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对以色列青少年的长期研究表明,中度肥胖有可能会危害成年时期的心脏健康。

这项研究的发起人是希伯来大学-哈达萨布莱恩公共健康与社区医学学校的杰里米•卡克(Jeremy Kark)教授和哈盖•莱文( Hagai Levine)博士,结果显示,体重指数正常的青少年随着年龄增长患心脏病和其他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会增加。

1967年到2010年间,以色列军队为征兵测量并记录了以色列230万17岁青少年的身高和体重数据,这些数据正是这份研究的基础。研究结果于周四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公布。

虽然很多营养学家一直批评体重指数(BMI)并不准确,也和现代生活方式无关,但其仍是医生和政府卫生官员衡量一个人胖瘦程度的主要指标。

BMI是用体重公斤数除以身高米数平方得出的数字,在网上也可以找到很多BMI计算器。一般来说,BMI数值在25以下为正常标准,超出这个数值则是超重或者肥胖。

但对于20岁以下小孩和青少年来说,BMI指标需要根据年龄层和性别做出调整,另外有以年龄和体重为坐标值的特殊“生长曲线表”作为标准,年龄和身高对应的百分点在85%(对应成人BMI指数的25)以下的则为正常体重。

研究人员发起这项研究的原因是过去几年儿童肥胖现象显著增加。本月早些时候由中央统计局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根据目前的BMI评价标准,2014年以色列有21%的一年级学生体重超标,而美国的这个数字为25%,以色列已经快要赶上美国了。

然而,希伯来大学的研究显示,这些判断体重健康的指标可能是错误的。研究人员对几百万人的健康数据(基于他们在以色列的国民健康保险制度留下的记录)进行了几年的跟踪调查,而后续研究共涉及42297007人。研究人员发现,BMI指数正常的人群随着年龄增长因心血管死亡的风险会逐渐增加,而且数值百分比高于20%,对应BMI指数只有 20的群体也是如此。而百分比在50%到74%之间并仍在“生长曲线表”正常体重范围内的群体患心脏疾病的风险的几率增加了50%。

这项研究对17岁的“健康”标准做出了比BMI标准更严格的定义。举个例子,一位高178厘米的17岁男性体重不超过63公斤才能达到20%的基点标准。而根据BMI指数,178厘米的17岁男性体重达72.5公斤仍属于正常范围。

研究人员表示,这项研究有优点也有局限性,而最大的局限性是他们没办法了解跟踪对象的生活方式,很难判定患心血管疾病风险和青少年时期的肥胖有必然联系。

“我们无法排除研究对象是因为生活方式增加了患心血管疾病风险的情况,而这个可能正是导致研究结果和BMI标准有出入的原因,尽管在其他的研究中限定吸烟条件并没有对结果造成影响。”研究人员说。

另一个不足是由于数据来自以色列国防军的征兵记录,“研究样本主要代表了以色列青少年时期的男性犹太人而非色列妇女,我们的结果还需要在其他种族群体身上进行验证。”

但研究人员表示无论如何必须认真对待这项研究的结果。

“我们研究的范围非常广,后续调查涉及4200万人,提供的数据非常足以评估目前公认正常范围内BMI值的数据关联。正常范围的BMI值(比如,5%到84%或者18.5到25)可能低估了青少年时期超重会引发的疾病风险。我们的研究结果展示了过去几十年青少年时期超重和冠心病死亡率两者关系的发展趋势。与老年人心血管疾病死亡率下降相比,几个发达国家的年轻人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并没有下降或放缓增长。”

“我们的发现展示了过去几十年青少年时期超重和中年时期冠心病死亡率两者关系的发展趋势。”研究论文的主要作者卡克教授说, “青少年BMI指数不断增长,青少年超重和肥胖率不断上升,这可能会大大增加未来患心血管疾病尤其是冠心病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