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移性黑素瘤是一种最为致命的皮肤癌。对大多数病人而言,转移性黑素瘤转移到大脑就相当于宣判了他们的死亡。什么样的机制导致了癌细胞早期转移几率增长,致使大脑微环境和转移性细胞互相影响,这点目前还是一个谜。

现在,特拉维夫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有一种新的方式可以在转移的癌细胞出现无法动手术解决的恶性增长前几个月就检测到大脑微转移现象。据这项研究显示,微转移的癌症细胞会阻止胶质化,也就是阻止大脑对于损伤的自然反应,从而帮助癌细胞微转移的增长。特拉维夫大学在一项声明中表示,这可能可以帮助人们在第一阶段发现脑部肿瘤,进行早期干预。

这项研究由特拉维夫大学赛克勒医学院病理学系的内塔•埃雷兹(Neta Erez)带领,发表在《癌症研究》上。

埃雷兹和她的团队使用小鼠模型研究、跟踪记录了脑部自发的黑素瘤转移行为。她和她的同伴仔细检查了黑素瘤转移的所有阶段:一开始,他们在皮肤上观察到了黑素瘤,然后观察到了黑素瘤的初步消失,再然后是癌细胞在全身的微转移扩散、形成肿瘤被发现,最后导致死亡。

今天我们所使用的技术无法探测到黑素瘤的微转移。患者最初的黑素瘤消失后的几个月或几年里,他们可能会误以为自己身体变得健康了。

然而,最初的肿瘤消失后,转移性癌细胞会扩散到全身,出现在大脑或其他器官。而且,在微转移阶段,这一扩散是无法检测到的。这些癌细胞会学会如何与全新的脑部微环境中的细胞交流互动,即与那些一开始对它们抱有敌意的细胞交流互动。最终,肿瘤会再次出现。而且那时,患者要想再接受治疗就太迟了。

埃雷兹把散播性转移细胞一开始在其他相隔较远的器官增长的阶段称之为转移行为的“黑匣子”。“我们相信,我们已经发现了可以描绘这一黑匣子特性的工具,”埃雷兹说,“这正是发展可能可以防止脑部出现肿瘤转移复发的治疗手段的关键所在。”

人体中的每一个器官都有一个防御系统——细胞。它会探测入侵者;如果有组织受到伤害,这一防御系统就会被触发,比如组织受到中风或病毒性感染的伤害时,防御系统就会启动。防御系统一旦启动,这些细胞就会引起炎症反应。

“在癌细胞转移最早的阶段,我们已经可以观察到胶质化和炎症的现象了。大脑会把癌细胞微转移入侵视作组织受损,并引发其自然防御机制——炎症反应。”埃雷兹说道,“我们发现,不幸的是,炎症反应会被增长更快、渗透更深的癌细胞截断,因为脑部血管比人体其他任何部位的血管都更容易被渗透。我们发现,所有这些都会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发生。”

埃雷兹目前正在研究脑部生物反应的具体分子机制,想要找到一种阻止癌细胞转移的方式。“我们希望能够利用老鼠,研发出一些有利于人类的探测工具。”埃雷兹说道,“我们不是在寻找治疗黑素瘤的方法,而是在寻找能够帮助我们预防黑素瘤癌细胞微转移的分子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