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奥尔娜•贝里(Orna Berry)来说,加沙冲突最不真实的时刻到来时,她正在和弗吉尼亚州EMC公司的高管进行电话会议。“我们当时正在讨论一笔重要的交易,期间至少被红色警报打断了六次,所以我们不得不停下手头上的工作去寻找掩护。”除此之外,她还有一块放在车里的小毛毯。“如果我开车时警报响起,我就能用上这块毯子。这样我在寻求掩护的时候就可以蹲在毯子上,免得毁了我的工作装。”

贝里是EMC-RSA在以色列分公司的主管。她表示,最终她把电话会议转移到了一处安全场所,但是那块毛毯还留在她的车上。“在美国的同事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这边的情况,但即使等急了,他们也不会表现出来。”

贝里表示,那是他们值得赞扬的地方。贝尔谢巴在类似冲突中频繁遭到哈马斯火箭弹的袭击,因此EMC这些大型公司的领导人对当初在贝尔谢巴成立大型厂区的决定产生怀疑也是可以理解的。贝里表示,EMC公司“一直以来都持支持的态度。他们知道我们现在处境艰难,但对我们完成工作的能力很有信心。”

在耶路撒冷风投基金JVP举办的特别活动期间,贝里在JVP位于贝尔谢巴的网络安全孵化器接受了以色列时报的独家采访。该活动吸引了来自南部地区以及全国各地的120位企业家前来分享他们的想法、虚心请教和接受科技以及投资行业顶尖人才的指导。除了贝里和其他EMC的员工外,导师还包括来自德国电信、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以及脸书在以色列新成立的研发中心的高管和来自JVP、迦南合伙人以及其他公司的投资商。

在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红色警报在贝尔谢巴响了几十次,使得居民和职工争先恐后寻找掩护,其中包括贝尔谢巴先进科技园区(ATP)内的员工。EMC不是唯一一家在该园区设有厂区的跨国企业,德国电信、新加坡电信以及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都在此设有厂区。目前的情形可能和总部高管当初租赁该园区厂址时预想到的截然不同,但这些公司也必须面对现实。

贝里表示,EMC的遭遇和上述公司一样,但生活还是要继续。“事实上,我们已经接待了数个代表团,还和来访的高管签署了两份合同。一切照常运行。当看到我们能够胸有成竹地掌控局面时,他们也觉得很安心。”该厂区甚至还接待了一位来自美国的EMC员工,他将留在以色列进行一个长期项目。贝里说:“他不是犹太人,也从来没到过以色列。最初的害怕过后,他已经习惯了在必要时转移到防空洞。”

目前的情形确实需要公司做出一些调整。贝尔谢巴厂区约有100名员工,大多数都住在这里,很多人都很担心留在家里的孩子。随着夏令营以及其他活动的取消,父母开始把孩子带来工作的地方,于是贝里为他们设立了一个活动中心。“我们也会把孩子送去我们在荷兹利亚(离加沙更远)为当地员工设立的一个为时一周的项目,或者要么把父母分配到孩子所在的地方工作,要么每隔几天就把孩子带回家。如果父母选择留在贝尔谢巴并带着他们的孩子工作,我们每逢星期五就会带这些家庭到国内安全一点的地方去旅行。”

贝里说,公司也在尽力照顾好几十名被召集到军队的员工。预备役军人的孩子也可参加出游活动,该公司还将家庭和士兵出游放在了一起。

EMC是贝尔谢巴的第一家跨国企业,在2011年进驻先进科技园区。贝里表示,该分部在此之后成为了EMC公司的重要部分。“贝尔谢巴分公司为整个EMC做了很多大数据科学研究;此外,我们和荷兹利亚分部组成了EMC网络渗透测试的重要枢纽。在该测试中,工作人员尝试对系统进行入侵以找出系统的弱点。”作为全球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之一,该测试是EMC的一个重要项目。

不管EMC公司高层是否愿意,其在以色列的分公司就是紧挨着战争前线。如果该公司能够预知未来,公司高管还会同意在贝尔谢巴设立分公司吗?“我们从一开始对先进科技园区的立场就很坚定,而且会一直坚定下去。”贝里说道,“我们相信贝尔谢巴将会成为科技特别是网络安全的重要枢纽。我自己就是这一行动的坚决拥护者。如果战争发生在2011年,我觉得会更难说服公司高管同意在先进科技园区建立分部,但事后他们没有对我们做出任何批评。他们相信我们正在做的事,也信任我们。”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