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疲于处理家庭和工作中的困难都可能导致女性肿瘤医师比男性肿瘤医师更易遭遇职业倦怠。如能降低这些外部压力,肿瘤医师或许能更好地应对患者的死亡。

以色列本古里安大学的一项研究分析了临床肿瘤医师在悲伤反应、职业倦怠及精神痛苦等方面的性别差异,以及他们对患者死亡和精神痛苦的反应。

这份在《肿瘤》杂志上发表的研究报告指出,女性肿瘤医师在面对患者死亡时表现出的悲伤、精神痛苦及职业倦怠更明显。不过,尽管从整体上看,女性肿瘤医师更易遭遇职业倦怠,但她们只有在职业倦怠达到相当高水平时才会表现出精神痛苦和悲伤反应,而男性肿瘤医师即便是在职业倦怠处于中等水平的情况下也会表现出上述情感。

不过,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他们的职业倦怠程度越高,就越容易表现出悲伤和精神痛苦。

职业倦怠是心理压力的一种,患者通常感到身心俱疲、缺乏激情,且工作效率低下,从而不得不提前退休。这一疾病困扰着许多肿瘤医师,虽然许多研究都指出职业倦怠非常普遍,但几乎没有人研究其原因。本古里安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首席研究员利特.格拉妮克博士称,性别是此次研究中的一个重要变量。

研究人员对178名以色列和加拿大肿瘤医师进行了研究,其中有100位女性。

格拉妮克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研究结果显示,医疗体系应关注肿瘤医师每天面临的压力源,在帮助他们应对患者死亡和职业倦怠时需考虑性别差异。

格拉妮克称,大量证据表明,难以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会令各行各业的女性感到压力。照顾家庭和养育小孩仍是当今女性的主要职责,所以她们更难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格拉妮克表示,近200项研究发现,如果女性员工能享受更长的产假,公司的政策更加人性化,那么女性遭遇职业倦怠的概率就会明显降低。

格拉妮克表示:“这可能意味着,女性和男性之所以会遭遇不同程度的职业倦怠,并不是天生或生理因素造成的,而是因为结构性不平等对女性和男性造成的影响不一样。”

格拉妮克称,问题的关键在于,性别并非是女性肿瘤医师更易表现出悲伤或精神痛苦的根源,而是因为她们在应对患者死亡的同时,还要疲于应付其他各种压力。

格拉妮克称:“如果肿瘤医师不被工作中的其他麻烦弄得精疲力竭,他们就能更好地应对患者的死亡。所以,各种干预措施都需要全面研究如何改善肿瘤医师在工作中的生活质量,同时改善对患者及患者家属的关怀。”

格拉妮克之前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女性肿瘤医师比男性肿瘤医师更能自如地表达对患者死亡的情感。她还发现,男性肿瘤医师也更能向女性(他们的配偶或是女同事),而不是男同事敞开自己的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