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以色列环境学家阿隆•塔勒(Alon Tal)的新书《人口饱和:以色列的人口过剩问题》将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在该书中,塔勒表示若不立即着手控制人口增长,那么以色列的未来将令人堪忧。

塔勒同时也表示,尽管建议年轻夫妻为了以色列的未来减少生育势在必行,但这仍将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

“15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以色列的人口问题,但是我从来都没有信心解决这一问题。”塔勒在内盖夫本古里安大学校园中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这里塔勒教授环境法和环境政策课程。

塔勒明白,十年前或是五年前,当以色列人口还在600万大关徘徊时,他是无法完成这本书的。据以色列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以色列目前的人口总数为852.2万人,比2015年增长2.2%。预计到2035年人口总数将达到1130万人。

2016年4月26日,逾越节期间加利利湖岸到处是度假的以色列人。(图:Hadas Parush/Flash90)

2016年4月26日,逾越节期间加利利湖岸到处是度假的以色列人。(图:Hadas Parush/Flash90)

以色列社会突然惊醒并意识到人口问题带来的影响。独立日野外烧烤缺少场地的危机迫使记者们求助塔勒,人口问题在塔勒新书出版之前便引起巨大关注。“我们正在慢慢地接受生活质量的下降。”

其他人口过多的现象还包括大型教室的出现、过长的等候时间、高昂的住房成本,而这些在以色列人民的生活中已司空见惯。然而没有地方举办野餐烧烤活动,这是万万不能容忍的。塔勒很庆幸人们已开始意识到并讨论人口问题。

发展问题层出不穷

作为资深环境学家,塔勒数十年如一日同威胁以色列生态系统的住房及酒店发展问题作斗争。今年夏天,塔勒与耶路撒冷市政厅、以色列保护自然社团及耶路撒冷当地积极行动家一起阻止在耶路撒冷最后一片未开发区域——即拉莫特南部——开发1435套住宅项目的进行。

塔勒表示,比起抗议每一个威胁环境栖息地的项目开发,稳定人口才是更有效的战略,这样一来国家不必为新增长的人口修建新住宅。

控制出生率是关键

不出所料,塔勒列出两大人口增长率较高的群体:超正统犹太人及贝都因人。据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超正统犹太人群体出生率5.5%,而另一份来自以色列理工的报告中该数据则接近6.5%。贝都因人群体的出生率为5.7%,该群体内的一夫多妻制度也是促使出生率增长的原因。

阿隆•塔勒

阿隆•塔勒

以色列犹太女性平均生育数为3.11,阿拉伯女性平均生育数则是3.17。而2000年初,阿拉伯女性平均生育4.3个孩子,犹太女性平均生育孩子数为2.6。

这些数据几乎是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生育数1.68的两倍。以色列为经合组织成员国中生育数最高的国家。排名第二的是墨西哥,女性平均生育数为2.22。该组织提出一个国家维持稳定人口应将出生率数持在2.1左右。

塔勒希望这本书能够鼓励其他社会群体寻求社会政策的改变,这将为遵循“合理家庭计划”的家庭带来实质性好处。社会政策的改变包括彻底取消政府儿童补助金、增加教育机会。

“人们不应因家庭成员多而获得政府资助,这项社会政策十分糟糕。我并不是说要取消这一政策,每个人都有生育的权利,我支持人权。但是社会不能因此而支付大笔钱财。”

1977年,以色列总理贝京在与超正统犹太人党派Agudath Israel的联合同意声明中豁免在犹太宗教学院读书的哈瑞迪犹太男性服兵役的义务,使得哈瑞迪犹太家庭无需服役或工作即可获得儿童补助金。

以色列犹太宗教学校的学生(图:Yaakov Naumi/Flash90)

以色列犹太宗教学校的学生(图:Yaakov Naumi/Flash90)

奖励,而非处罚

尽管政府并未对此问题作出即刻回应,塔勒希望其他领域能够行动起来改善人口现状。“我们真正能够做到的是推迟结婚时间。”塔勒表示,“如果女性在25岁时结婚,而不是20岁,那么就可以减少两次生育。”

