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讨厌结识新朋友,刻意躲避眼神交流,那么你现在可以将社交恐惧倾向归咎于大脑内一种特殊的分子。

来自以色列魏兹曼研究所的最新研究表明,这个分子操控着离开舒适区的冒险能力以及进行艰难社交行为的能力,例如搬出父母家独自生活、决定离婚,或更换工作或是住所。

刊登于本周《自然神经系统科学》杂志的这项研究显示,脑内调节压力分子有可能决定人离开熟悉社交团体、发展新友谊的积极程度。

通过老鼠试验,研究人员证实压力调节系统类似于“社交开关”:在该系统控制下,老鼠或增加与同伴的互动,或相反地,减少此类互动并寻求与陌生老鼠的交流。类似的压力调节系统同样作用于人类大脑,研究发现相似的系统可影响人类如何面对社交挑战。

研究人员发现,该系统遭到扰乱可导致受社交恐惧、自闭症、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疾病困扰的人群社交困难。

“大部分社交联系,甚至与熟人的来往,比如大家庭的假期聚会,都包括了一定程度的社会压力、社交焦虑。”领导该研究的魏兹曼脑生物学系专家亚伊尔•施迈史博士(Dr. Yair Shemesh)说道,“事实上,从进化角度来说,适当程度的社交焦虑有助于安全、成功的社交往来。”

从老鼠实验看人类行为

科学家使用两种行为计划来研究老鼠如何面对与其他同类交流的挑战。在“社交迷宫”中,老鼠可通过网格选择与熟悉同伴或陌生同伴交流,甚至可以选择避开互动。另一个特殊场地中,摄像机跟踪记录一组老鼠的行为,再由特意为该研究开发的电脑程序分析记录。这套设置能够使研究人员分析几天内老鼠不同的交流互动,例如靠近、接触、攻击或追逐等。

“在社交环境中,个体的利益常常与集体需求、集体期望相互冲突。”主管实验室的阿隆•翰教授(Alon Chen)表示,“因此个体必须维持社交信号处理与面对压力的情绪反应之间的社会情绪平衡。”

研究结果显示老鼠大脑中负责压力管理的分子系统决定了老鼠对其他同类采取的社交行为。该系统包括发送信号分子——Urocortin-3以及与Urocortin-3相连接的神经细胞表层接受器,或称为CRF系统,该系统在个体处理压力中起关键作用。Urocortin-3与CRF系统显著活跃于大脑杏仁核区域,该区域活动与老鼠的社交行为联系紧密。

Urocortin-3活跃程度高的老鼠会与网格后的陌生同类交流,甚至抛弃同组其他同伴。然而当Urocortin-3及其接受器活动受阻时,老鼠则选择主要与同组同伴交流,避开与陌生同类的接触。

“老鼠是群居动物,他们面对来自群体内部的社交挑战不同于与入侵者的关系。因此大脑系统释放不同的信号、处理不同的情况,这是可理解的。”共同领导此次研究的欧仁•福克什(Oren Forkosh)说道。“当我们考虑搬出父母家、决定离婚或是更换工作或住所时,此系统将决定我们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