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生态学研究表明,在未来几十年,气候变化或将不会对以色列的植物生长构成严重威胁。通过对数年人为制造的干旱进行研究,得出了与目前科学界共识背道而驰的结论:植物适应能力能抵抗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

半干旱以及地中海气候的生态系统被认为对气候变化抵抗性最为脆弱的,但该研究显示,连续九年通过人工控制降雨的模拟气候变化对以色列上述两个生态系统几乎没有产生任何影响。该研究由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共同完成。

科学家表示,他们也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的研究结果感到惊讶,并推论道,以色列以及地中海东部其他地区的植物可能在经历数千年的干旱和多变气候后,已对气候变化产生抗体。其中,干旱和气候的多变性或可追溯至约瑟夫在圣经中预言的七年饥荒。

该研究于本月刊载于《自然通讯》杂志,或能帮助以色列和世界其他地区更好地解决全球变暖问题以及由人类活动造成的其他气候变化问题。

负责该项研究的特拉维夫大学植物生态学家马塞洛•斯滕伯格(Marcelo Sternberg)教授表示:“根据我们的研究,气候变化将对所有半干旱地区造成重大影响的假说应被推翻。”

尽管该研究是中东迄今为止历时最长的气候变化实验,其也只能大致模拟气候变化的影响。考虑到自然生态系统的复杂性,科学家表示他们的研究结果只能适用于未来几十年。

打破陈规

气候学家预测,气候变化或可波及地中海东部地区,包括从希腊到埃及的大部分地区。届时,降雨量可减少30%之多,温度将升高,极端天气的出现频率将增加,最终将导致水资源枯竭,构成该地区生态系统基础的植物多样性也将遭到破坏。

该预测主要是基于植物只能在当前环境下生存的生物气候模型得出的。为了观察植物对气候变化做出的实际反应,科学家将以色列的两处自然生态系统进行了人为改造,使其遭遇干旱。一处位于贝尔谢巴附近的内盖夫北部,为半干旱气候生态系统;另一处位于耶路撒冷附近的犹太山丘,为地中海气候生态系统。

科学家表示,干旱可在实验中代替气候变化,因为其是该地区的主要气候特征。

2001年至2010年期间,科学家通过建立遮雨棚将该地区的降雨量减少了30%。他们每年都会对实验区域内的植物生长进行一次测量;其主要研究对象是一年生植物,即寿命周期为一年的植物,因为一年生植物构成了该地区70%至90%的物种,几乎全靠其支撑着其他食物链。

与生物气候模型和科学家的预测相反,九年的干旱过后,植物数量、物种多样性以及植物结果率都基本保持在同一水平。正如其他没有遭遇干旱的地区一样,2010年实验区域的植物和实验开始年份2001年相比并无异样。

由该实验结果得出的预测还未有定论。“我还不能切确地表示我们已经完全清楚未来将发生的情况,因为在大自然中,相互作用是非常重要的,而相互作用是不可叠加的。”斯滕伯格说道,“这不是简单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得数还可能是三或四,因为水循环中可产生很多有利或不利的影响。这些都很难去预测。”

植物为何能存活

实验区域的植物似乎是通过适应环境变化得以存活的,而并非如生物气候模型所示,选择在更加适宜的环境生长。以色列地区的植物可能通过调节植物气孔的关闭而在数千年中进化出该适应能力。目前,由于气候变化导致的干旱通常会大大减少该地区的年均降雨量,减少量超过20%至30%。

“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天真,竟然以为一点点干旱就能够对该环境中的植物造成影响。”斯腾尔伯格说道。

科学家表示,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地中海以及半干旱生态系统可能也一样适应了气候的变化。

尽管科学家对以色列地中海湿润气候和干旱气候的生态系统也进行了实验,但仅作为实验参照对象,并没有将其中的环境设置为干旱条件。因此,他们无法预测气候变化对整个以色列的影响。

该研究是格罗瓦约旦河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是由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以及德国科学家组成的跨学科合作项目,由德国政府提供资金赞助。该项目于2011年结束,斯滕伯格目前正在寻找合作伙伴和实验经费,以保证实验区域的正常运转。他表示,实验的每一年都提供了比上年更有力的证据去证明气候变化对该地区的影响。

weixinqrcod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