地球”)的成立进行众筹,该国际组织将以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为目标,筹集资金并达成购买土地的交易。首个保护地区将由组织所有成员决定。

根据规划,世界上任何个人,无论成人还是儿童,都能通过至少支付1美元的方式加入该组织。每年所有成员将根据国际科学家团队提供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名单,对该组织基金的融资方式进行一次投票。不管捐款数额多少,每位成员都将获得平等表决权。

沙纳斯表示,虽然现在其他组织也在努力阻止生物多样性的破坏,但TIME和他们不一样,将能动员更多当地的力量,而不是根据现有方案来拯救地球。

“该目标不是为了进行某种‘环保殖民’,而是为了帮助当地居民保护他们自己的自然资源。”沙纳斯说,“我们对成立一个能够引导人们从小就树立参与、环境保护以及民主意识的组织很感兴趣。还能在此过程中拯救地球。”

地球上约有1亿种生物,其中经识别的只有不到200万种。但不能仅因为一种物种还未被识别,就认为该物种对地球生态系统的健康运转不重要,或许恰恰非常重要。“我们无法总能推测出某一物种从生态系统消失后带来的后果。”沙纳斯说,“但现实中有些生态系统在其中一种物种灭绝后出现崩溃,已经到了影响人类生活的地步。”

“例如,太平洋海獭的消失导致海胆数量的增加。”沙纳斯说,“而海胆吃掉了为鱼类和其他海洋生物生长提供必要水下栖息地的海草,结果导致渔业崩溃,对很多渔民及其家人造成影响。”

沙纳斯是海法大学生物保护系的教授,当前是美国俄勒冈波兰州立大学的客座研究员,目前已联合一众获得国际认可的环保积极分子和学者来推动该想法的实现。

他表示:“我们最大的挑战就是在全世界推广这一新计划。”

“‘这是我的地球’具有带动世界各地数百万民众参与自然保护的潜力。”沙纳斯说,“我们的新组织为世界各地民众提供了民主的平台,让其有所作为,通过最重要的单一保护管理工具影响决定的产生,保护土地和生物多样性,将有助于带领全球环保工作走进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