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部分人来说,叙利亚难民踏入欧洲土地的场景意味着将面临巨大的困难,例如如何安置这么多人?如何使从未在民主国家生活过的人适应欧洲的文化习俗?如何把保守的伊斯兰教徒和自由民主的欧洲民众融合起来?

但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业区经理奥列夫•泽特伯格更多的把这些难民看成一种资产。他的工作是促成合作,吸引企业进驻他管理的商业区。

“那些喊着要关闭边境的都是目光短浅的人。”泽特伯格说,“通过这一做法,他们正在阻止我们吸纳将能创新和加强我们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人才。”

他表示,瑞典和整个欧洲可以借鉴的做法就在以色列。“吸纳俄国犹太人为以色列创造了奇迹,而我认为我们瑞典和整个欧洲现在有机会把移民创新成功的经验引进我们的国家。”

泽特伯格在特拉维夫城市峰会(Tel Aviv Cities Summit)的非正式会议期间发表了上述言论,在一年一度的特拉维夫城市峰会中,城市规划师和政府官员聚集在一起,讨论如何利用科技帮助城市居民过上更好、更健康以及更有保障的生活。

在这个坚决采取“好篱笆成就好邻居”处事方法的时代,泽特伯格也许算得上是一个大胆的人,或者至少不是寻常人。泽特伯格表示,接收大量阿拉伯、非洲和亚洲发展中国家或政治和经济困难地区的移民将成为一个很大的挑战,但他相信欧洲真的别无他选。

来自瑞典的泽特伯格表示:“我当然清楚单一民族社会接收数万甚至数十万‘不同’族群民众所带来的问题。”从文化角度看,瑞典是欧洲传统的最为单一的社会之一,仅有1000万人口,意味着数十万移民人口将带来极大的影响。“当然,移民问题需要巧妙处理,但此前也有成功安置移民的先例。”

从过程和利益两方面看,最好的例子就是以色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对俄国犹太移民的大量接收。

“以色列人应该比很多其他国家的人都更清楚接收移民的意义。”泽特伯格说,“许多人相信,来到以色列的俄国犹太人带来了他们的技术和积极性,成为了打造创业国度的中流砥柱。虽然以色列面临的挑战不同,你们不需要处理宗教问题,而我们面对叙利亚移民时则需考虑这一点,但事实是即使是一个很小的社会,也能成功吸收大量移民。”

和所有人一样,泽克伯格对穆斯林群体在欧洲造成骇人影响的故事非常熟悉,从警方所谓不敢涉足的法国和英国穆斯林社区,到穆斯林牧师不考虑个人权利受当地法律保护而在他们社区内施行的内部法律体系,他认为欧洲各国不应该因为这些说法就把穆斯林移民拒之门外。“每个宗教和文化都有着不同的特征,有些比其他的更激进。犹太人和基督教徒就是这样,穆斯林文化有自己的特色又有何不可?你不能用同一支画笔去描绘所有的种族,而我们知道有很多中产阶级和上层社会的穆斯林教徒成功在欧洲和美国安了家,他们一听到代表他们的ISIS或基地组织就会害怕。”

泽特伯格相信,当前的移民浪潮或将成为欧洲的“俄国犹太人”时刻。“这些人大都受过教育,掌握了技术,他们花了一大笔钱让走私贩帮助他们进入欧洲的事实就能证明这一点。不幸的是,大家都知道欧洲正遭遇人口悬崖危机,如果没有新鲜血液的注入,我们将慢慢枯萎,最终凋落成土。而新移民年轻、雄心勃勃,还有技术,这些正是我们和欧洲其他国家实现未来繁荣所需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