塔勒推荐最佳推迟结婚的方式是什么?教育。其中包括奖学金事宜,这使得所有社会成员,甚至是最贫穷的人群,都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机会。

对于超正统犹太人和贝都因人来说,世俗教育可意味着就业。塔勒在新书中提到,父亲不在犹太宗教学院读书的哈瑞迪犹太家庭比父亲在犹太学院学习的家庭少生育一个孩子,前者生育数为5.5,后者为6.5。

“我们需向人们提供积极支援。”塔勒表示,“如果你有两个孩子,没错,你的孩子特别是你的女儿将获得大学奖学金。”塔勒也建议小型家庭应优先获得公共住房、赋税及购买汽车及大型家用电器的折扣,正如这个国家接纳新移民时所做的那样。

解决棘手问题 迎来可持续性发展

塔勒表示以色列目前面临着两大问题,其一,人们过于相信以色列的智慧及科技能助国家解决人口过多的问题,同时遵守着《创世记》中要求儿孙满堂的神圣律法。

其二,一些人指责塔勒反犹主义,并坚信以色列需要赢得针对内部敌人的人口战,每一个犹太婴儿都可视为珍贵的资源。而这一问题更加令塔勒担心。

有人认为科技可提供解决办法,塔勒则认为这种说法有部分是正确的。水资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无论以色列人口增长多少,淡化海水设施的出现解决了困扰以色列的缺水问题。滴灌技术使得以色列人均水果出产量比建国之初增长20倍,蔬菜出产量增长3倍。但是由于人口比1950年增长不少,以色列甚至比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更加无法到达粮食自产自足。据以色列农业部数据显示,2013年以色列人食用的卡路里中只有45%来自国内自产粮食,因为以色列可耕作土地不足以解决所有人口的粮食问题。塔勒表示,只有当人口降至150万时,以色列才能达到粮食自产自足的水平。

安全问题是以色列仅依靠科技解决问题的一大隐患。塔勒指出,黎巴嫩真主党只要发射一枚或两枚火箭弹便可彻底摧毁以色列的淡化海水设施,严重威胁以色列居民饮水供给。如果以色列依靠进口粮食,当本古里安机场被迫关闭时,正如2014年的加沙冲突,以色列国内一切粮食供给都将受到威胁。

“我写这本书,因为我相信这是新的锡安主义。有一段时期的锡安主义势在将犹太人带回以色列。我完全赞同,我自己也曾去苏联游说人们回到以色列。”

但是时代已不同。

“如今,锡安主义的成功在于我们能够机智地意识到,如果时代在改变,那么我们也许需要改变。”

塔勒还提到每年新移民的数量与离开以色列去国外工作或生活的人数已持平。以色列于建国之初的十年间吸收了数百万新移民,不同于当时,现在很少有大流散犹太人群体在短时间内大量移民至以色列。“我们可以保留移民法,保留向世界犹太人敞开大门的政策,而我对此也感到骄傲。”塔勒如是说。

“我的意思是说目前以色列人口趋于饱和,没有必要派遣使者游说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告诉他们那里的生活糟透了,他们需要回到以色列的怀抱。”塔勒说道,“我们没有必要告诉人们以色列多么需要你,因为我们并不需要任何人。”

“面对这片应许之地,请让我们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因为我们快把它搞砸了。”塔勒说道,“我们正在丑化这片土地,摧毁生态系统,破坏水资源。如果这里人口只有300万,并且维持在这一数字上下,那么当今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们将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医院,最好的高速公路。这将会是另一番美好的景象。”

“社会政策导致了以色列人口的非可持续性增长 。”塔勒补充道,“我们制造了这些混乱,因此我们要改变现状。世界上有一些国家决定改变人口状态,他们也真的做到了。所以即使是艰难的转型问题,他们依旧做到了,他们的后代会心怀感激。如果我们不改变人口现状,我们的后代会唾骂我们,因为我们被赐予流着奶与蜜的土地,却制造了生态及社会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